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将沸(1)

黄少天x周泽楷


预警:

· 突发性SJB附体开个新文。不要有任何期待。草粉(?)退役大神黄和花瓶大明星周一起录狼人杀节目的故事…… 狼人杀沉迷中(。)

· 狼人杀规则尽量在文中解释清楚,不打算另外写TIPS了,有解释不清楚的……忽略就好了反正不重要(喂)

· 可能会有其他莫名其妙的CP倾向,一切随缘……除了黄周都不会明确写。

· 不要理会这个正经的题目,题文毫不相符。


1.


黄少天觉得要糟。

 

通常情况下他是很难有这种错觉的。哪怕半个小时前在地铁上听着边上的小姑娘正一边刷着八卦论坛,一边公然议论夜雨声烦是否当真草了粉,黄少天也保持着坦然的无动于衷,默默的把一肚子文字泡统统憋在了口罩后边,生生把自个儿噎成一个有迹可循的安静的美男子,稳稳当当照着导航走出地铁,溜达进了荣耀大厦。

大概是荣耀大厦的玻璃擦得太干净了,黄少天穿过旋转门的时候,透过锃亮的玻璃门,隐约是瞥见了一个眼熟的人影,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候在大厅里的工作人员已经远远地招呼他了。

他被一叠声的“黄少你可总算来了”包围了,又终于好摘掉口罩放飞自我,也就没顾上其他了。

工作人员不知为何十分急切,忙不迭地要把这个成天搞事情时刻准备着依靠草粉上热搜的见了鬼的大神主播往里请,指望着他好端端把节目录了,别在自家地盘上出什么幺蛾子。

黄少天被工作人员塞手雷似的塞进会议室,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头都坐着哪些蛇鬼牛神,就被背对着门口却仍然足够精确的张新杰劈头盖脸丢了一句,“迟到二十秒钟。”

黄少天根本不甩他,四下招呼了一圈,苏沐橙正笑吟吟地冲他招手,黄少天立刻打蛇随棍上,走过去硬是挤在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中间,大喇喇翘了个二郎腿,手搭在极具冯宪君审美的沙发背上,装模作样作出个左拥右抱的好姿势,冲苏沐橙笑道,“小爷今天艳福不浅,就是嘴上还差根烟。”

苏沐橙从善如流,往他嘴里塞了根pocky。

“苏妹子好好好。”黄少天咔嚓咔嚓囫囵嚼碎了,楚云秀又无缝衔接了一根巧克力棒。

肖时钦好脾气地笑了笑,对着黄少天摇了摇头,示意这货在外面收敛一点,别把平时面杀的那套拿出来丢人现眼。

张佳乐坐在他们对面,“啧”了一声,“黄少,你这是首刀首毒预定啊,预言家千万别跟着验尸了。”

黄少天无所畏惧,“慌什么,老叶仇恨必须比我拉得稳,而且我们队长肯定跟我站边打啊,是吧队长。”

喻文州笑得十分中立。

王杰希衡量了一会儿,“叶修发言的杀伤力恐怕不如你。”

李轩大概是没睡好,原本正强撑着肝手游,一听这话,立刻病中垂死惊坐起,“那是,游戏可以输,黄少必须死。”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正要说点什么以展示他摧枯拉朽的发言杀伤力,会议室的大门就又一次被推开了。

黄少天顺势转了话头,“哟,老叶终于来……了……?????”

他转过头去,终于目瞪口呆,值得庆幸的是优越的语言能力让他成功地把铺天盖地的硕大问号与出闸狂奔的一草原羊驼统统咽在了话音后头,总算没给抛出来丢人现眼。

张新杰向他们介绍来人,或者说并不用介绍,“叶神临时有事,这一期我们请到了轮回娱乐的周泽楷参与录制,你们先互相认识一下。”

“好久不见呀。”苏沐橙并不惊讶,朝着周泽楷又挥了挥手。

周泽楷腼腆地看向苏沐橙,笑了笑,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黄少天指天发誓他甚至是有余力去脑补作为娱乐圈花瓶中的标杆的周泽楷和正在跨界的花瓶苏沐橙一道拍戏的尴尬场面的——在周泽楷的余光刮过他理应城墙似的脸皮之前。

