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Extra Life(上)

黄少天x周泽楷


《头号玩家》PARO

……我自己还蛮喜欢的!(脸大)


乌烟瘴气的B萌终于结束了,开心!又可以愉快地打开LO了!(借口)

连续忽悠了蝉总两天,说这种腥风血雨的日子里适合力拔山兮更新填坑,然而没抵挡住诱惑下午开着投影吸着椰汁在办公室看了两本电影,美滋滋(。

……于是翻出写给《My Sweetest One》的G文混更(???)



Extra Life(上)


黄少天停好他的DMC-12,踩着点走进折叠酒吧的时候,里头原本寻常的桌椅布置的确是准时折叠了起来,一片凹陷下去的舞池在酒吧正中铺展开来。

黄少天沿着舞池边缘往深处走,等他熟门熟路坐进角落里的老位置时,舞池里已经注满了一池子活水,闪着粼粼的光,腰肢细软的舞者穿着性感,细高的鞋跟稳稳当当地跳跃在水面上,惊起一点碎钻似的水花来。

这在荣耀里当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毕竟庞大的程序与复杂的数据足以支撑起一整个虚拟世界,纸醉金迷,生杀予夺,苍蝇拍也好,二向箔也罢,都稀松平常。

折叠空间里的浮夸表演昭示着昼夜正式切换——这里毗邻着荣耀里最著名的非安全区,作为安全区中转站里唯一的酒吧,它的白天属于安全区,夜晚却属于混乱星球,等到表演结束,仍然停留在酒吧里的人便不再有安全区中的保护状态,任何人只要愿意,都能够在酒吧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屠杀还是镇压,各凭本事。

当然,这里也有很多入夜后的常客。

黄少天算一个,无声无息坐到他对面的王不留行也算一个。

 

魔道学者手里一如往常端着杯柠檬水,朝夜雨声烦掀了掀眼皮:“你又要作什么妖?”

黄少天人是懒洋洋地靠着沙发背,眼神却相当锋利,他话到嘴边,竟然先得意地笑了笑,露出一丁点猖獗又俏皮的虎牙尖来。

“大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爷即将飞升,今天是给你个机会抱我大腿,不然往后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怕你高攀不起。”他嘴上是不停歇地打着嘴炮,视线却落在了远处的吧台上。

王不留行顺着他看过去,果不其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见了刚刚坐定的神枪手。

王不留行淡定地喝了口水,没对那套为他量身打造的“飞升”嘴炮发表意见,反而有点无奈,“你还没死心呢。”

毕竟夜雨声烦想睡一枪穿云不是什么秘密,连一枪穿云本人都一清二楚。

只是夜雨声烦此人对于赚钱以外的一切都兴致缺缺,因此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对枪王的在意,大部分来自于对方言简意赅不留情面的拒绝。

这让堂堂剑圣相当没有面子,却一直没找到机会扳回一城——直到今天。

他手腕一翻,摸出来一枚不甚起眼的圆环,在指间灵活地转了一轮,又往空中抛了抛,换来向来淡定的魔术师一个惊讶的挑眉。

90级隐藏道具,复活戒指。

“玩这么大,”王不留行没问他复活道具是打哪儿来的,这些几乎等同于合法外挂的玩意儿多半出自隔壁的混乱星球,搏命的厮杀总会有相应的回报,比起剑圣和枪王之间的破事,魔道学者还是更在意世界任务的进程,“挑战赛拱手让给轮回,蓝雨不会清理门户吗。”

夜雨声烦将戒指一收,利落地起身,笑嘻嘻地丢下一句:“谁让我不爱江山爱美人呢。”

听起来像个荒谬的玩笑,又竟然带着点认真的味道。

 

荣耀里大部分稀有道具的确都来自于混乱星球,但是黄少天手里的复活戒指是个意外。

他穿过群魔乱舞的人群,径直往神枪手那头走的时候,无端想起来了白天他在档案馆里的场面。

档案馆自然与之前他来过的几百次毫无区别,每一个场景,每一次对话,他几乎都一清二楚倒背如流——直到这一次。

荣耀诞生于一个天才设计师之手,而直到他去世,玩家们才意识到游戏里布满了创作者留下的彩蛋。

在所有的副本与战斗之外,出现了高难度的世界任务,线索隐藏在一切想得到与想不到的地方,等待玩家永远热泪盈眶地去发掘,顺利通关也会有与付出相匹配的回报,因此无论是个人玩家,还是游戏公会,都对此相当重视。

