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光明行(15)

黄少天x周泽楷


今天糊糊问我,光明行能写完吗。我夸下海口说可以,其实心里没底。最后还是说服了自己要写完,尽管已经与我的初衷相去甚远,尽管我最近凹得很开心(。)


15.


特警队已经封锁了大楼所有的出口。致力于非法实验的黑市诊所已经被捣毁,然而汹涌的信息素仍然从无处不在的缝隙里渗透出来。

肖时钦带着人匆匆忙忙赶过来,马不停蹄地搬运屏蔽信息素的设备,不远处救护车正在待命。

周泽楷原本连面罩也没戴,打算亲自领着突击队往里冲,最后被肖时钦一把拉住,擦着汗拦了下来。

肖时钦显然知道很多的秘密,并恪尽职守地保守着它们。

周泽楷这么想着,尽量不引人注目地转移去了旁边的楼顶,把全副精力放进狙击的准星里——作为一个理论上并没有被标记过的Omega。

 

 

周泽楷还没试过搭讪别人,通常来说——无论是过往的任务,还是他自个儿的私事,主动的从来都是别人。

情报局盯上的目标人物比他早先想的要难搞一些,轻易没肯跟他走。这也是正常的,倘若白先生安排来做要紧事的人物是个靠下半身思考,给Omega一勾就走的草包,G区赌场也不至于能成什么地动山摇的气候。

而在周泽楷看来,特警队和情报局相比显然占优在他们向来正大光明——不至于像某人那样连细枝末节都要遮遮掩掩精心计算。

在这种急需突破口的局面里,特警队其实是可以放开了打的,尤其眼下他们已经用强硬的手段跨国搞定了A公司,无论是G区赌场还是他们系统里藏得很深的高层内鬼,察觉到特警队在其中的角色也是迟早的事,因而周泽楷的身份早就岌岌可危了。

周泽楷为了深究新型药剂而来,然而眼下这种抑制剂已经被堂而皇之地投放到了黑市,看起来是个试验的目的。另一方面,A公司尽管对此保持着装聋作哑讳莫如深的姿态——按照吴启孙翔冒险同他接触给到的消息,可能A公司作为供应商,对G区采购药剂的目的同样一无所知,然而他们多少也算得上配合,起码按照警方的要求,给赌场方面发了阶段性的邮件,为特警队争取到了一点时间。这也侧面证明了特警队的猜测——药剂试验是一回事,后续的试验跟进、药剂调整,并不一定像A公司给出的信息,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是一次唯一建立于赌场和A公司之间的公平交易。话说回来,跟G区赌场这样臭名昭著的买家做生意,也不知道是A公司心太大还是干脆自视太高。

更大的可能是,白先生只把A公司当作了这份现在看起来十分重要的实验药剂的供应商——以及烟雾弹——以掩盖G区赌场竟然已经暗中建起了秘密实验室的事实。

 

周泽楷实在很难通过言辞说服别人跟他走。

从前他跟他的Alpha产生分歧,通常倚靠刷脸度过难关,又或者旁若无人的时候更进一步,总之是自己的Alpha,做起任何事情来,都不必要有什么障碍。周泽楷喜欢跟他亲近的感觉,尽管有些短暂,从特训营的大通铺,到警校宿舍飘散着信息素与烟灰的阳台。

倘若要说黄少天留给他的影响,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眼前欺近他的Alpha,颇为无奈的想,大概是不由自主地忽视和抗拒除了黄少天以外的Alpha。

因而周泽楷不得不放弃了既定的诱骗手段——反正于他而言,实施起来也十分困难,很容易让该配合他演出的人一头雾水。

年轻的特警队长一面日常腹诽着自己长期不在身边,却给他留下了一堆诸如逼婚与发情期之流的困境的Alpha,一面在两人过于趋近的距离的掩护下,简单粗暴地摸出了孙翔刚才交给他的陶瓷枪。

Alpha:“……”

被情报局和特警队同时盯上的倒霉催的ALpha在看见陶瓷枪的一瞬间,表情十分精彩。

周泽楷也觉得很精彩。他来G区这么些日子,除了偶遇了他的Alpha,其他时间都过得十分憋屈,监控无处不在,只好凑合着在孙翔浮夸的演技和黄少天简陋的联络方式里艰难度日,这种行为模式与他往常大开大合的行事风格相去甚远,实在不适合他。

