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调频104.8:论如何战胜周一综合症(3)

黄少天x周泽楷


(伪)水形物语PA,下一章就会知道PA的是哪一部分了(不要想歪

以及写这章的时候十分羡慕黄少了,好想吃金枪鱼,不如明天就去TAT



Step 3:

 

Re:【紧急】关于已收容生物体RY1048的补充资料

From:jiangbotao@ry.com

Date:Mon,May 14,2088 12:04 PM

To:yuwenzhou@ry.com

Cc:lunhui@ry.comlanyu@ry.com

 

……

你们他娘的不早说???

 

——— Original ———

 

From:yuwenzhou@ry.com

Date:Mon,May 14,2088 12:03 PM

To:lunhui@ry.com

Cc:lanyu@ry.com

Subject:【紧急】关于已收容生物体RY1048的补充资料

 

Dear all:

联盟于5月13日接收新生物体RY1048,已移交特殊生物救助基地。

因得到人鱼族群临时反馈,所以补充以下资料:

人鱼族群交配期将至,生物体RY1048已度过成长期,将于近期迎来发情期。

以上,请基地同事知悉,并注意安全。

辛苦,感谢!

 

黄少天活了二十多年,仍然是人鱼族群里的一条异端。

具体表现为族长、长老之类的角色都对他很是苦恼。

而黄少天的苦恼则在于,他理解其他人鱼对他的愁眉苦脸来自哪里,却无力表达。

试问任何一个生物要是给扔到了整天对着自己叽叽喳喳的环境里,还没有发声的方式,只能干瞪眼,且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那些围着自己叨逼叨的家伙们都一无所知——这种日子是人,不,是鱼过的吗?

黄少天快要憋死了。

 

尽管人鱼只看上半身,与人类无甚区别——包括健全的声带,但是这毕竟是生活在海里的物种。

海洋里杂音太多,声音难以传递,因此人鱼在水里的时候,一般都是靠声波与同类交流的,但从可言说的这方面,和不可言说的另一方面来看,人鱼与海洋里其他哺乳动物,比如海豚,也有相当明显的相似之处。

但是对于黄少天出生的人鱼群而言,声波交流的确只是一般的交流方式。

因为他们族群里竟然有一个无法使用声波交流的……聋哑人鱼。

哦,没有聋,只有哑。

这就意味着大家要跟这条人鱼进行一下捕猎的心得交流,只能动用“你画我猜”的保留技能,久而久之,是条人鱼看见黄少天,都会露出一副“天妒英才小兄弟你怎么这么惨竟然是条哑鱼眼看着老大不小了上哪儿去找对象交配生娃过上嬉戏大陆架的神仙日子”的鬼畜表情?

黄少天表示很不堪忍受。

然而当他用更加充沛的脑补内容噼里啪啦一顿怼的时候,只有近处受到波及的海水显露出一丁点的震动,对方毫无所感并继续一脸悲悯地看着他。

黄少天气结,只能一甩鱼尾,欲与鲔鱼试比肩。顺便吃两口霜降鱼腩消消火。

因为这种日复一日“修炼”的过程,黄少天的捕猎技能傲视整个人鱼族群,也不知道是喜是悲——毕竟人鱼们便又怀着“夭寿啦我们家这么一条能打能游能捕食的年轻鱼竟然是个哑巴他只是一条小鱼他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苍天呐海神呐”的心情,继续怜悯地看着他。

长此以往,黄少天已经能够坦然地冷漠着了。

这种冷漠一直维持到了最近的一次族群日常例会。

 

这种写作重大会议,读作八卦交流的场合,做了二十多年众矢之的的黄少天一向能逃则逃,哪怕长老们为他量身定制了缺席罚款——蓝鳍鲔鱼一打,也没能阻止他翘会的热情。

何况他还能通过“我只是一条小鱼”的鬼畜鱼设,博取相当一部分女性人鱼的同情。

然而这一次例会,黄少天到底没逃,毕竟会议中难能可贵要去商讨的两件大事,都与他有关。

第一件事是,黄少天这条哑了二十多年的小可怜人鱼,这么你画我猜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鉴于第二件事越来越大的压力,总得想个解决方案出来。

长老们把这个问题拿到例会上来讨论,是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的,然而没想到,这边才刚刚起了个头,那边就有条游学归来的人鱼表示,人类那个声名远扬的荣耀联盟今年新建了个特殊生物救助基地,收留救助各种群中的特殊个体,是一个倒贴钱的福利机构,包治百病。

人鱼们一听大喜——人鱼是特殊生物吗?是的。黄少天是特殊个体吗?是的。

好的就决定是你了!

