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语风(1)

叶修x周泽楷


上次点的文我来还债了!说是短篇然而(又)爆了,3-4章大概。

乐王也会抓紧时间更新的=L=最近状态不好,大家保重身体,不要沦落到跟我一样做喉镜(手动拜拜


瞎掰的设定,烂俗的剧情,随便看看。

OOC,HE。


1.


周泽楷赶到集合地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叶修没穿裤子。

一个面生的年轻男人踩着深蓝色的火焰,兴高采烈地表示对此事负责。他原本个子就高,这样一来生生比叶修高出了一个头。从他赤脚的现状来看,他的靴子大概已经和叶修的裤子一道浴了火没重生,并没有在主人尚不能控制妥帖的异能里幸免于难。

叶修一脸的生无可恋,“包子啊,那是我最后半包烟。”他看起来并不很在意自个儿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裤子,与失去了裤子口袋里私藏的生命之源相比,在荒无人烟的地界上裸奔显然还没有突破他的下限。

周泽楷默不作声走进防御壁垒,林间呼啸的风立刻被屏障发射器中和。

他没有见过的长发男人余光里瞥见他先是一惊,脚底下的蓝焰猛地窜起来半人高,叶修一扫方才的无精打采,身手敏捷地跳开,手里一晃,转眼就在身前撑开一把铜墙铁壁似的巨伞,伞尖银芒一闪,暗藏其间的章纹亮了亮,撞在伞面上的蓝焰就像被驯服了似的,安安稳稳沿着伞骨四散而去。

叶修偷偷摸摸松了口气——总算没连上衣也一并殒命,成为联盟赤手空拳赤身裸体闯荡江湖的第一人。

长发的异能者毫不在意自己的冒失,尽管他的异能险些把营地一锅端了,一惊一乍地问叶修,“老大这人谁啊,走路没点声音的!”

叶修毫不在意地溜着鸟,把手里奇形怪状的伞收起来,先提醒他,“包子悠着点,异能暴走了大家一块儿完蛋,”然后他才转向周泽楷,抬手招呼,“小周来啦。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时候不早了。”

周泽楷猝不及防跟他面对面,赶紧把不当心落在他底下颇有分量的那话儿上的视线默不作声地挪到了他手里颇有分量的武器上,“嗯。”

 

因为叶修的存在战力勉勉强强够格加入联盟的兴欣兵团显然很穷,具体表现为堂堂联盟斗神出个任务连条替换的裤子也没有。

斗神本人毫不在意,毕竟出了安全区,不要说其他活物,连无数殒身于此的人类尸骨都难得一见——以异兽的牙口,大概权当补钙,囫囵咬下去半点阻碍也不会有。

于是叶修坦坦荡荡地耍着流氓,手脚利落地收起防御壁垒,把发射器收好,简直一丁点能源也不想浪费,光着屁股顶着剧烈的风就要往丛林里走,后面还跟着个光着脚丫子兴高采烈郊游似的包子。

周泽楷跟着走出去百来米,终于忍不下去了,默默翻出来自己的备用装备,把裤子拆出来给了叶修。

叶修穿了人家的裤子,还要点评一下人家兵团的土豪画风,“啧啧备用装备都全套银装,轮回真是富得流油。”最后还要拿从前景区门口的摊贩看待宰肥羊的眼光仔细研究了下周泽楷穿在身上的装备,与之相比兴欣兵团的标配装备大概只够得上出任务的及格线,还只有一套,破了烧了丢了统统不补,只好等着给夜里面骤降的温度冻得蛋碎——也许是字面上的意义。

 

安全区外环境恶劣。

或者说如今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足够恶劣,除了真正当得上熔铸了万千尸骨淋漓鲜血,倾尽举族之力建立起来的安全区,人类无论去到哪里都无法生存下去。

这是自以为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质变结果,气候与地理的骤变,物种灭绝。

以及物种进化。

从生灵涂炭里存活下来的人类并没有遗失全部的技术,然而紧缺的物资、能源、人力并不足以支撑科技改变命运的亘古理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聚集在不同位置心知肚明再无任务援救的人手无寸铁,一面勉强糊口,一面还要抵抗同样饥饿的野兽。

直到出现了第一个异能者。

在模糊而拮据的记载里,那是一位金发碧眼的英雄,他炽热的异能如同文明伊始人类从奥林匹亚迎来的火种,从那以后,彼此之间艰难联络的人类聚落逐渐诞生出来不同能力的异能者,他们做着常人力有不逮的事,享受着现阶段最丰厚的补给。

然而好景不长。异能者们逐渐把持了话语权,试图建立新秩序的时候,传递了火种的英雄在拔地而起的烈焰里殒命,再次以先驱之姿告诉所有人,强大与失控,希望与绝望,都是异能。

而另一个噩耗来自这个世界瑰丽与残酷之下的平等法则。生活于此的所有物种均分了它的毁灭,自然也要均分每一次新生。人类未必不曾想到,只是惯于忽略,而遗忘法则的代价是一整个人类聚落毁于踏风而来的狼群。

