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为人师表(下)

黄少天x周泽楷


时隔多日的很尬的为人师表。纪念一下虐了我好几个月的APP。

真的很尬,跟我念,哥-阿-尬。

我可能真的无法成为一个搞笑担当……以及看了一眼黄周TAG刚好过千(。)放了一篇尬文占了风水宝座非常对不起大家了……


上半篇在这里:为人师表(上)


为人师表(下)


周泽楷扪心自问,自己身为一个基佬,显然不应该跟直男谈恋爱的。

夜雨声烦倘若剔除掉他穷追猛打的对象的性别,理论上就是一个应该是要被立刻马上拉黑的资深直男。

周泽楷没见过猪跑,至少也吃过猪肉。

谁没有一两个常驻一线事业有成风生水起难得回家却被各种介绍对象被迫相亲的小姐姐呢?长着周泽楷这么一张脸,人畜无害又善于倾听,还能好端端地守住任何秘密,更重要的是取向一致,能兴致勃勃地谈论男人——你说,他听,一下子连吐槽都变得愉快了起来,各种值得上微博吐槽的奇葩相亲男都可以妥妥帖帖地消散在风里了。

小姐姐说:“你知道吗,那货一加我微信,上来就问,你头像是你本人吗!哪里来的傻缺?我就拉黑了他,结果我妈还要骂我!”

周泽楷默默翻了八百页聊天记录,找到了夜雨声烦那句“你头像是你本人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姐姐说:“一天三顿微信轰炸,不回还要打电话,跟他很熟吗?老娘在化妆还是抠脚管他屁事,直男皆智障。”

周泽楷又看了一眼短短一杯咖啡的时间,冒出来99+的未读信息,默默地跟着小姐姐重复了一遍“直男皆智障”。

小姐姐的微信响了,直男问:“你朋友圈里发的男生是谁?!女孩子怎么这么不检点!”

周泽楷的微信也响了,夜雨声烦问:“你在跟哪个小姐姐喝咖啡,长得没有你好看。”

小姐姐拉黑了第N+1个相亲对象,火速买了回上海的车票预备逃之夭夭。

周泽楷第N+1次关掉了微信……看了一眼劳什子的春游的车票,决定跟小姐姐一起去火车站。

这大概是夜雨声烦最后一天活在微信里,周泽楷想。

十分有一种将要被话唠当面支配的恐惧。

 

周泽楷给自己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这源自于他辗转反侧苦思冥想之后跑去跟课程方请假却被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然而真的到了集合地点,见到了明明只比他早到了五分钟,却俨然已经和各路班主任小姐姐学员小姐姐混熟了的传说中的夜雨声烦,周泽楷倒也没有像自己先前想象得那么慌。

后来江波涛十分好奇,试图挖掘出仍然没有和嘴残告别的小云老师的心路历程。

小云老师顶着黄姓男友喜感的白眼,耿直地对着即将被抛弃的室友们蹦出了言简意赅的答案。

“他矮。”周泽楷冷漠地说。

何况还卖安利。

 

还不是黄姓男友的夜雨声烦同学这会儿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小云老师对自己的第一印象。

周泽楷背着双肩包,头发上压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底下还架着一副中规中矩然而被他衬得多少有点打眼的墨镜,赚够了回头率。

周泽楷艰难地在实体文字泡的挤压中腾出脑子来想了想,恐怕也不是因为他帅。

谁把大声公当成挂件揣在手里上街,回头率都是很高的。

他想起来另一个小姐姐跟他分享的来自于某个很毒的相亲对象的朋友圈里的毒鸡汤——你以为你跟她心意相通,你以为你跟她倾盖如故,直到她约你单独见面,问你“朋友,你知道安利吗”。

当时周泽楷身为小姐姐们的树洞,特别配合地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

现在周泽楷认为自己应该复习一下这个表情。

尤其卖安利的这位传说中的追求者还语量惊人。

 

“小云老师我跟你说,在高铁上吃泡面真的是非常不好的行为,跟在公共场合吃榴莲有什么区别吗?没有。 ”

