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将沸(3)

黄少天x周泽楷


其实我只是想写我周XX和XXXX(不剧透),以及丘比特局必须出现的某套路,为了写以上三项,搞出来了一堆有的没的(。)又这么晚睡,好气。


3.

 

隔天早上,周泽楷被鬼哭狼嚎的铃声吵起来的时候,黄少天在旁边睡得跟死猪没两样。

周泽楷是挣扎着把多半来自江波涛的电话按掉的,下床的时候险些给昨天夜里胡乱扔在床边的衣服绊个狗啃泥,好容易睁开眼站稳,腰间一言难尽的酸软又提醒着他一夜胡搞的后果——鉴于他得这么伤残着去赶一个通告。

周泽楷就是窗帘边角里透进来的微弱晨光,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会儿床上四仰八叉的黄少天。

他想时间过得太快了,生活又仿佛假了一点。

他看了黄少天的比赛很多年,喜欢了他很多年,起先是夜雨声烦,之后是黄少天。

他还记得黄少天拿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模样,而他当时在他第一个至关重要的颁奖礼上。他被夸张而正经的领结约束着坐在那里,颁奖嘉宾在台上念出他的名字,荣耀世界联赛的直播在他的手机里,手机在口袋里,隔着极薄的料子,严严实实贴着皮肉。

苏黎世决赛的水晶炸开的时候,周泽楷被属于他自己的掌声淹没了。

而他亲吻奖杯时,黄少天在地球另一头亲吻国旗。

 

当然周泽楷是不会让公司知道他的私心的。

至于他人精似的经纪人看没看出来,那是另一回事了。

轮回勉强同意让周泽楷往电竞圈、直播平台里钻一钻,毫无疑问是因为苏沐橙。

因此周泽楷架着墨镜戴着口罩乱糟糟的头发上还压着棒球帽钻进贴心地停在电梯口的保姆车,一抬眼看见苏沐橙正在里头化妆,半点惊讶也没有。

整整两天的时间拿来录狼人杀对于周泽楷而言绝对是奢侈的,何况荣耀平台显然照顾了大多数昼伏夜出的主播的作息,昨天只录了一局权作适应与磨合,今天的安排一直从中午铺到了深夜。

而在这当中,周泽楷显然料到了见缝插针的通告——以及被迫绑定的苏沐橙。

苏沐橙也对这个场面有点讪讪,因而空过了任何独立于她和周泽楷之间的话题,转而提起了昨天录的第一局狼人杀。

“早呀小周,昨天我看了录播才知道,你一睁眼就打算为民除害了。干得漂亮,继续保持,集火少天就获得了大部分弹幕的支持。”

昨天第一局里,黄少天、方锐、周泽楷和孙翔的狼队配置显然还不够搞事情。毕竟周泽楷和孙翔都算是新手,耿直地给焊跳的方锐大大上了票,加上众人对方锐大大根深蒂固的道德层面的质疑,方锐没做成狼警,哪怕黄少天真的成功脏到了苏沐橙,方锐也很难不被抗推。再说而黄少天本人仇恨值太高,别说第一局,恐怕今天一整天的录制都不一定能活过第一夜,种种因素相加,狼队几乎是个既定的垂死挣扎的局面。

这局黄少天唯一的筹码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首刀砍死了预言家苏沐橙第一夜的金水张佳乐——可以想见节目播出后得屏蔽弹幕里枪兵之流的关键词,而曾经荣耀圈里最值得称道的机会主义者试图以此做文章,显然把苏沐橙这头的仇恨拉得很稳,看起来盲毒成就不远矣。

周泽楷的重点却跑偏了,“录播?”

苏沐橙这才想起来了什么,“对哦,昨天你没在,我们吃完宵夜在会议室看了下录播,看到十点五十五——然后张新杰就啪的合了电脑,投影都不收拾,回去睡觉了。”

苏沐橙夸张地模仿了昨天张新杰的冷酷样子,又吐吐舌头,“说起来少天本来说回房间拿个数据线的,后来就消失不见了,打电话也关机。”

她也不知道有心无心,说着还兴致勃勃地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

周泽楷总算是端住了,毕竟相比于苏沐橙这样半路出家的,他再怎么被各种叫花瓶,也不至于就这么给套出什么话来。

话又说回来,周泽楷觉得这事情——黄少天在自个儿床上失联,显然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他心安理得地把这个锅默默甩给了黄少天。

 

周泽楷和苏沐橙踩着饭点到的荣耀大厦,午饭是凄凄惨惨的一人一份素食沙拉,一盒牛奶捧着吃。

沙拉是冷的,牛奶也是冷的。吃得苏沐橙生无可恋。

黄少天听说之后,既不顾忌他和苏沐橙多年的友情,也不顾忌他跟周泽楷连续的两个夜晚,在狼人杀的录制群里怒发他们的豪华自助午餐特写,顺道赞美了老冯的豪气。要不是张新杰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把这个刷屏狂魔就地踢出了群,恐怕他得一边吃一边发个百八十张照片出来。

周泽楷就着群里的闹腾吃完了他的白煮蛋。

他们到录制现场的时候,黄少天正被按在镜头前接受采访,或者说黄少天在单方面虐杀一脸生无可恋的主持人。

画外主持人终于进行到了最后几个问题,问黄少天:“黄少最想玩什么牌?”

黄少天大言不惭地说,“我觉得我什么牌都能玩啊,我们现在这个配置,差不多半数新手吧,我这种高手,既能带着狼队玩战术,又能拿强神carry,就算给我张民牌,我觉得我也是能给神牌挡挡刀的。”

主持人难以置信这货的脸皮,看起来很想说,那你得先活过第一夜。

黄少天根本不在意主持人吱没吱声,“昨天周泽楷让我自刀我是很不满的,这种风气不好不好,我们要多刀一刀新人,给弹幕大神一点惊喜,不然杀来杀去就那么一两个,节目效果也太差了是不是,”他说着还意犹未尽,转向边上的围观群众,“我说你们这些人,第一局也就算了,后面别动不动就聊场外,动不动就首刀我抗推方锐大大,有没有素质,聊场内OK?”

张佳乐听得目瞪口呆,拍了拍边上一脸不高兴等着完成个人采访任务的唐昊,“那家伙居然还说别人没素质!下次是不是要得寸进尺说别人话太多了?”

唐昊并不为所动,回忆了一番昨天张佳乐先跳强神再强行装民枪都不敢开的怂样,忍不住说,“是你自己蠢。”

张佳乐气了个半死,然而并没有办法反驳,毕竟他到底是被黄少天唬住了,犹豫着没翻牌带黄少天一起走,只好勉力挽尊,“黄少天的话一个标点符号也不能信。”

那头黄少天还在自顾自喋喋不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活不过第一夜?”

主持人一听,挣扎着起死回生了,“你也觉得你太脸T活不过第一夜吗?”

黄少天淡定地点点头,“确实跟脸有关系,颜值越高,责任越大。”

主持人彻底歇菜了,黄少天趁机偷摸着往周泽楷那里递了个眼神。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继续折腾要给他跪下了的主持人,拿出手机打开了支付宝。

黄少天感到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等采访完了摸出来一看。

周泽楷说,“黄少太看得起我了。”

黄少天仔仔细细从前往后捋了一趟,终于认为今天晚上也是很有戏的,于是立刻从悲壮的分分钟被集火的境况里雀跃了起来。

他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录制开始后的第十分钟——鉴于他拿着一张守卫牌,寂寞地死在了众望所归的第一夜。


TBC

评论(11)
热度(10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