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为人师表(上)

黄少天x周泽楷


一个玩耍途中随手写的智障故事,随便看看……

APP和课程都有原型(。)

以及LO的敏感词越来越缥缈了……


为人师表(上)


周泽楷难以置信地看着兼职群里发出来的“春游通知”,觉得天都要塌了。

并且在天正式塌下来之前,要先把江波涛打死。

这么想过之后,他便又开始后悔起来,上个月整个寝室被江波涛带去爬山结果走了一条需要手脚并用险些就此壮烈的下山路的时候,没跟吴启杜明一道把江波涛打包推下去一了百了。

然而尽管他在脑子里条分缕析了江波涛的一百种死法,该转发到群里的消息还是要转的,周泽楷视死如归地点了转发,坐等刷屏。

十秒钟过去了。

半分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周泽楷怀着剧烈的惊恐与些微的疑惑地歪了歪头——尽管不想承认,他还是颇为在意平时群里任何消息都能毫无缘由不分昼夜杀出来刷屏的某学员这会儿究竟是缺胳膊断腿了,还是干脆给人下了哑药。

然而转念一想,周泽楷又觉得大概夜雨声烦这货是既缺胳膊断腿,又给人为民除害毒哑了,否则按照这人平素里的尿性,哪怕只剩下一根手指头能动,也要按住语音用嘶哑的喉咙喊出来……至于喊出来什么就不说了吧,太长了,一切以“小云老师”开头,“么么哒”结尾的垃圾话都可以包括在内,不需要任何腹稿。

整整两个月的声波攻击之后,周泽楷已经从最初的心如死灰浑身颤抖,成功进化到坦然无视了——可见夜雨声烦堪比脱敏治疗的杀伤力。

罪魁祸首江波涛还要安慰周泽楷:“小周你看,你进步的速度比夜雨声烦刷课程的速度还要快,效率满分,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加油啊小周!你是最棒的!”

仿佛马上就能舌战群儒走上话唠巅峰的最棒的周泽楷默默拉黑了江波涛。

因此沉迷王者荣耀的江波涛并没有来得及了解室友切实的困惑——实际上并不来自于眼看着要被迫参加兼职群的团建,而是要跟素未谋面一言难尽的追求者见面。

鉴于这个场景即将发生在两个基佬之间,可以简略还原为——面基。

 

这个看起来十分一言难尽事实上也十分一言难尽的面基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众所周知周泽楷大概是一个花去了十辈子的语量,修炼了一张巅峰皮相的人设,这有利有弊。好的一面,比如可以逼迫着周泽楷每天坐在教授眼皮子底下的C位上认真听课,相比起各路在“瞌睡野区”、“王者荣耀卡座”、“关爱单身狗爱心专座”上长年雄踞着的学渣们,周泽楷简直一骑绝尘各种奖学金拿到手软。

而另一方面,经常被各路瞧着周泽楷就十分欣喜仿佛自个儿养育出了一颗并舍不得给猪拱的大白菜的教授们时不时就要逮他起来回答问题,更有甚者,一会儿一个英语竞赛,一会儿一个演讲比赛,恨不得把大白菜周泽楷固定在学院门口当看板。

周泽楷觉得这个世界未免太恶意太一片狼藉了。

他拼尽全力向室友江波涛逐字逐句地倾诉了自己面对下个月的演讲比赛下下个月的PPT大赛下下下个月的诗朗诵大会濒临崩溃的心情。

敢于单排上分的江波涛显然是一个合格的树洞,一面娴熟走位躲开了对面的大招和己方的大乔,一面给周泽楷总结:“这个世界当然是一片狼藉的,对面超神,队友挂机,考试选C基本错,每逢逃课必点名,一把年纪了还没收到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三体人也许不来,也许明天就来。多正常。”

周泽楷神奇地跟上了沉迷王者荣耀的江波涛的脑回路,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眼睁睁地看着他给对面集火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趁着等待时间腾出手来,把因为手游被他长久扔在台面上积灰的笔电打开,戳了个文档转给周泽楷看:“我觉得你需要这个兼职——英语网课班主任,只要求英语好,平时用手机沟通,每天纠正一下学员读音,提醒一下学习打卡,卖出去课程还有提成,当然最重要的是,能隔着手机锻炼社交,什么劳什子的演讲比赛根本不在话下。”

