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远山(7)

黄少天x周泽楷


7.


周泽楷犹豫着,慢吞吞地说,“太晚啦。”

黄少天同他的狐朋狗友互相看看,心怀鬼胎似的劝他,“不晚不晚,天都没黑呢!”

那会儿正踏在夏天的尾巴上。长长的白昼里阳光仍然夺目炽热,等天色暗下来,穿堂的风便蓄了些悄摸摸的凉意,裹着点不动声色边角泛了黄的叶片,这就要吹进秋天里了。

于黄少天而言,这样的天气是恰恰好的。当然不是“我言秋日胜春朝”这般仿古的情怀,与春华秋实这一卦考试作文里频率太高的遣词造句也毫无关联。无非是仍然昼长夜短的时光并着终于不至于热得浑浑噩噩动弹不得的天气,过分适合撒野。

游乐场自是开在了城区开外的地方,依凭着城外那座打小远眺着的山。临近开学,各路吵着闹着要用排长队的小火车和油腻腻的炸鸡把假期填满的小鬼们终于想起来堆叠着的簇新作业本,五花八门的练习册子给残忍地撕去了屁股后边的答案,留下歪歪扭扭的碎纸边沿,犹如一只遮天蔽日的凶兽龇牙咧嘴要撕碎血肉。

黄少天却不在此列。他向来自认是要干大事的人——也是他从小到大的师长最头疼的那一类人,这从他后来娴熟地卡着一切Deadline游刃有余地摸鱼当中可见一斑。一切预定要成功的事情都需要足够的筹谋与应变,哪怕他想要做的不过是打学校里横着走。

在毛还没来得及长齐的阶段里,成绩优异从不整幺蛾子的乖宝宝当然是最好的,从来讲桌旁饮水机边VIP席位预定的吊车尾恐怕也不是最难搞的,在这两者以外,还有一类看似挑不出错处却过分跳脱成天暗搓搓搞事情的聪明家伙。

这当中周泽楷显然属于第一类,黄少天是拖着一串饮水机跟班儿的第三类。

所幸那个年代,年轻一些的师资力量算是跟了上来,除却一些花白了头发不苟言笑的老教师每每瞧见了黄少天的斑斑劣迹——不穿校服,自习睡觉,叼着包子踩着二道铃进门——总要皱眉,哪怕这个总有些轻浮的家伙月考总能挂在头一张榜单上,更多的推崇着个性、活泼的年轻老师往往愿意为他网开一面,将他种种离经叛道的中二行径归拢进素质教育的范畴。

黄少天在诸如此类的三观碰撞里耳濡目染,跟着就无师自通,有样学样把假期里天天溜出去玩美其名曰为社会实践、小组活动之类寓教于乐概念下的形容,他于舌灿莲花一道上天赋异禀,而这甚至为他将来事业上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上周泽楷,显然不是一时兴起。起源于“那小子看着真是臭屁”,收归于“黄少你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而十来岁的黄少天显然是不喜欢周泽楷的,不然没道理他俩住对门,他那帮中学班里认识的狐朋狗友压根不知道这一茬。他们错开了上学放学的所有的车次,往往周泽楷出门的时候送奶员刚刚往他们两家的奶箱里放了当天的鲜奶,等黄少天火急火燎冲到学校门口,只来得及捞走老太太的早点摊子上最后一根歪瓜裂枣似的玉米。而当周泽楷中规中矩顺着放学的大部队回家,黄少天八成还逗留在学校附近的电玩厅大杀四方——刷新一下火拼泡泡龙和极速飞车的记录。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并无交集。这个阶段的跨度始于黄妈妈在讨债儿子的强烈要求下把订的鲜奶换成了酸奶,终于避开了鼎沸人声的游乐场偏门。

黄少天当然是不怀好意的。在这个时候,他对周泽楷从来也没有过好意。人对于十足优秀的异类——哪怕只是与自己迥异——总是过分刻薄且苛刻的,尤其这个异类还害得黄少天开启了他的自体旋转陀螺时代——再喜欢他的年轻女老师,见着了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被召唤来校的黄妈妈也难免要提一句你家黄少天多少是有些出格的。

而这种懵懂的恶意又在少年时代被表达得格外得理直气壮一意孤行不接受任何辩驳。

不接受任何辩驳,已然是校园一霸的黄少天自认为藏好了狐狸尾巴,卡着周泽楷上完奥数班的下午把人堵在了学校门口。他向来秉承着蛇打七寸,拎着假期前发下来草草装订了的社会实践报告往周泽楷面前晃悠,简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说从来搞不定这种假期作业,往往拖到最后敷衍了事让周奶奶跑趟社区居委会胡乱敲个章的周泽楷临时跟他们凑个伴儿,至于实地参观游乐场这么扯犊子的社会实践内容,黄少天拍着胸脯说他寒假里的影城海报观察也顺利过了关。

周泽楷多少还是有些狐疑的,他当然是知道黄少天并不喜欢他,甚至还有些针对他。然而他在黄少天面前,必然是毫无发言余地的,更不要说逐字逐句同他争论,况且眼看着还剩下三四天就得开学交作业了,他这一趟怎么也算得上一场妥妥帖帖的及时雨。

周泽楷抱着他终于折腾完了的奥数材料,想了一会儿,终于对他点了点头。

蛋黄似的夕照不知何时给聚拢归来的层云挡在了后头,裹挟着秋意的风飘飘摇摇,突兀地吹起了少女鲜艳的裙摆。

无论是领着一群混小子打口哨的黄少天,还是安安静静缀在后边的周泽楷,一时间都没有发现乌云底下天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颤颤巍巍堵到超市,几乎要迫近下班高峰了。

不久前一片晴好的天空阴得太快,厚重的云里头眼看着要拧出水来。

周泽楷没什么逛超市的念头,把孙翔的车开到停车场里的洗车位,扔下钥匙就钻进了咖啡店。

黄少天像很多年前夹着游乐场的家庭卡一样,一边走一边摆弄着超市购物卡,目送周泽楷自顾自去点单,踩着人字拖往扶梯那边走。结果一下子又想起来昨天大半夜被抛下徒步以制霸凌晨的朋友圈步数的事实,不甚放心,又在看看隔开了他与周泽楷的人群那边,适逢周泽楷偏过头来,他便遥遥挥了挥手,摸出了手机。

周泽楷目送他流窜出去,转头端起冰咖啡。

没一会儿黄少天的信息闯进来:“等我啊!”

他没有回。

过了一阵,又来一条信息:“外边要下雨了呢,我不想再制霸步数榜单了!”

末尾还带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稍微有点可爱。

周泽楷站在角落里,喝了口咖啡,看起来连犹豫也没有,转身就走。

人潮像雨幕,让他们远隔山海。


TBC

评论(16)
热度(98)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