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大雁(2)

黄少天x周泽楷


好久没写文手太生了,好困,汪汪大哭。


2.


大雁迁徙起来,是十分壮观的。一行一行齐齐整整地飞掠过去,自有一种浩大的声势。

黄昏向晚,阳光没有那么烈了,周泽楷便乐得摘了墨镜,坐在酒店旁的咖啡厅角落里,仰着脸朝外看。

他毕竟太好看了,却并不出名——至少对于行色匆匆等待着起飞信息的旅客而言,刚刚在小众电影里争分夺秒露过脸的周泽楷更像一个天生着一张好皮相的普通年轻人,甚至多半是家世尚可的学生,带着一点轻描淡写的不谙世事,起码还不能够理解既定计划延迟的代价,不足以领会时间即金钱,因此在看起来无穷尽也的航班延误里悠闲盘桓。

然而那些毕竟是圈外人,是各有要事,潦草就着爆米花看大片的观众,黄少天显然不在其中。

黄少天显然是认出来周泽楷了,然而他甚至比周泽楷更为谨慎——这会儿刚刚崭露头角,接连两部在业界看来简直胡搞的电影几乎称得上名利双收的黄导,已然一跃成为了记者们追逐的焦点。

因此他好端端戴牢了墨镜,急匆匆瞥过了看起来十分专注的周泽楷,一反常态只言片语买好了咖啡,又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往回走了。

年纪轻轻便才华惊人的黄导显然是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正面典范,何况如果一个人当真能把热爱的一切当作切实可循的事业,其中的能量总是无穷无尽的。

黄少天对于事业的热忱在早期显然比他本人以及他的作品的风格更被业内前辈所接受。在功成名就的前辈眼里,努力,专注,发自内心的热爱,才是衡量人才的标准——这标准或许比后来周泽楷粉丝群的入群标准更为严苛,然而谁也不能否认其中的意义。

因此黄少天上一部小成本电影的水花甚至还没有落下,已经紧锣密鼓地筹备起了下一部作品。

他端着咖啡在房间里坐定,打开电脑,这会儿他的团队还未成型,也没那么多讲究,因此路途上的一阵奔波,邮箱里微信上便乱七八糟堆了一箩筐的新消息。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把未读邮件逐一打开,房间门先被人敲响了。

黄少天起先并没有动弹,等签字笔在他指间灵巧地转过一轮,黄少天这才慢吞吞地起身去开门。

周泽楷仍旧是刚在咖啡店里的那副模样,极寻常的一身装扮,唯一不低调的大概就是那张不遮不掩的面孔了。

黄少天倒也不惊讶,只不过话也懒得讲,于是只抬了抬下巴——便又像是在刁难这个出了名不爱说话的新人。

周泽楷眨了眨眼,终于酝酿好了叫他,“黄导。”

黄少天既有点不屑于此,又有点兴致盎然地看着他。

周泽楷于是说,“想请教一下。”

黄少天将这几个字从前往后捋了一趟,又十分挑剔地将周泽楷从头看到脚,终于退开了半步,吝啬地将门口的通道让出了一点,让周泽楷得以走进来。

他在周泽楷身后关好门,这才问他,“请教什么。旧戏要推敲,还是新戏不会演?你上回那个文艺片我看了,演得不错,角色选得挺好,很适合你。”

周泽楷转过身来,心有灵犀似的将他随口胡诌的话全然当作了耳旁风,理所当然地说,“床戏不会演。”

 

周泽楷是不演床戏的,这与他并不在意在镜头前面脱光衣服并不冲突。

甚至观众与媒体一厢情愿认为的他与黄少天之间的龃龉就来源于黄少天早年的一部文艺片里,非要让周泽楷大冬天光着下河,就着浮冰洗澡。

尽管如此,周泽楷仍然是不演床戏的。

就像周泽楷一年到头总有几天会住在轮回通常提供给新人的宿舍里。

甚至这并不是什么需要讳莫如深的事情,宿舍区里的后辈新人与工作人员一概对他留宿此间的理由心知肚明,对外统一口径的说法,也仍然是周泽楷颇念旧情,同经济公司关系密切。

黄少天当然知道周泽楷会演床戏,非但会演,还演得相当好。

早些年有一回,他半夜飞抵上海,没订酒店,又恰逢小长假,懒得费劲儿折腾,便趁着夜深人静摸去了轮回,大喇喇喊轮回的人给他开大门。

起先周泽楷不在,他自个儿倒床上睡了半宿,后半夜周泽楷回来了,带着点上海凌晨前特有的雾气与隐约的消毒水味,他便不由分说,将周泽楷一并拉到了床上。

他当然不知道周泽楷拉伤了腿,刚从医院回来,而周泽楷尽管给他折腾得多少生了疼,仍然不遗余力地将他缠得很近,作出一副沉浸于欢爱的姿势来。

因此黄少天没有正儿八经教过周泽楷演床戏,但他毕竟睡过周泽楷,到底是知道个中深重的演技的。

 

尽管他后来睡过周泽楷很多次,然而事实上,他们第一次一道过夜的时候,黄少天并没有真正要睡周泽楷的意思。

剑走偏锋惯了的黄导最难能可贵的是,做的了自己电影的主。

许多大导演名利双收以后才享受到的投怀送抱,黄少天提前经历了很多次。

有人带着年轻与美貌,有人带着热情与梦想,也有人带着守株待兔的记者,带着见不得光的镜头。

他从将周泽楷放进门里的那一刻开始后悔,因此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黄少天便睁了眼,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打算箱子一拖干脆去机场等起飞。

他急不可耐地放任周泽楷接近他,又急不可耐地试图远离他。

这不像他,倒有点像他电影里优柔寡断并不讨喜的角色。

他起得早,却从黎明前的黑暗一直盘桓到了天光乍破,因此得以目送最后一行大雁远去的背影。

最后周泽楷终于睡醒了,摸索着扯住了他背包的带子。

年轻的黄少天想,这都他妈什么事。


TBC

评论(11)
热度(12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