目前世界任务的进度卡在每周一次的障碍赛上——玩家从起点线出发,抵达终点的玩家,才能开启下一个游戏关卡。

然而障碍赛途径之处过于凶险,不仅有断桥与塌陷之流的常规障碍,还会随机刷新很多一击毙命的满级BOSS,玩家穿梭其中,哪怕座驾与武器都无可挑剔,也难以抵挡压倒性的力量,一个不慎,不是等级清零回炉重造,就是屁滚尿流提前退赛,哪怕真的如有神助苟进前三,终点也仅仅是看起来触手可及,实则相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迄今为止,还没有玩家能够成功通过障碍赛的关卡。

所有人都坚信破解关卡的线索藏在档案馆里,档案馆记录着荣耀从无到有的全过程,鲜明地表达着创作者的观点与喜恶,与世界任务的设置如出一辙。

而黄少天和很多对此趋之若鹜的玩家不同的是,他相当执着,以至于成百上千次地到这里来报到,以寻求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线索。

随着档案馆日益冷清,黄少天已经很少会在几千个场景里偶遇其他人了。

因此今天实在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

他从创作者的童年回忆,传送进被命名为“玫瑰花蕾”的场景时,正赶上前面的来访者传送出去,场景刚刚播放完一整遍,因此黄少天一进去就直接听见了结尾——创作者正对偏离初心的游戏内核发出诘问:“……为什么不可以后退?”

像是一道闪电似的光在脑海里虚晃而过,黄少天正要刷新场景的动作倏然一滞。

已故的创作者在他留下的一整个世界里喃喃自语:“……油门踩到底,回归最初的样子。”

黄少天在原地停了很久,毕竟任何人面对困扰多日的谜题终于被解开的时刻,都很难做到云淡风轻。

最后他笑着打了个响指,在播放完毕之后一片安静的场景里显得清脆又空旷。

他正要传送出去,余光却瞥见了角落里的扭蛋机——它与会议室的场景格格不入,却理直气壮地亮着电源灯。

黄少天挑了挑眉,脚下一转,停在扭蛋机面前。

老旧而简陋的屏幕上显示着游戏规则:1荣耀币/次。

这未免也太便宜了——地图传送一次都要十几到几十不等的荣耀币。

黄少天犹豫了一瞬,还是试探着往机器里塞了1枚荣耀币,莫名其妙地玩了一把扭蛋。

等接住掉下来的塑料球,打开来一看,一枚戒指静悄悄地躺在了他手里。

——Extra Life。

创造者:夜雨声烦。

黄少天:“……”

意外彩蛋男主剧本了解一下。

珍贵的复活硬币能做什么?

热爱敛财以至于背负着无数骂名的蓝雨剑圣立刻就能给出花样繁多的回答——可以卖个好价钱买辆新车美滋滋,可以去成人酒店抱着充气娃娃浪一整个星期,可以撑一轮浪得起飞单挑高达的障碍赛。

嗯,还可以睡周泽楷。

 

在广大吃瓜群众的认知里,剑圣和枪王不可言说的宿怨,源头已不可考。

被提及最多的还是双方都热衷于逗留的折叠酒吧里,广为流传的十八禁纠葛的开端。

世界任务启动之后,至今都没什么重大进展,大家一起卡在障碍赛的关卡里抠脚。没有障碍赛可以参与和围观的时候,荣耀里最蛮不讲理的刺激大概就是混乱星球上的公会互殴了。安全区外,搏命的地界上,机遇与危险并存,而其中又以定期刷新的世界BOSS掉落的装备道具价值最高。

黄少天尽管自称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0级小号,但是在大多数时候,并不与蓝雨一块儿行动,蓝雨不对他的死活负责,相对的,也不为他那些坑蒙拐骗持之以恒的黑历史买单。

与魏琛一手建立的充满草莽气息的蓝雨相比,后起之秀轮回则是一派正经而标准的大公会面貌,令行禁止,“团魂”鲜明,很长一段时间里,混乱星球上那几个对团队配合要求比较高的BOSS都被轮回控着场。

黄少天就是在轮回控场的鼎盛时期,溜进去偷BOSS的。

他说干就干,根本没在怕的——上一秒刚刚打出来一个强制OT的道具,下一秒就坦然地溜进了轮回的层层包围圈,看准时间拖了脆皮红血的BOSS就走。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一气呵成,除了被反应迅速的一枪穿云追着喂了一串子弹,配合着BOSS狂暴时的杀招,险些要了他的狗命,其余操作一概堪称偷BOSS史上的经典范本,事后被各路瓜众录下各种角度的奔逃录像,挂到论坛上以供观瞻学习。

然而这还不算完。

好不容易论坛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视频屠版终于趋近尾声了,夜雨声烦本人却又强行为了宿敌更新了“第二季”。