安营扎寨餐风宿露忙碌里还能肖想一下野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而所有再次活下来的人曾经以为那会是最艰难的生活。异兽的存在彻底切断了聚落与聚落之间的遥远维系,一时间只好各自安身立命。

在同样环境恶劣的某个区域,艰难求生的人类建立起安全区,依靠覆盖了安全区的防御壁垒与光学迷彩生活。无论是哪一样耗能都十分巨大,因此安全区里的生活也无法优渥。异能者担负起了大部分防卫工作,甚至还要为了紧凑的能源与拮据的物资,冒险离开安全区,执行凶险的外勤任务。

外勤与防卫任务导致异能者数量严重下降,不多时,安全区里组建起了只谈战力不谈异能的荣耀联盟,异能者与非异能者被飞快地聚集起来共御外敌,到这个时候,庞大的社会机器才终于不可思议地运转起来。

 

异能一般在少年时代觉醒,当然也有到了二十来岁才觉醒的异能者,这回被叶修带出来见世面异能控制得乱七八糟的包荣兴就是其中一例。

荣耀联盟里不乏能与异能者比肩的普通人,甚至还有叶修这样能够生生凌驾于异能之上的存在。对于联盟而言,只要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有没有异能并不重要,然而培养一个非异能者的投入和风险显然要比捡现成收编异能者高出太多,所以很多兵团仍然倾向于寻找异能者。

按照两者在联盟里的占比来看,两个非异能者带着一个菜鸟异能者的跨兵团任务配置显然不太常见。这得要追溯到半个多月前,联盟建在安全区外的实验场被暴走的异兽摧毁,这是目前安全区外唯一的实验场,哪怕设备尽数被毁,近期的采集样本与实验数据也仍然弥足珍贵。

然而任务尚未发布,深谙联盟动作的斗神就已经为了不菲的酬劳跑去主席那里,明面上提前请缨关起门来威逼利诱了。

冯宪君努力平复急促的呼吸,大骂叶修说就你那么点儿人,连个前侦都没有,测距靠目测,线路靠手绘,被异兽围了别喊联盟去救你。

叶修一想,觉得老冯讲得确有几分道理,毕竟连暴走的异兽物种都是未知数,万一遇到个群居的,自己带着新人倒也有点棘手。当然顺便带包子去开开眼界这种小事叶修是绝对不会跟冯宪君提的,他再混也不至于非得要把冯主席气出个好歹。

然后叶修一扭头,看到了联盟的脸面冯主席的心肝周泽楷从门口路过,他毫不犹豫飞身过去把全然不在状况里的轮回队长拦下来,顶着冯主席气急攻心的白眼,强行促成了这次的任务队。

周泽楷对突如其来的外勤任务倒没有什么抵触,轮回作为如今联盟的中坚力量,本来这个事关重要数据的任务十有八九得要落到他们头上,周泽楷作为轮回队长,这个级别的外勤任务自然当仁不让,所以实验场被毁的消息传过来时,轮回内部事实上已经在为出安全区做准备了——虽然江波涛并没有想到各种尖端物资,甚至连周泽楷的裤子,竟然都便宜了叶修。

 

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并非异能者。

这不妨碍他一度成为联盟第一人,就像退出嘉世又重回联盟的叶修一样。从这一点上而言,轮回兵团大概是全联盟最兼容并蓄的队伍,异能者与非异能者基本能保持一个对半开的比例。与轮回合作过的人对他们最深的印象是气氛融洽、配合默契,当然私底下还会有诸如“枪王很帅很强”之类的评价被一叠声地被传开。

不可否认轮回兵团确实受到了周泽楷的影响,内部对于异能并没有那么在意,在兵团已经成为联盟中流砥柱的如今,轮回反而是全联盟里最有耐心和信心——当然还有足够的物资、人力和时间——去培养没有异能的战力。这种发展方式下,轮回有着非常强大的协作团队,在各种险峻艰难的任务里为主力扫清不必要的障碍。

眼下轮回的先遣队已经排查完任务区域,叶修刚刚领着身后两个人走到山岩后的避风处,先遣队已经把信息发送到了周泽楷的终端上。

陡然之间从呼啸的风里挣脱出来,周泽楷有点不适应,扶了扶山岩,略喘了口气。

他的战斗水平当然不必多说,迄今为止的战绩就是最好的证明,然而他总是对自然环境没有足够的抵抗力,轮回反复测试评估出来的结果是周泽楷作为非异能者,身体素质没有到异能者的水平,因此他每次出外勤任务的装备都是最好的——轮回试图在装备上弥补自家队长在恶劣的环境里的战力。

他看了看终端,“无异常。”

叶修单手拎着看起来就很沉的伞形武器,“这回可不一定,实验场出事前后也没异常,到现在连畜生的品种都没弄清楚,不好对付啊。还是让你们的人赶紧撤吧。”

尽管知道他看不见,周泽楷还是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在终端上对先遣队下指令,让他们确定补给点无恙就撤回安全区待命。