周泽楷手里捧着奶香面包,呆呆地看着强行换座位换到他边上的黄少天同学围绕着莫须有的泡面在周遭捧着泡面无辜中枪的群众的怒目而视里侃侃而谈,不知道如何阻止他或响应他。

当然对于小云老师而言,无论是哪一种,难度都是很大的,所以周泽楷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尚且没有料到旅途危机就此开始的周泽楷一度以为这就是一个无事生非随时要AOE吃瓜,不,吃面群众的人设,一个人如其名的人设,谁知道下一秒,黄少天就悍然把炮口转向了他——真情实感地卖起了安利。

“小云老师你知道即食火锅吗?嗯嗯?不知道?那你一定要试试!”这货如是说着,麻利地从背包里掏出了传说中的速食火锅熟练地加热了起来。

没一会儿,正经八叉的火锅香味就飘了出来。

孤陋寡闻的帅宅周泽楷:“?”

吃着泡面的围观群众:“??????????”

黄少天冷静地拆开一次性筷子,夹了一片火腿肠给他高调扬言要追的小云老师,小云老师纠结了大概半秒钟,终于抵挡不住也不知道哪个层面的诱惑,在众目睽睽之下叼走了筷子尖上的火腿肠片。

——夜雨声烦同学在旅行团出发的第二十分钟,成功在各种口味的泡面混合出来的令人作呕的气味里杀出一条血路,卖出了即食火锅安利。

并收获了小云老师火腿肠似的耳垂一对。

 

周泽楷冷静地跟黄少天分食了一份吃完了才看见盒子上的情侣套餐的即食火锅,将脸上升腾起来的热度归结于麻辣口味的豪华绿皮车午餐。

吃完他把江波涛从黑名单里捞了出来,发微信:“帮我买W市回学校的火车票。”

江波涛没反应。

周泽楷又去了个电话,江波涛仍然没接。

十分钟以后,江波涛发来怒吼的语音:“我被你一个电话卡去了塔下!塔下!杜明个傻X还来救我结果送了双杀!排位毁于你手啊呀呀呀呀呀呀!”

最后竟然还是标准的京剧腔。

然后不知为何打王者荣耀学会了京剧的江波涛雷厉风行地拉黑了仍然是个嘴残的周泽楷。

周泽楷:“……”

 

“小云老师我跟你说,不要小看抓娃娃机,放着就是让人抓的,只要不是我室友那样的手残,抓不抓得不起来全看颜值嘛。”

黄少天这话说得既没有逻辑,还十分注孤生,毕竟这会儿他身边正好站着两个抓了好久好久也没抓到半个兔耳朵的漂亮妹子。

然而黄姓同学可能为了早日成为黄姓男友,因此十分顾不上身边清甜清甜的属于少女的香水味,只顾着调戏小云老师:“小云老师这样的颜值必须抓得起来啊,嗯嗯?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信吗,那你一定要试试。”

据说要靠脸抓娃娃的周泽楷:“?”

猝不及防围观到基佬调情的围观群众:“?????????”

冷静地无视了一切的黄姓同学在一言难尽的万众瞩目当中,拉着小云老师的手按在操作按钮上。

上上下下,上上下下。毛茸茸的皮卡丘从机器里掉了出来。

——夜雨声烦同学在旅行团抵达后目的地后的第一个小时里,身体力行刷了一把男友力,向围观群众证明了如何靠脸抓一只皮卡丘——很简单啊有一个会抓娃娃的男朋友就可以了。

并收获了与小云老师在娃娃机上短暂的十指相扣。

 

旅行团到了目的地,先到半山腰的游客中心落了脚,放下行李轻装进山。

毕竟是打着学英语旗号的传销组织,女孩子很多,需要更多的时间修整补妆,周泽楷还没适应完要跟话唠同进同出同吃同住,就被黄少天不由分说推出房门,非得先来逛一逛迎来送往各种游客的小型综合体。

结果等集合的时候,姑娘们统统一身轻装简行的防晒装遮阳帽,只有周泽楷十分显眼地抱着一对皮卡丘。

姑娘们说他抱儿子还挺顺手,似模像样的。

放在ABO世界里那就是一发中标还是双胞胎的黄少天听了很得意。

周泽楷听了……周泽楷压根没听。

周泽楷在沉思。

沉思自己是不是看起来很好追。

又或者是看起来并不好追,然而事实上很好追。

 

“小云老师我跟你说,这边都是盘山公路,一路绕着上去,过会儿就可以沿着栈道往山谷里走,当然也有弊端啦很容易晕车就像这样。”黄少天指着晕车晕得死去活来抱着呕吐袋却吐不出来因此奄奄一息的小姐姐毫无同情心地说,“你这又是什么表情?就算今天是皮卡丘的生日皮卡丘也不会在暗中保护你三个星期并且让你不会晕车的——还是试试这个薄荷糖啊特别管用神清气爽一颗下去跑得比港记还快起码又能续三年还晕什么自行车。”

并不晕也并不膜的周泽楷:“?”

