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惊弓(9)

黄少天x王杰希

其实是个无差。


9.

 

在最危险的境地里,无论是异能者还是非异能者,人类的潜能总是能显得仿佛无穷无尽。

血流干了,刀尖也仍然是向前的。

然而弹药、武器并不能理解这种一夫当关的情怀,它们被冷漠地消耗着,让战斗着的人们目睹着切实的穷尽与绝望。

高英杰搬出他们配备的最后一箱弹药时,起先眼神是动摇了的。

他知道自己和其他同僚是有些差别的。他是微草兵团继王杰希之后,最为看重的异能者。而他觉醒并没有太久,按照安全区内早已成熟的针对异能者的觉醒理论,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脱离危险的不稳定期。

毕竟王杰希在觉醒后看似稳定的阶段里,毫无挣扎地掀掉了微草兵团主楼的楼顶。

高英杰想,他是最珍贵的重力异能者,然而在每一次任务中,他甚至连作为任务支持的非异能者也不如。他在这种际遇里,难免诚惶诚恐起来。

 

刘小别看向数量有限的武器补齐时,眼神是介于冷漠与狂热之间的。

他把竟然在生死边缘上发了半秒钟呆的高英杰拉扯到身后,百忙之中往战局另一端看了一眼,血雨落下来的频率似乎与之前相比,毫无差别,可见自家兵团长与蓝雨的“奸细”甚至愈战愈勇,根本不存在对于无穷无尽的狼群的畏惧。

从他这个角度,是很难在黑云压城似的飞狼群里找到黄少天的。

然而沉重的夜色像是一面恪尽职守的镜子,映射着每一道锋利张扬的剑光。

刘小别由此捕捉到了如今安全区最强的剑客的锋芒。

 

黄少天确实仍有余力,也确实杀红了眼。

他周身都是狼血,这些新鲜又腥臭的液体当头笼罩着他,先热气腾腾地淋了他一身,带来了深夜里嚣张的温度,又被刀割似的风迅速风干在了他身上。

远远看上去,像一套坚硬的无可指摘的盔甲。

将他与他的灵魂一并罩在了其中。

他的视线与兵刃一道响着钱,却看也没看,闪身让出了一条便于坠落的轨迹,又一只飞狼被诡异地打成了骨肉支棱的死结,从高空中自由落体。

黄少天终于腾出空来喘了口气,“王大眼,你怎么还在这里系蝴蝶结?你们家小朋友的标配补给快用完了吧。”

王杰希百忙之中瞥了他一眼,眼神里赤裸裸的嘲讽鲜明得很。

黄少天还不等他说话,立刻又嚷嚷上了,“喂喂喂王大眼,我看见你翻我白眼了,你知不知道你大小眼特别明显?这日子没法过了——”他话说到一半,终于意识到嘴快的祸患,原本刚才那个“乱军”当中的亲吻太过于强行,也太过于简练,勾不起太多的情调,然而这会儿,那些过分年轻时的鸡零狗碎与远大理想便不由分说地在黄少天眼前清晰了起来。

作为掩饰,黄少天只得拿倒霉催的狼群撒气,“赶紧去后面救你的宝贝徒弟,这里小爷看着,我就不信头狼就这么躲着不出来。”

在临时基地的防御壁垒要被攻破的时候,黄少天招呼也没打一声,转身三段斩开路,直奔他们身后戳着一群手忙脚乱几乎显露出溃败面相的小孩儿。

刘小别正关注着扑向他们的狼群和另一端王杰希和黄少天的战斗,险些被黄少天神他妈的掉头惊出个好歹,然而王杰希似乎是早有所料,一点没有被突然扔在狼群中央的忙乱,重力异能覆盖的领域几乎追着黄少天的鞋跟扩大开来,立刻便将原本黄少天负担着的“要道”也一并接管了下来。

取而代之,黄少天替他履行了微草兵团长奶孩子的重任——他一面结果高英杰愣愣地递给他的饮用水囫囵灌下去一整瓶,一面难得言简意赅地指挥王杰希视若珍宝的后辈们卡好地形,配合着进攻防守,最重要的是,得要想方设法找出飞狼群中的头狼。

 

王杰希多少也有点显露出力竭来,他默默瞥了黄少天一眼,“我总觉得头狼会冲着我们来。”

黄少天简直给他气了个仰倒,“‘你觉得’是什么鬼,你一个玩重力的异能者,别学黑市上那些江湖骗子唬人的伎俩行不行?我们大蓝雨作为宿敌也很丢人的。你要真这么神回去了就退团吧,跟微草门口摆个地摊,戴个墨镜,就起名叫‘微草神算’,算八字算姻缘算异能,兼职崽子取名和盲人推拿,既不必喊打喊杀,还能光复末世前的文化产业,多好,老冯得给你发个奖。”

王杰希又往他跟前怼了两只硕大的“蝴蝶结”飞狼,黄少天配合着侧过身,气势汹汹冲上来却没跟上黄少天的闪避节奏的飞狼一头撞上了同伴排列整齐仿佛行为艺术的尸体,下一秒便被笼罩上来的可怖力量拉入了行为艺术的行列。

“我觉得的事情不多,发生了的不少,”王杰希稍微顿了顿,根本不打算搭理这人张口就来的垃圾话,仿佛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什么,直截了当地质问,“黄少天,你是在装傻,还是在撩拨我?”

很久以前,在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未来会与他们最看不顺眼的异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之前,王杰希曾经对黄少天说,“我觉得我们凑一块儿,还可以。”

黄少天大概全副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奇思妙想的“还可以”上,何况当年王杰希并没有背负上如今联盟里人人调侃的神算之名,因而只是在他们搬到一起之前颇为佯装,也颇为得意地怼王杰希,问他说“还可以”是几个意思。他当年乐此不疲,以此谋得了当说的、不当说的诸多福利。

黄少天这会儿却骤然在战场上意识到了这个深埋已久的坑,他只好说,“那也是你觉得,我大蓝雨从来跟微草不共戴天,为什么你说了我就得信?保不齐那没脑子的头狼自作聪明,腾空了从上边冲下来呢。”

然而他这话恐怕颇得百花真传——话音未落,两人头上便急剧降落了一片黑影。

伴随着辽远的吼叫,体型最为巨大的头狼终于从狼群中奔出来,亲身来到与人类的战局的第一线。 


TBC

评论(5)
热度(4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