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惊弓(8)

黄少天x王杰希


8.

 

飞狼群终于从一片狼藉的安全区掉头逃窜而去的时候,黄少天刚好一剑结果了两只同样精疲力竭穷途末路的倒霉狼崽子。

事实上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长于偷袭,平时出安全区执行赏金任务,总要仔细筹谋,甚至连地形、风向都在他的考量范围当中,眼下长时间的近身战斗早已逼近他作为非异能者的体能极限。

何况在安全区——人类最后的防御壁垒内部,和凶兽战斗,心理压力与安全区外显然不能同日而语。

温热而腥臭的狼血喷了他一头一脸,而他甚至连避一避的气力也没有了。

尚且年少的黄少天一面酣畅淋漓地自诩无敌最是寂寞,一面忍受着手脚的沉重,仔细把仍然温热的飞狼尸体收拾妥当,暗自盘算着如何出手,何时出手,上哪出手——才好利索而又不招惹麻烦地卖个高价。

毕竟王杰希需要的辅助觉醒的药剂价格高昂,绝不是他们这些倚靠着悬赏任务过活的非异能者可以轻易负担起的。

黄少天不是没有想过,倘若王杰希的觉醒过程迟迟不结束,他要如何支撑起两个人的生活——他既不敢放弃唯一的收入来源赏金任务,又不能放任一个正在觉醒的重力异能者长时间独自在家,正如现在。

又或者他终于结束了漫长的觉醒过程,却并没有博得一个好的结果。

这些迫近的、险峻的焦虑免不了要充斥着黄少天丰富的思维,这个时候,他仍然是个无关紧要的非异能者少年,需要负担的所有——隐秘、压力,以及暗自滋长的爱情,让他像一个足以扛起人类安危的真正的战士——未来的蓝雨剑圣那样,思考起了与个体、群体存亡有关的一切。

后来黄少天终于成为了安全区里举足轻重的那一个,他曾经想要保护的人却早在一切重压刚刚着陆于他尚且瘦弱的肩膀时,擅自离他而去了。

 

早已与瘦弱的肩膀挥别的黄少天却始终没有从血雨腥风里走出来的意思。

异能觉醒并没有让他从近身搏斗的战斗模式里脱离,反而因此愈陷愈深。与战斗毫不相干的异能起先更像是个莫名其妙的累赘,让他被迫灌满了一耳朵异兽沸腾的嘈杂的情绪——大概有点其他人面对他时的境遇,竟然能算得上是天道好轮回的意思。

然而对于安全区赫赫有名的机会主义者而言,把看起来毫无用处的异能转换为战斗助力,也并没有消耗他太漫长的时间——自从王杰希不声不响从他们共同的房子里消失,黄少天很少在一些可以飞快解决的事情上浪费哪怕一丁点的时间。

这免不了像一个镶嵌着许多思念的习惯。

从此异兽被他简单粗暴地分成了两大类,能够被驯服的,以及应该被猎杀的。

异能辅助他与前者沟通,也能够定位,甚至撩拨后者。

按照出发前卢瀚文异想天开的想法,搞不好他再修炼个两年,能驯服异能者也不在话下,毕竟无论是异兽还是异能者,都不过是进化出了异能的生物而已。

——这个念头在黄少天心里一闪而过,似乎有什么被他们共同忽略的,事关眼下困境的东西在他眼前轻描淡写地掠过去,然而黄少天终于也没有了能够定下心来仔细捕捉思考的闲暇。

情势所迫,他不得不和王杰希打起了配合。

随着尖锐的警报声,他们临时打起来的营地与防御壁垒终于阵亡在了两面夹击的狼群围剿里,先前被王杰希强势地按在防御壁垒里的后辈们终于展现出了微草兵团应有的战斗素质,在黄少天百忙之中担心他们会被气势汹汹的狼群冲散前,手忙脚乱彼此配合着架起了火力线,成功把从营地背后包抄的飞狼群拦在了外侧。

黄少天一扭头,瞥见王杰希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大模大样袒露着一点见微知著的欣慰,反手甩开了剑刃上的腥血——血珠子毫无意外地撞在了王杰希在周身加起来的空气屏障上。

“切,”黄少天一剑斩断三只不长眼凑在了一起的飞狼,“我说王杰希,你能不能省省你的异能?打起架来还要挡挡血腥味,你是姑娘吗?”

王杰希却从来不如他所愿,能够被他激怒,闻言轻笑了一声,“你是在担心我吗。”

他说出来的仿佛是个不太确定的问句,语气却笃定得很,实在称得上欠打。

黄少天于是冷笑一声,显然他是不吃这一套的,何况论起来言辞锋利,整个安全区恐怕还没人敢往蓝雨剑圣前边排。结果他酝酿着刚要开口,就感到了周身气流的微妙变化。

王杰希一面将他整个人笼罩进了他自个儿结界似的空气罩子,一面终于把黏在紧张然而仅仅有条战斗着的后辈身上的视线生拉硬拽了回来。

那头高英杰正与刘小别配合着往沉寂的夜空里放出了第一个求救信号。

灼眼的信号光与能猪都吵得醒的巨响中,王杰希拉过僵硬在空气屏障里的黄少天,隔着腥咸的狼血——隔着这些年来各自经受的、征服的血雨腥风,接了个轻描淡写又理所当然的吻。

 

很久以前,在D区3号门西南方向30公里的河谷里,王杰希曾经指着萎靡不振,时不时互相舔舐着嶙峋的肩胛骨的狼群,问在他之后赶到却看起来十分蠢蠢欲动要抢任务的黄少天,“你看他们像不像要进化?”

黄少天闻言也不知道是心不在焉,还是根本十分不屑,大大咧咧地扭过头来敷衍他,“管那么多,早点解决了任务回城拿钱吃饭。”

他们不愿意惊动狼群,因而说话的时候彼此凑得很近。

声音与气息重叠在一起,倘若安全区外的丛林里还有旁的人,也许要觉得他们过于谨慎,也过于亲密。

那时候的黄少天,尚且恪守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天真烂漫,并不懂得情爱,更不懂得心怀天下,什么未来,什么存亡,多少前辈的血肉铺就了如今的安全区,又要有多少前仆后继的战士去维系这份岌岌可危的安宁,这些统统与他毫无关联。

如今他终于作为蓝雨兵团的当家王牌,肩负起了整个安全区的安危。

而王杰希在茫茫夜色与险象环生里递给他一个镶嵌着过往岁月的吻。

 

TBC

评论(3)
热度(58)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