他想他眼下正在干的事情显然不是一个情报局那一窝老油条会欣赏的万全之策,然而他毕竟自信于他自己以及整个特警队的实力,倘若这样能顺走一个重要的未来污点证人,并且转移走赌场恐怕要彻查卧底的视线,也不失为一个足够好的结果。

周泽楷认为这波不亏,他就雷厉风行地这么做了,就像他当初遇到了他的Alpha,就那么理所当然地带回了家。

他不曾宣之于口的期待在于,如果G区赌场真的可以就此毁于一旦,他的Alpha应该是可以跟他一起回家的。他可以从特警队一言难尽的宿舍——孙翔见了鬼的衣柜和其他人的狗窝当中搬出去,跟这群莫名其妙的单身狗划清界限。

周泽楷笃定眼前这个Alpha会在自己的武力胁迫下配合,至少不至于在赌场大厅里搞幺蛾子。他不像是个没有脑子,会选择跟他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人。何况事情真的闹起来,周泽楷既然敢在这个时候亮武器,显然不会毫无准备,他大不了身份败露立刻撤退,Alpha作为联络人的下场却绝不会比周泽楷更好。

G区赌场既容不下背叛者,也容不下会暴露秘密的人。他作为赌场和内鬼之间的联络人,显然比谁都清楚白先生的手段。

ALpha转了转眼珠子,甚至还为周泽楷支开了敷衍了事跟着他的所谓保镖,被陶瓷枪暗中抵着,一直走到了出口。

而他显然是不愿意离开庇护着他的赌场的,怎么想都是要搞幺蛾子的,于是周泽楷干脆利落地比他先搞了幺蛾子。

 

作为威胁的陶瓷枪和橡胶子弹是可以带进来的,肖时钦把它拆成了许多匪夷所思的部件,被孙翔和吴启分开带过安检,再重新组装起来交给了周泽楷。

这一切动作都是为了避开赌场严苛的安检。

而安检在周泽楷面前毫无意义。

赌场的正门在跨年夜里乱成一团,门口忙活了大半夜,开始打起呵欠的打手们对着天天在拷贝的监控里看见的脸还没反应过来,好看然而话很少的Omega就一言不发地开了枪。

特警队的行动力果然很高,丝毫没有被队长的不按常理出牌惊吓到。

从周泽楷开枪的瞬间,在外面设伏的接应就流畅地跟上了队长久违的节奏。

赌场门口一时间人仰马翻,打手们可能没想明白他们都不敢在人群密集的地方随便开枪,怎么条子的子弹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打,围观群众必然是震惊于突如其来的火并——黑帮内斗或者警匪片现场,无论哪个,都足够尖叫声响成一片。

周泽楷在这片密集的混乱中带着俘虏闪身进了早早盯上的弹道死角,一枪打中了挡着路的打手拿枪的手腕,不慌不忙地摸出通讯器塞进耳廓,确保了信息畅通,跟着在实时通讯指挥下,沿着既定路线,就这么把身后一连串尚且不在状态的追兵带出了赌场。

 

与此同时——在赌场周围,连同特警队设伏的撤退路线以及棚户区全部乱成一团的时候,赌场里竟然还维持着疯狂的喧闹。

无论在怎样的情景下——混乱或者稳定,危险或者安全,哪里都不缺酒鬼、赌徒这样的渣滓,当然也总有按捺不住猎奇心,一门心思要从自认无趣的优渥生活里投身灰色地带的年轻人。

哪怕是追击胆大包天混进来的条子,赌场也没有倾巢而出。

精英思维的黑社会头子的优势在这一刻展现了出来,仍然群魔乱舞着的赌场内部看起来井井有条,各路打手、保镖各司其职,丝毫没有受到干扰。

夜愈发深,赌场里的人似乎渐渐地换了批次,图个刺激,凑个热闹,甚至对门口和外围的混乱一无所知的人们慢慢退了场,取而代之的是更加亡命的赌徒——以及终于结束了紧张忙碌的工作,决定从暗无天日的工作区域前往吧台喝两杯解解乏的,尤为特殊的赌场工作人员。


TBC

评论(8)
热度(103)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