长老们当即委派了一条游速相当高却也很难给鲔鱼比肩的人鱼,去荣耀联盟最近的一个海岸线窗口说明情况,提交了需求,没过几天,同意收容的回执就顺着洋流漂过来了。

因为第一件事非常顺利地解决了,第二件事便也被就此高枕无忧的人鱼们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再没有人提及了。

毕竟交配季节快要到了,心机的人鱼们欢天喜地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麻烦——送走黄少天,以免人鱼妹子们成天在能说会道的健全人鱼与顿顿都有的海鲜大餐中艰难抉择。

 

这就是黄少天莫名其妙被打包塞进收容舱里,再灌满人造海水一起扔进救助基地穿梭艇的前因。

而后果则是,眼下需要抉择的人换成了周泽楷。

周泽楷在资料库里检索了人鱼相关的内容,最终确定这种生物既能在海底愉快地玩耍,也能上浮到海面,甚至沿着沙滩往岸上爬个几十米。

不得不说,是很逆天的设定。不考虑体型的话,放眼茫茫海洋,恐怕只有大型鲸类能与之相比了。

这不免让周泽楷未雨绸缪起来一个问题。

这玩意儿看着是人畜无害的,甚至有点让人移不开视线。

毕竟无论是“非我族类”的神秘感,还是鱼尾与指骨招摇着的倾略性,在人类挑剔的审美里,都算是相当吃香的加分项。

然而——这种身体素质强悍到足以无视深海水压的生物,真的会像表现出来的这么无害吗?

哪怕人类与人鱼族群有着和平公约,周泽楷也还是顾忌着眼前这一条的特性——不能交流的人鱼,知不知道公约俩字怎么写还是个问题,更别指望他能跟其他人鱼一样了,不然也不会被收容到他这里来了。

毕竟看起来就不太正常。

出于种种谨慎的考量,周泽楷只是设置好了收容路线,暂时先把收容舱给移到了工作区,而没有直接把这条怎么看怎么有问题的人鱼转移到深海收容区。

算是给自己和人鱼都留一点缓冲的余地。


基地的工作区依凭着一处海中岛屿,除了穿梭舱的对接口,以及背靠着的海岛,另外三面墙壁都是透明材质,外边就是一望无尽的海水,水流中掩映的光斑落到工作室的地板上,几乎让这个沧海一粟似的救助基地与海水融为一体。

人鱼在收容舱移动的过程里短暂地安分了一会儿,又重新活络里起来,继续制造出各种细微或沉闷的声响——不外乎是手指或者鱼尾敲击着舱壁。

收容舱外壁上忽然跳出来一个喂食提醒。

周泽楷觉得这条人鱼有点烦,并且多少有点能够理解,邮件里那个“活泼”的性格定位的由来。

喂食提醒十分醒目,且伴随着张新杰版本的催命闹铃,十分抢戏,连人鱼都被闪烁的光线吸引了注意力,停在了显示屏下方,仰着头,还带着点好奇。

周泽楷只好放下持续滚动着资料的终端,转身去拿人鱼的口粮。

他还没来得及把资料看完,因此并不知道人鱼吃什么——或者参考他们跟人类接近的外形,也许人鱼在海里也什么都吃。

周泽楷无聊地想着,因此错过了马后炮似的闯进他终端的紧急邮件。

加密卫星电话轻描淡写地响了起来,震动与声响一并被淹没在了反人类的提醒铃声中。

同样,年轻的研究员也并没有看到,在他身后,被显示屏猩红的灯光照耀着的人鱼,已经兴趣缺缺地收回了与光线纠缠着的目光,转而直直地落在他并不设防的背影上。


TBC


评论(19)
热度(99)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