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大雁(4)

黄少天x周泽楷


4.


黄少天刚出道那会儿,因为一些众所周知且持之以恒的原因,很是被挂过一些电话。

等到他日渐成名,票房与奖项一个都没落下的时候,一般来说就只有他挂别人电话的份了。

当然同样因为众所周知持之以恒的原因——黄导对燃烧电话费这件事的执着与热爱——以至于他每次讲完了正事,总得要叨逼叨几句闲话,尤其电话那头是足以挂他电话的熟人的时候。

这未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小学生较劲儿。

而唯一例外的,是黄导在未来的周影帝床上的时候。

倒不是黄少天那会儿有多重视这段关系——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扪心自问,兴致正高的时候,手机铃突然鬼吼鬼叫起来,那头还要劈头盖脸哔哔一堆平时听着就足够头大的事情——实在不利于性生活的和谐美满。

又或者刚好相反,接电话这个行为本身,似乎就有一点要将工作摆在一切之前的意思。

而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太多了,因此周泽楷似乎早早便习以为常,能够保持着十分妥帖的安静,毫无异议地等着黄少天半途抽身而去,解决他仿佛永远也解决不了的各种“正事”。

黄少天是在很久以后,才猛然意识到此安静非彼安静的。

而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死无全尸的手机的尸骨已然堆积如山了。

这当中的缘由,无非就是在那个略早的,仅仅称得上休戚与共的时期里,他与周泽楷尚且不熟,尚未到同床共枕的地步。

 

后来同床共枕的时日里,通常来说早起走人的都是周泽楷。

黄少天很是经历了一些年头的起早贪黑,在作息上便不再愿意委屈自己了。他飞快地沉醉在自己已然功成名就的人设里难以自拔——给自己定下了充满了装逼意味实则为了葛优瘫的一年一部电影的“深刻”目标。

他的确在颇为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多少存了些就此“归隐”的意思。

究其根源,多半是与黄导那个阶段一部气势如虹的战争片子有些关系,另外一小半,未尝没有一点来自于周泽楷的原因。

感情这玩意儿在黄少天这里,往往是条分缕析的剧情与镜头,何况黄导通常都选择把感情线放置在一边自生自灭,转而让电影同黄导的三寸不烂之舌一般,专心致志讲故事。

而周泽楷起先是不会讲故事的。

因此黄少天最早给他的几乎都是些无关紧要,通常来说只需要交付一张脸的角色。

周泽楷适应得不错,黄少天自然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黄导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一个眼神一个衣褶,都得要盛着戏,差一点也不行。对花瓶的要求很低,盘靓条顺,不轧戏,不爬床,这样就好——当然最后一点不适用于周泽楷。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泽楷之于他,除了床上那点终究拿不到外人眼皮子底下任凭说道的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无可替代。

毕竟更多的戏精和花瓶撑起了黄导事业的高峰。

 

黄导终于发现周泽楷不声不响从花瓶进化成了戏精,是他拍《夜雨》那会儿。

相比于黄导其他需要拖着大家伙往鸟不拉屎的地方钻的电影,《夜雨》剧组的待遇实在有点高了,仅仅是长期盘踞在影视城里,就足以引来记者的口诛笔伐,一叠声地喷黄少天江郎才尽,堕落至此。

《夜雨》里照例是给了周泽楷一个花瓶的角色——于是同样顺理成章地引来了更多的口诛笔伐:黄少天你是不是看不起周泽楷?

忙成陀螺的黄导尽管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将这些坊间的垃圾话放在心上,然而刚刚被周泽楷的粉丝们怼上热搜,一扭头就在隔壁剧组里看见周泽楷本人,多少还是有那么点冲击的。

相比于《夜雨》里心无旁骛在世外桃源里隐居习武,出场没多久就功成身退领了便当的角色,隔壁剧组的特警男主显然更适合这个阶段的周泽楷——文能调情撩妹,武能百步穿杨。

平心而论,这是一个出道资历如周泽楷的演员应该有的待遇,一个英俊睿智,锋利生动,既量身打造,又能妥帖展现演技的角色。

黄少天从来没给过他,也从来没考虑过给他。

他像一个将视线抛掷在极目尽处的独裁者,又把自己的人和东西全部扒拉在触手可及的盲区里。

黄导千年难得在片场开起了小差。

他想,周泽楷介意吗。

在这个时刻,他与周泽楷之间大约相隔了十来米的距离——却仿佛相隔着整个时空。

因此黄少天近乎苛刻地从《夜雨》古装戏片场的亭台楼阁,直直望进了危机四伏的乱巷。

他看着周泽楷在隔壁的布景里摸爬滚打,长镜头跟随着他拉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巷战——周泽楷起先是陌生的,是一个有着神枪美名的特警,这让黄少天颇有一点惊艳起来的意思,然而当一切尘埃落定,神枪手好端端收拾了边境地区的一片狼藉,就着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给情人回未接电话,黄导遥遥瞥见那双多少让他有些沉溺的眼睛,又觉得他是周泽楷了。

黄导于是稍微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挑剔地转回《夜雨》的片场。

他毕竟不需要一个并不成熟,仍然会偶尔出戏的男主。

在他身后,帅气的神枪手一身摸爬滚打过的尘土拿着撞碎了屏幕的手机站在布景里,全身上下,只有眼睛是干净的,那双眼里好端端盛着属于周泽楷的灵魂——

然后黄少天塞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就贴着他似乎僵硬住了的皮肉,摧枯拉朽地嘶嚎震动了起来。

周泽楷在手机那一端说,“我爱你。”

抽丝剥茧的情感在这一刻穿过了片场与时空。


TBC

评论(9)
热度(120)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