沦为教具的一脸步惊云表情的小姐姐:“???????????”

黄姓预备役男友继续冷静地无视了周遭的一切,剥了一颗据说一吃就能青草池塘处处蛙,再吃还能搞个大新闻的薄荷糖,不由分说塞到了周泽楷嘴里。

还要问他:“好吃蛤?”

周泽楷心不在焉道:“嗯……”

——夜雨声烦同学在进山途中,再次向身体素质欠佳显然连港记都跑不过的围观群众证明了人有多大胆,进度有多快,鉴于手指尖上还残留着轻描淡写的柔软触感。

 

看起来确实很好追的周泽楷不得不觉得这个进度实在是快了一点。

照这个节奏下去,今天行程完了,可能等他宛如死狗出山回酒店之后,还要打起精神跟黄姓同学讨论一下某种日用品的具体口味。

周泽楷在内心深处强词夺理地认为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有点深了。

没有回学校的火车票,只有拉黑了他的坑货江波涛。

没有山谷里的世外高人武林秘籍,只有小姐姐们既要围观,又避之唯恐不及的大声公。

周泽楷能怎么办?周泽楷也很绝望啊。

当然是选择放弃治疗啊。

 

“小云老师我跟你说,这一带的山长得都十分骨骼清奇,所以自我感觉特别好,经常会制造一点莫名其妙的惊喜。”黄少天走在栈道上,沿着陡峭的崖壁抬头看了看,千年难得慢条斯理地说。

他话音未落,走在前面的一拨人就被崖顶飘下来的雨水似的冰冰凉凉的山泉淋了个正着,惊起一叠声的惨叫。

黄少天这才继续说,“——比如这样。所以要跟着风向预判什么时候可以走。”

未雨绸缪带着伞的周泽楷:“?”

再次被当成探路石这会儿一头一脸水渍的先遣部队:“?????????”

黄少天仍然决定维持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且在追求者层面上富于执行力的人设,十分自然地拉起周泽楷的手腕子,把他带进了随机降雨的栈道新副本。

 

周泽楷只来得及把他恐怕派不上用场的伞和生生抱了一路的皮卡丘随手递给了身后的女孩子,就被迫走进了料峭悬崖中的栈道里。

喀斯特地貌将分明的阳光生生压成了一道瘦窄的光带,齐整地铺在了栈道的外侧,与之相对的是靠着山壁终年潮湿渗着泉水的阴影。

淋成狗的先遣部队已经撒丫子跑远了,而后面被临时科普要看风向的大部队恐怕还在研究风水研究八卦。

因此雨水跟着山风落下来的时候,黄少天十分自然十分水到渠成地把他心心念念的小云老师推在了山壁上。

“小云老师谈过我这么英俊帅气善解人意的男朋友吗?没有的话,你一定要试试。”黄少天大言不惭地说。

 

周泽楷眼睁睁看着黄少天靠过来,觉得耳垂手指嘴唇一道烫了起来。

挫败地认为自己真的太好追了。

以及还是要打死江波涛的,鉴于他因为这个劳什子的英语兼职而更加迫在眉睫且根本毫无进展的演讲比赛。

然后黄少天十分雀跃十分得意地退开了一点,趁着后边的大部队还没来得及转过弯靠近他们,得寸进尺地问周泽楷,“小云老师,你喜欢薄荷口味吗,我们也可以试试。”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收回了前一刻对江波涛的人身攻击,毕竟他竟然在这个莫名其妙顺带便解决脱团问题的兼职中突破自我无师自通学会了喷人。

“滚。”周泽楷说。

尾音被没脸没皮的新晋男朋友吞没在亲吻里。

“要为人师表啊,小云老师。”男朋友说。


Fin.

评论(11)
热度(192)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