周泽楷凑过去一看,撇了撇嘴,心知肚明这玩意儿又是江波涛给社团拉赞助打包背回来的指标——鉴于方圆十米的寝室里已经给江波涛威逼利诱着办了一堆信用卡了。

江波涛继续卖安利:“你别急着嫌弃啊,你自己看兼职要求,可简单了,网课群里御姐软妹应有尽有,要不是得做英语定级测试,不一定轮得到你。”

周泽楷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放弃了跟江波涛解释——他心想,我并不喜欢女孩子呀。

他看了一眼兼职要求,首先,网课定级level4以上,其次,重度手机使用者,最后,活泼可爱温柔可人者优先。文档最后附了个二维码。

周泽楷拿出手机,扫码答题,level5。然后他又苦恼地指着后两条,看向手游里死成狗的江波涛。

江波涛正被杀得狂暴,一眼瞥见,十分不耐烦,索性扔下再度黑屏的农药,拿了周泽楷的手机,对着周泽楷“咔嚓”拍了张新鲜出炉的照片,三下五除二给换成了微信头像,把联系方式和测试成绩一气儿发给了网课联络人,一气呵成。

周泽楷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江波涛飞快地帮他完成了刷脸大业。

高效得简直像进了传销组织。


网课那边对江波涛给他们找了个打字几乎是一个词儿一个词儿往外蹦跶,语音从来不发的兼职班主任没有半点儿异议,只有兼职群的群主私聊他,让他保持使用真人照片做头像。

顶着自个儿照片的周泽楷戳在一群用着官方标配的卡通头像的班主任姑娘当中,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一小时内被加了八百遍好友。

周泽楷于是觉得这个画风相当传销的兼职群又有点像窑子了。

窑子保持着一如既往的高效运作,在周泽楷还没有想好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残杀室友之前,已经噼里啪啦给他拉好了“接客群”,哦不,学员群。

周泽楷就这么顶着他一脸懵逼的头像与一枪穿云的中二ID,赶鸭子上架似的走马上任了。

 

小云老师最开始是夜雨声烦的专用称谓。

如果这个莫名其妙随时都要上天的网课兼职班是周泽楷的噩梦,那么夜雨声烦此人就是所有网课工作人员的噩梦。

这人也不知道是沉迷学习,还是根本就是现实生活中被众人有志一同地屏蔽了这才跑来网课群里打着互动求学的名义叨逼叨,总之一个人制造出来的微信缓存能顶一个群,而兼职的班主任们说到底也就是一群年轻学生,并没有正儿八经的老教师治泼猴无数的经验手段,只能眼睁睁看着夜雨声烦对着各种课程难度分数效率乃至于从来如同走过场的每日Topic爆手速一屏接一屏地刷。

班主任们很崩溃,且一传十十传百地崩溃,纷纷对此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好容易来了个显然蒙在鼓里的新人,新课程分班的时候,夜雨声烦就宛如一颗炙手可热的手雷,忙不迭给塞进了周泽楷的课程群。

平心而论,周泽楷起先对于群里有夜雨声烦这号人是十分喜悦的——当然这显然是个可怕的误解——毕竟小周老师起先是拿着课程方发在兼职群的“台本”照本宣科的。

然而他毕竟太照本宣科了,一行一行字复制到群里,活像一个现在诸多公众号服务号都会在用的智能问答机器人,实在不如隔壁群长长短短地语音发出去的萌妹子惹人喜爱,而新开的群里又尽是些课程APP都没用顺溜的新学员,于是大家纷纷无视了一看就是直接复制粘贴下来的开课教程,各种轰炸起了同样还没有把课程APP用顺溜的班主任。

明明隔着手机,周泽楷却还是能感受到四面楚歌狼人集火预言家的凶残,险些把手机往江波涛脑门上砸,试图把眼下这两个最大的噩梦一招双杀。

夜雨声烦就是这个时候跳出来拯救他的。

因此各路豪杰在开班最初汹涌的热情,此人的刷屏在那会儿看来并不如何突出,何况他竟然能一面刷屏,一面好端端地把各路饿狼乃至于小周老师脑子里关于APP的问题好端端地解决了,周泽楷真诚地长出了一口气,甚至一下子就把此人划进了好人阵营,毕竟夜雨声烦多少有点像从天而降的近战或者骑士,颇有一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哪怕没见过面,也不妨碍喜欢英雄或者暖男的小姑娘和喜欢英雄或者暖男的基佬隔空赞美一下这种救人于危难的人设——因此当夜雨声烦大概连了八百个键盘行云流水地代替了形同虚设的班主任解决了群里的十万个为什么猝不及防给周泽楷递了个好友申请,周泽楷并没有任何防备地就通过了。