那只倒霉催的爆红的野图BOSS好死不死,掉了一样轮回等了很久,或者说一枪穿云等了很久的道具——武器碎霜升级的最后一片拼图。

夜雨声烦大模大样地抛接着这枚昂贵的“拼图”,顶着复活酒吧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菜鸡的注视,随意地靠到一枪穿云面前的吧台上。

他轻描淡写地往一枪穿云酒杯里扔了一把钥匙,又把升级道具推过去。

围观群众纷纷激动地掏出了浮空摄像设备,一时间两位男主角——或得意笃定,或面无表情——被各种飞虫似的小玩意儿包围了。

夜雨声烦比围观群众还要不嫌事大,他极轻佻地打了个响指,显得饶有兴致又百无聊赖,像是荣耀里所有的人与事都理应供他取乐,却没有任何一样足以取悦他。

“陪我睡一晚,或者,”他绞尽脑汁,想为这次即兴演出添一个更天方夜谭的选项,好让蓝雨剑圣看起来能像个轻佻的混蛋,而不是个不讲理的流氓——尽管他本人也说不清楚两者的差别在哪里——这也无所谓,毕竟无聊又孤立的生命理应随性挥霍,“或者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扔给一枪穿云的是荣耀里虚拟酒店的房间钥匙,与真实信息相比,显然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尽管荣耀里小情侣趋之若鹜的“成人游戏”倘若发生在枪王剑圣之间,更像是一次纯粹的不对等的羞辱。

而黄少天笃定向来高冷的枪王无法拒绝。

毕竟哪怕是诸如此类的羞辱,与珍贵的道具比起来,也显得微不足道。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换上恶劣的笑意自我褒奖,一枪穿云便猝不及防摸出了荒火碎霜。

黄少天一惊,骤然退后半步,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闪耀着细碎银芒的冰雨便直逼一枪穿云颈间。

然而一枪穿云看也没看堪堪挑着他下巴的冰雨,双枪子弹出膛,密集而随意的枪响之后,环绕着他们的“飞虫们”便齐齐冒着黑烟落了一地。

围观群众安静如鸡。

一枪穿云垂下枪口,长腿一点,从高脚凳上站起来。

他慢吞吞地靠近夜雨声烦,捉住了剑客的衣角,擦了擦微热的枪管——这才凑在难得愣住的剑圣耳边,轻声说:“周泽楷。”

他声音压得很低,近于喑哑的声线便像是一道缓慢而冷的风,细细钻进了黄少天的耳廓里,让他几不可察地颤了颤。

这点细微的东西显然瞒不过近在咫尺的人,因此黄少天仓促偏过头的时候,便看见不可一世更不按常理出牌的神枪手唇边牵扯出一点吝啬的上扬的弧度来。

荣耀第一话痨生平第一次有点儿结巴:“你,你……”

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周泽楷飞快地打断了:“我的时间很宝贵。”

——不想与你浪费。

黄少天哽在喉咙里的那口气,被停在他嘴唇上的手指原原本本地按了回去。

周泽楷捡起桌面上的高级道具,看了看面板属性,连个眼神也吝啬于给他。

他穿过自觉分开的人群,留给剑圣一个倨傲的背影。

 

所以黄少天这回学乖了。

给周泽楷选择?不存在的。

复活酒吧里的围观群众也不知道换没换代,反正蓝雨剑客把酒店钥匙扔进轮回神枪酒杯里的时候,愣是没人敢放拍摄道具出来试图记录这“珍贵时刻”。

不同的是,这回夜雨声烦推给一枪穿云的,是一枚戒指。

复活道具在荣耀里从未出现过,因此围观群众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回的筹码足以助力轮回率先通过障碍赛,进入世界任务的下一个关卡。

只有周泽楷伸手碰了碰眼前的戒指,才看到了面板上的道具说明。

饶是向来镇定的枪王,也难免露出点隐晦的惊异来。

他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台面,又沉默了片刻,最后冲黄少天一点头。

瓜众们表情一言难尽,介于想要奔走惊呼,又害怕被打死重练之间。

原本今晚的事情到这里,黄少天是妥帖占了上风的,然而他大概这辈子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和手了。

他按住了周泽楷打算收起戒指的手,一面捉着对方漂亮的手指,不由分说把戒指套了上去,一面鬼使神差地问他:“线上还是线下。”

不用买票还能看到返场加演的观众们眼看着就要憋死了。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探究似的看了看夜雨声烦,慢吞吞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他从冰冷的酒液里拎出来那把遭罪的钥匙,滴落下来的酒液逼真地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随你。”周泽楷说。


TBC



 @不扫屋  @三叶玫瑰线 再次表白两位太太的《My Sweetest One》,床头标配高质量甜饼无误=v=


评论(14)
热度(17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