也因此,由于黄少天不知为何突发性的不配合,苏沐橙手里的最后一根pocky险些怼进了他的鼻孔。

黄少天于是真情实感地认为自己要完,鉴于他立刻马上就要跟自己昨晚上刚刚草过的粉一块儿录节目。

 

黄少天实际上并不如外界所言,是一个热爱草粉的可怕人设。

毕竟他喜欢男人,英俊的,漂亮的,床下乖巧,床上浪荡的男人。而从他的直播间到粉丝群,几乎是清一色的小姑娘,根本无从草起。

更别说小姑娘们粉得比黑还黑,掐起架来永远找不到重点,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刻意,总之营造出了一种粉群皆智障的气氛,时不时得让黄少天这种自认见惯了大风浪早已处变不惊的人物都要感慨一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比如说黄少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双叒叕被人黑上了热搜,还特么是老一套的草粉都市传说,这本来是没什么的,他根本没往心里去,该赖床赖床,该吃饭吃饭。他的粉丝同样不屑一顾:“黄少睡你是看得起你!”

于是黄少天吃完饭,一开电脑,扑街。

比如黄少天正带着平台塞给他的小明星双排,一进房间,对面是苏沐橙,还带着个周泽楷。黄少天一看,果断押上了一顿宵夜,顺带着还要撩两句苏沐橙。

黄少天想,可能经纪公司对花瓶们的规划都是一脉相承的,平日里可以空中楼阁,做一朵矜持的高岭花,可也总得要有一条走下神台的道路,比如打个游戏,开个直播。

苏女神在人前是十分温柔的:“小周慢一点呀,小周当心哦,小周打得很好呢。”

伴随着苏沐橙温柔的提醒与神他妈的夸奖,周泽楷坦然地送出了一血二血N血。

黄少天当然是不会这样的,嘴炮是他的特技,嘴贱是他的彩蛋,小明星理所当然被他喷成了狗。于是一盘荣耀还没打完,小明星的粉已经义愤填膺地把黄少天送上了热搜。

黄少天是不在意自己被喷成狗的,然而他的粉非常在意:“菜鸡互啄还不能说实话了?”话还没说完,黄少天的直播间就被据说是菜鸡的周泽楷和苏沐橙的粉一道淹没了。

于是黄少天打完双排,一退房间,扑街。

比如说黄少天直播的时候又双叒叕冒出来个土豪给他刷了十套“海景房”,他熟练地一边在副屏幕上拖出来平台的在线客服窗口,让人给他认为懵懵懂懂胡乱花钱的小姑娘发消息联系,一边在直播间里说人家不懂规矩,重申不收海景房,赶紧私信支付宝过来。

他自认塑造了一个十分伟光正的形象,毕竟他并不缺钱,粉群平均年龄又小了点,动辄大几万实在有点过。

而当他沉浸在自己的光明磊落善良里,他的粉丝正在弹幕里怒刷,“wuli少天哥哥又开始作秀惹,好可爱惹。”

于是黄少天轰炸完平台客服,一看弹幕,扑街。

诸如此类的戏码时常发生,黄少天已然习以为常——直到最近的一次海景房事件。

毕竟这个世界上一切套路都大同小异,难得与众不同。

而黄少天并没有料到的是,唯一一套与众不同的海景房比他意识到的更加意义深远。

 

黄少天对着进账的一打海景房,照例“作完了秀”。

送他海景房的“小姑娘”甚至还非常配合,他这头一把荣耀还没完,那边就乖乖地私信了个支付宝账号过来。

黄少天起先心里一定,等到关了直播,摸出手机,照着往支付宝里输转账信息的时候,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鉴于收款人自动匹配了他的支付宝记录。

他仗着直播连同电脑一道关严实了,放任自己露出个难以置信的表情,毕竟他至少记得这个账号给他发过红包——备注为“鲜虾鱼板面”,统共四块半的红包——与之相对的是,苏沐橙豪气地给黄少天包了五十块的红包,备注“一箱红烧牛肉面”。

……周泽楷?

黄少天懵逼着打过去十二套“海景房”的钱。

周泽楷回得很快,然而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认了二十多年假字。

毕竟周泽楷发过来的是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时间是很适合捉鬼的半夜三更,地点是很适合草粉的酒店房号。


TBC

评论(25)
热度(18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