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将沸(4)

黄少天x周泽楷


连续两个周末累到趴下,这个周末怒睡两天总算活过来了……

慢慢把坑都捡起来。以及随着狼人杀的日渐沉迷,很想把之前的砍了重写。不过我这么懒,还是凑合着继续吧(。)


4.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跟着狼刀一道把他这个守了自己的守卫毒出去的女巫竟然是周泽楷。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人家一个一线明星,跟他们这群大众印象里的“大龄网瘾少年”充其量就是个互有耳闻的程度,唯一比较熟的,除了他只有苏沐橙,何况他身上还背着不过短短一天的录播就已经悍然成为新梗的首刀首毒首验预定。

这简直就是大写的不毒他毒谁——然而你这个女巫为什么首夜就要开毒?黄少天不得不承认,除了嘴上喋喋不休的吐槽,他内心深处对周泽楷这种枉顾他们之间的露水情缘手起刀落的凶残还是非常不满的。

黄少天表达不满的方式是很直白的。

他一边在休息室里怒气冲冲看着现场镜头,一边给首夜开毒因此苟延残喘着的周女巫发了个付款链接。

周泽楷撑到第三夜,终于被狼队成功抗推,他发表完“我是好人”的四字遗言,又朝着镜头看了一眼,慢吞吞地走出录播范围,拿出手机。

他人还没有走到休息室,黄少天就收到了螺旋纹安全套支付成功的提示。

 

然而螺旋纹安全套还没有来得及快递到位,第一轮的狼人杀录制已经接近了尾声——尽管对于除了周泽楷以外的众人而言,录制和不录制大概也就是面杀和网杀一样,并没有太大区别。连苏沐橙这样半只脚踩进娱乐圈的,空下来都要争风夺秒上线打两盘游戏开个直播,更不要说黄少天之流尽管退役,仍然终日与游戏为伍的前大神了。

而恐怕令周泽楷的经纪公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前被安排去跟苏沐橙打直播还并不太情愿的摇钱树周泽楷,不过经过了短短一个周末的狼人杀录制,竟然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开始擅自沉迷网游了——要是沉迷荣耀也就算了,再不济还能悄摸摸找个代打,直播里只给观众看脸就行了嘛。

结果周泽楷沉迷的是狼人杀。需要能言善辩的狼人杀。弹幕大神和直播观众纷纷热爱掀起腥风血雨,选手聊场内要被喷,聊场外要被喷,聊逻辑要被喷,聊直觉更要被喷的狼人杀。

经纪公司生无可恋,简直要给楷皇就地跪下了。

周泽楷的粉丝却纷纷激动得难以自持,继给荣耀直播平台贡献了一大波APP下载量之后,又如蝗虫过境一般扫荡了一众狼人杀APP。

这一切黄少天当然是知道的——连圈钱圈疯了的狼人杀APP里氪的金,都是周泽楷支付宝上找他代付的。

黄主播一方面觉着吧,美人这种理直气壮同他互撩的腔调实在让他有点把持不住,一方面又觉得周泽楷实在事业有成——因而习惯于花钱如流水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厢情愿认为自己从不差钱因此十分豁达连海景房也不收的黄主播于是未雨绸缪,痛定思痛要做一个赚大钱的人,并且事无巨细地同众人分享了他要在魔都最繁华的地段开一个狼人杀俱乐部挂上自己的大名并且按小时和人均收费的脑洞。

他这么同苏沐橙讲的时候,正在直播间里跟他的同期小伙伴开黑打荣耀。

苏沐橙还没组织好语言打断他并吐槽他,连肖时钦忍无可忍了。

肖时钦含蓄地说,“你是不是嫌热搜上得还不够多。”

李轩直白地说,“是不是还要开个一对一黄少特殊教学的隐藏服务。”

楚云秀补刀说,“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堕落到卖艺又卖身的地步了,我以为你至少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黄少天默默地想,我不想干大事,只想干周泽楷——可见草粉这种事一旦开了头,恐怕是要上瘾的。

只有苏沐橙沉思良久,仿佛洞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平心静气地问,“魔都最繁华的地段是哪里——轮回楼下吗?”

黄少天一颗心险些给苏女神吓得就此从颤抖的喉管里一路蹦跶出来向直播间里刷满了各种吐槽他“草粉光辉历史”的观众朋友们身体力行表演一番毛肚似的七上八下——三段斩都险些跑错了方面,好悬没一头栽进张佳乐的百花光影里原地自杀。

结果他还没安稳镇定下来,颇为手忙脚乱地对付了百花缭乱趁乱丢过来的三颗刁钻至极手雷,桌子上的手机便跟第四颗手雷似的震动了两声。

黄少天百忙之中低头瞥了一眼——

支付宝上跳出来俩字:“呵呵。”

黄少天突然觉着右眼皮跟着支付宝信息一道儿跳了跳——恐怕是右眼跳灾没跑了。

 

黄少天实际上是知道为什么直播区的八卦舆论为什么突然从周泽楷和苏沐橙正经CP,突然过渡到了周泽楷跟他的不正经CP的。

知道归知道,黄主播身为一个从来以技术和实力取胜的前世界冠军现大神主播,从来也没体验过诸如此类靠卖腐圈粉的神展开。

结果苏沐橙一句也不知道真情还是假意的“闲话”,居然就这么把自认为不与菜鸡和水军同流合污的黄主播推上了风口浪尖。

轮回找上门来的时候,黄少天起初是拒绝的,偶尔带平台关照过来的小明星打打双排他是乐意的,带周泽楷打双排他更乐意了,然而炒CP是什么鬼?黄主播一面很坦然地在内心深处承认自己实际上是很怂地心虚了,一面义正辞严地对轮回的PR剖白心迹,说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

他酝酿着张嘴开始喋喋不休的时候,人家轮回娱乐的PR正严谨又专业地同他开着视频谈判,结果拒绝的话才说出口没到十个字,会议模式的视频里就突然多亮了一块出来,那格子尽管十分窄小,在黄主播专门配来打游戏的高清屏显上,也不过只占据了充其量十公分乘以十公分的区域。

然而周泽楷在那么丁点大的范围里先是带着点被甚至不知道要开什么劳什子会的迷茫,跟着也不知道一眼瞧见了谁,便又露出了一点打心底渗透出来的笑意。

黄少天那条他自个儿十分自得,而坊间十分想割的三寸不烂之舌就此背弃了主公心意——自顾自囫囵打了个弯儿,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我尽量配合”。

黄少天由此觉得周泽楷好端端的一个人,作起妖来的手段未免太脏了。


TBC

评论(16)
热度(94)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