他大多数时候不喜欢说话。包括轮回的队员也都把他寡言的性格归结为一个神枪手经年累月的习惯,只有他自己知道并不仅仅是这样。

轮回虽然热衷于栽培非异能者的新战力,试图再发掘一个两个周泽楷叶修这样的非异能者,然而他们事实上并没有培养过周泽楷。周泽楷加入轮回兵团的时候,战斗水平已经凌驾于很多异能者之上了——这只能说轮回捡到了宝。

兵团当然追问过周泽楷的过去,得到的之后语焉不详的片段。他们只当刚刚崭露头角的神枪手有着不愿意与人分享的过往,在这个充满杀机的世界里再正常不过,并没有被兵团和队友放在心上。而真相确是周泽楷实际上毫无隐瞒,他甚至期待他新的同伴能够捉住一点他和盘托出的过往里的蛛丝马迹,让他重新记起来他是如何变得弹无虚发,如何在人间炼狱里毫发无伤地强大至此。他想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然而他记不起来。

 

他们沿着陡峭到显然无法攀爬上下的山壁往任务区走,巨大而茂密的树冠遮掩在他们头顶,为他们避开空中狩猎者的视线。

他们选择的是联盟反复勘探过的最优路线,不经过任何大型群居动物的领地——这个重新回归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人类不仅要防范进化出异能的凶兽,普通的大型食肉动物也并不好惹。

路程过半的时候,他们到达了第一个补给点。

实验场还安然无恙的时候,需要定时维护,因此路程上被设置了两个防御掩体,同时作为外勤任务的补给点提高效率。如今实验场被毁,物资过于紧缺的现状下,任何资源都不能被浪费。

叶修扫开铺置在上的枝叶草屑,蹲在地上输入密码打开了掩体上盖。

包子兴冲冲地凑上去,吃了一头一脸的灰,“好多武器!不愧是联盟!”

叶修没理他,看完冯宪君所谓的足够他们此行使用的补给,对着周泽楷苦笑,“老冯这是压榨劳动力啊,”他把补给里头唯一一盒子弹抛给周泽楷,“幸好哥自带武器,子弹你得省着点用。”

周泽楷打开盒子看了看显然质量不高的子弹,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能隐瞒任务同伴,于是拉下作战服拉链给叶修看内侧口袋里面充足的弹匣,“带了。”

叶修正在把已经过期了的压缩饼干分成三份,随口在跟周泽楷说,“子弹打完了也不要紧,哥罩你……”闻言一抬头,被轮回堂而皇之的土豪作风糊了一脸,再要把罩着人家王牌的宣言吞进肚子里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作出一个吊儿郎当的表情,“这么巧你们也违规啊,大家都私带了补给,扯平了哈。”

包子完全不在状况里,突然出声,“老大说得对!”

周泽楷看了一眼被私自携带来显然不在任务名单上的半吊子异能者一眼,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与叶修一道在联盟眼皮子底下做一回串了口供的同伙。

 

叶修无精打采的腔调结束于他在掩体角落里翻出来半包过期香烟的瞬间。

剩下的路程仍然是叶修开道,周泽楷殿后。从周泽楷这里看过去,只看背影就能感受到叶修被香烟安抚之后的舒坦,虽然叶修只是把过期香烟揣进兜里,并没有试图在林间制造一点二手烟来昭告踏平了实验场的异兽朋友们这里有三个来找死的人类,香烟味,嘎嘣脆。

柔和的林风迎面吹来,周泽楷敏锐地感到经过了叶修的风里有一点清浅微弱的烟味。

对于叶修的这种简直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的追求,联盟里的大多数人都会嗤之以鼻,然而周泽楷却是羡慕的。他把也许曾经有过的重要的、刻骨明星的追求和理想统统忘记了,所以觉得哪怕只是香烟,也是值得期待的。

他正开着小差,突然感到了迫近的危险。

他在停下来思考之前条件反射掏了枪,视线刚刚定下来时,子弹已经毫不犹豫地出了膛,沿着不同寻常的气流方向精准地送了出去。

随着子弹在小型异兽身体里爆开血花,叶修已经撑开巨伞挡下来裹挟着雷电悍然撞上来的异兽。他以几乎留下残影的速度在手里那把伞形武器上一阵动作,银亮的长剑从伞柄里抽出来,准确地把腾空的异兽斩成两段。

地上的异兽尸体还时不时炸着电光,叶修往后退了一步,“刺猬。”

周泽楷击毙的那只也是刺猬,进化出了雷电异能的刺猬,他皱了皱眉,“刺猬?”

叶修奇迹般地听懂了,然而他的表情难得严肃,“实验场不可能是刺猬,太小了。”

目前异兽在动物中的占比并不大,并且因为异兽不像人类的异能者,可以通过经验和聊胜于无的技术学习如何控制异能,异兽多半进化出异能不久就会暴走,最终死于异能。

而他们现在还没有确认毁掉实验场的异兽种类,就已经在联盟反复勘探过的所谓安全路线上遭遇了另一种异兽。

无论是叶修还是周泽楷,都感到这次任务变得棘手起来。

这个节骨眼上,周泽楷的终端传进来了通讯信号,周泽楷立刻接通,对面传来轮回先遣队队长惊慌失措的声音,“周队不好了!第二补给点的物资失踪了!”


TBC

评论(10)
热度(168)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