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凶杀案(5)

张新杰x肖时钦


明确地说是个无差。时隔太久,感觉变了(。

过渡一章,下章开始打打杀杀奔向完结!(想太多)


5.


张新杰做了一件他以为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做的事情——跟其他人分享他的私人空间。

张新杰把肖时钦带回宿舍的时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未来还要跟传说中的暗夜精灵大美人做邻居。

眼下他唯一纠结的是,同机械师先生一样无家可归,甚至自觉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的……黑猫。为此张新杰只得做了另一件他同样认为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他占领了其他人的私人空间。

等他黑着脸把血族少女安置到楚云秀房间里,肖时钦已经十分自来熟地在他宿舍里坐定了。

当然这是很理所当然的,毕竟对方腿脚不便。

张新杰这时候还是比较冷静的,尽管短短几天时间,他认为自己的三观已经被来回颠覆了好几遍。

肖时钦笑着说,“叨扰张先生了。”

张新杰严肃地点了点头,试图克制住自我矛盾的凭空诞生——他一方面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十分恰当的,毕竟在案件突破的重要时候,无论是作为嫌疑人还是作为线索的肖时钦都非常重要,而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被魔物袭击了,虽然不排除自导自演的可能性,但是起码人是得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的,而另一方面,他显然又为突破自我让出底线感到懊恼。

张新杰冷着脸,视线从肖时钦带过来的一大箱不知所云的东西上扫过去,愈发觉得破案迫在眉睫——他已经忍受够了诸如此类每一个细节都不在他掌控里的生活了。

他想到已经被人分去一半的生活空间,和不知所云逃之夭夭也不知道是去查案子,还是干脆随口寻了个理由出去鬼滚了的黄少天,一下子面色又黑了几分,几乎要赶上他那个足以止小儿夜啼、一只手捏死叶修的好友了。

肖时钦还要问他,“我晚上睡哪里?”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掩饰住一个几乎要冲破他刻板表象的冷笑,“睡走廊。”

肖时钦好脾气地摊了摊手,认真地提醒他,“你知道你根本不适合讲冷笑话吗?”

 

晚饭时分,战战兢兢的菜鸟调查员送来了下午魔物袭击民居的调查报告。

报告乍看之下跟普通的魔物袭击没什么两样,事件发生后,联盟的调查员和联络员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干净利落地处理了魔物,控制住了事态发展。调查显示那是一只已经寻找到宿主的深渊蛛,除此以外,现场并没有检测到其他类型的魔物出没的痕迹。

然而这次袭击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或许民众对联盟的认知仅限于作为地标建筑的高塔,对联盟具体的责任范围一知半解,可是全然站在对立面,长期处于联盟毫不留情的狩猎范围的魔物却很清楚拥有各种程度的魔物感知能力的调查员并不好惹。作为联盟总部所在地,这座城市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高阶以下的魔物了,更不要说大白天魔物公然袭击民众了。

果然还是冲着肖时钦来的。

张新杰端正坐在书桌前面——他实际上不太适应在宿舍里工作,因此坐姿显出一点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谨慎来。

联盟过分严苛的长官一面思考,一面无意识地屈指敲击着严严整整沿着桌沿铺开的报告。来送报告的小年轻于是更加战战兢兢了,默不作声地在张新杰桌子跟前站出个笔挺的军姿来。

然而此时此刻甚至嫌疑还未脱干净的机械师先生却以一种在小年轻调查员眼里十分胆大包天的姿势打破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

肖时钦也不知道怎么就一眼看透了张新杰的宿舍格局——可能无趣刻板如张新杰,只会把杯子和茶包端正放在水壶附近的橱柜里,而不是异想天开如黄少天那样,在床头柜里塞满触手可及的零食——总之比黄少天还要自来熟的客人就这么过于自然地给此间入神于案件的屋主冲了一杯红茶。

当茶碟被放在张新杰手边时,边上的小调查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接下来可以看到联盟里传说中的张副队教你做人的精彩场面。

张新杰被打断了思路,默不作声地转头看向大概不懂得什么叫安分守己的嫌疑人。

肖时钦眼神温和地与他对视,“九十五度热水冲泡,一勺半鲜奶不加糖,”他耸了耸肩,“你知道,突然要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总是提前了解一下彼此——黄少天提醒我的。”

他这话严格来讲,其实说得有点模棱两可。不太听得出来是他自己去问的黄少天——且不说他是怎么联络上黄少天的,还是黄少天多管闲事,认为这位也不知道是嫌疑人面大一些,还是证人面大一些的重要人物可能会在案件告一段落之前,先死于张新杰的强迫症,主动助人为乐。

除此以外,再一琢磨,似乎又有点不经意的暧昧,有点想随处可见要组建新家的小年轻。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把难得的胡思乱想分门别类收起来,在心里给黄少天记上了一笔,理了理思路,既没管肖时钦,也没管肖时钦给他端的那杯按照他口味做的红茶,转头给小年轻布置起后续跟进工作来。

 

不适合讲冷笑话,也没有喝茶的张新杰本以为各种挑战他极限的事情能就此告一段落。

肖时钦向他展示了轮椅的强大功能,表示他生活上完全能够自理,并且十分自觉地向屋主要求了尚且算得上宽大的沙发作为床铺。

因此张新杰照常掐着点洗澡,阅读,然后准时睡觉。谁知道这一觉却从头到尾也没睡好。

先是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了十分清晰的挠门声,伴随着十分委屈的猫叫。

再是外面微弱亮起来的灯光,和极力放轻了的人声。

最后是黄少天从外面丧心病狂地敲他宿舍的窗户,并高呼,“张新杰快开窗,我知道你在睡觉。”

张新杰有一瞬间认为蓝雨的最强战力应该和见鬼的魔物一起从人类社会里滚蛋,才算得上为民除害——尤其黄少天甚至找的不是他,而是大半夜不睡觉,铺开了一地零部件不知道在组装什么玩意儿的肖时钦。


TBC

评论(2)
热度(3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