夜雨声烦问他:“小云老师你这样不行啊大家会觉得你是自动回复的小机器人的嘿。”

小机器人周泽楷心想,我知道啊,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的。

一枪穿云很绝望地回他:“嗯。”

夜雨声烦又说:“不要复制你们那个劳什子的班主任文档啊要多说话多互动不然你治不住他们的不过你也不要慌啦不出一个礼拜起码一般人咸鱼不冒泡了嘿。”

周泽楷竟然觉得有点小感动,毕竟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还是个应该享受班主任培学待遇的课程学员愿意慷慨地帮他收拾烂摊子。

一枪穿云很感动地回他:“嗯。”

夜雨声烦继续说:“小云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打字不加标点看着很难受但是我现在在外面手机打字不方便用的语音输入没办法打标点你将就看一下哦等我回家了跟你好好聊嘿。”

周泽楷有点羡慕这种简直能上天的语言天赋。

一枪穿云很羡慕的回他:“嗯。”

夜雨声烦猝不及防地问:“小云老师你为什么只发嗯你也打字不方便吗可以发语音的我可以停的还有你的头像是你本人吗?”

讲道理周泽楷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一枪穿云很茫然地回他:“嗯。”

夜雨声烦:“嘿嘿嘿嘿嘿嘿好的好的小云老师么么哒。”

周泽楷:“……???”

 

……然后小云老师的噩梦就开始了——夜雨声烦就开始疯狂追求他了。

当然身为一个看起来就很难追很难搞甚至三棍子打不出半个屁不苟言笑因此从来没有被男孩子正经八叉追求过的基佬,周泽楷烦恼的并不是夜雨声烦这个行为本身。

毕竟是个人可能都接受不来一天三顿半的文字加语音攻击——三十天的课程下来,周泽楷64G的内存告急,清理微信缓存和聊天记录,夜雨声烦当仁不让挂在了头一位。

周老师一脸血地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默默点开了夜雨声烦的聊天记录,又原封不动地退出来,把寝室群和无浪的记录统统删除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把江波涛打死啊打死。

周泽楷颇有些被夜雨声烦传染了似的,混不吝地想。

 

而在小云老师眼看着就要适应了这种话唠天天见刷屏常相伴的水深火热的时候,新的“惊喜”又降临了——回到最开始的挣扎,难关,人生的十字路口——怎么都好,总而言之,这个简直日了一万条狗的网课也不知道是拿了B轮巨款还是有什么不正当的PY交易,居然豪气地搞了个达标送旅游。

当然周泽楷仔细想想,恐怕是原本的达标退全款活动阵亡的人实在太多了,对于网课APP这种一本万利班主任还全找学生兼职的经营模式而言,显然赚了一笔大的,于是决定带剩下几个坚持每天打卡沉迷学习的“钉子户”优等生们出去浪一浪,骄奢淫逸一把,好让他们早日葛优瘫放弃治疗。

周泽楷刚刚逻辑清晰地脑补完前因后果,一反常态安静如鸡了个把小时的夜雨声烦到底还是没有让小云老师失望,卡着春游最后的报名时间出现在了群聊里。

同时小窗了周泽楷:“小云老师去的吧去的吧?你不去我的感情没有回应生活没有意义学习不会进步了所以你一定要去啊么么哒。”

周泽楷因此迷之松了一口气,转头又想起来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他简直是颤抖着脑补了一下夜雨声烦真人站在他面前,一口一个小云老师一口一个么么哒。

周泽楷终于鼓起勇气怼了回去,“好好说话。”

夜雨声烦秒回:“好好好放一百个心我不会当面跟你嘴炮么么哒的。”

周泽楷不知为何,觉得更加不放心了。

果不其然,聊天框里跳出来了新的消息。

夜雨声烦对着便利店里的安全套货架拍了个照,“我可以身体力行跟小云老师么么哒,你喜欢哪种口味?”


TBC


评论(23)
热度(190)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