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翔周]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 7

孙翔x周泽楷

@机械之心 哈哈哈哈突破自我,手机码字!
跟基友在路上,基友A在王者荣耀,基友B在阴阳师,基友C在暖暖,我在写文(☆_☆)


7.

周泽楷的电话向来是言简意赅的,这很正常,不太正常的是电话内容。

孙翔回房间冲了个澡,抽了根烟,等到打开电脑收完邮件,终于想明白了黄少天那个似笑非笑的眼神从何而来。

从某种层面而言,孙翔骨子里还是个挺传统的人,离经叛道的嚣张皮相里装着安稳妥帖的魂魄,他会在地铁里和周泽楷隐秘地接吻,在周泽楷家里过一把浅尝辄止的瘾,却不代表能够接受工作时间和领导胡搞时被同事听了墙角——又或者听墙角并没有所谓,给黄少天添麻烦了,才是他纠结的点。

孙翔想,倘若他去和周泽楷比比诸如此类的事情,周泽楷大概连白眼也懒得翻给他,然后他从前做过的出格的、不避人的琐事依次从他漂亮的眼睛里掠过去,像浅薄的不经意的谴责。

孙翔和所有人一样,并不吝啬于承认周泽楷的好看,足以用漂亮形容的男孩子是不常见的,而也许对于漂亮的男孩子而言,赞美与追求又是稀松平常的,他孙翔不过是沧海一粟似的过客,他们接过吻,上过床,见过家长,然后一切都过去了。很简单的事情。

周泽楷的电话讲的就是诸如此类的的简单事。统共三句话,一是喊他晚上八点准时去咖啡厅讨论方案,二是告诉他自己此间事了,紧跟着还有个项目要飞一趟,三就是顺理成章地让孙翔自个儿麻利地回上海,给他把车开回去,以及年节将近,就这么提前放了他的假。

当然冗长的带着情绪的三显然不会是周泽楷的原话,周泽楷只是说,你直接回家过年吧。

孙翔听完就不高兴了,人都说最忐忑的就是没活干,他就这么被顶头上司流放了,显然是高兴不起来的。

何止不高兴,扭头想到周泽楷下午在床上的腔调,再加上吵闹的嘲讽的来电铃声,孙翔简直憋屈死了。


这种莫名其妙难以琢磨的憋屈感一直持续到了小年。上海这一片是不过小年的,加上年复一年的烟火禁令,年味便日渐淡薄了下去。

孙翔初来乍到,又因为项目意见不统一,暂时在一个被边缘化的状态里,风口浪尖上,自然是不敢造次,大模大样提前给自己放假的。

左右过年他也回不了家。

异地酒店的咖啡厅里,他同周泽楷倒是难得对上了脑回路,黄少天硬生生憋着听他俩从头到尾把轮回这个见了鬼日了狗的初稿从头到尾捋了一遍,眼看着就闹出来个挺妥帖的雏形,最后没憋住,还是开骂了,说你们这不是搞事情吗,害我大费周章跟甲方周旋陪笑,早两天定好小爷都不必亲自飞一趟。黄少天骂骂咧咧地走了。周泽楷看看黄少天的背影,再看看孙翔,把车钥匙翻出来丢给孙翔,吝啬言辞地让他把讨论结果邮件给项目组,紧跟着直白地把孙翔赶走了。

项目在年前开了挂似的被推进。孙翔也得以在冯宪君眼皮子底下挺直了腰背,从一个专业搞事情的“实习生”形象中挣脱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总之江波涛和周泽楷年前一个都不打算回来了。

这天又定好了要开视频会议,行政姑娘给他们拿来了设备,孙翔满世界找蓝牙音响,结果音响抽风,死活连不上设备,于是周泽楷的声音就跟蚊子叫似的,说两个字,还得被不太行的设备往回咽一个字。

孙翔在这种情景里开了小差。

他印象里,周泽楷哼哼的时候只多不少。周泽楷在床上比穿着衣服还要安静一些,起先孙翔总觉得他面皮薄,叫不出口,一度过分恶劣了,后来才闹明白,人家就是不爱说话,又或者可以引申为,不怎么有兴致搭理他。

他这么一想,年前的最后一次组内会就接近尾声了,孙翔等江波涛那头信号一断,抄起手机就往外跑,往茶水间里一钻,给周泽楷去了个电话。

电话拨出去时,不知哪个旮旯里的勇士冒着罚款的风险,暗搓搓往临下班这会儿阴沉的微暗的夜空里炸了一套烟火,孙翔凭空给这么一惊,险些手机也没拿住,要贡献给茶水间的池子。

他觉得这么场面似曾相识极了,几年前,他也是在这样的焰火里,就这隙来的窗户漏进来的丁点寒意给周泽楷打电话的。

巧的是,周泽楷也没有接。


那年是在孙翔家里吃的年夜饭,他家里亲眷不多不少,往年满满当当能坐两桌,那会儿的腊月里,孙翔他哥刚刚得了一对双胞胎,一来二去,几个小辈就被赶去了茶几吃小灶。

孙翔的本意是,带着弟妹飞两把对战游戏,被他妈不留情面地否决了,说孙翔你给我放下遥控器,今天只能看春晚。

孙翔耸耸肩,摸出手机先给周泽楷发了个红包,然后发微信,“看春晚了吗,我妈不让换台。”

周泽楷没回他,大概是没看手机。

春晚一如既往得闹腾,大红大绿不要钱似的堆砌在一起,孙翔在这种氛围里埋头看手机,免不了被爱管闲事的亲戚群起而攻之。

“翔儿找对象了没?”

他妈那会儿是最后一次帮他说话帮他打圆场,说我们孙翔大学还没毕业呢,男孩子不急不急。

孙翔就当没听见,权作了耳畔微风,心想找了找了,睡也睡了,老子还不带套,要是个姑娘明年就得买奶粉了。

他哥满面春风,拎了两瓶酒过来,往他边上一怼,“来,哥敬敬你这条单身doge!”

孙翔从周泽楷毫无动静的微信界面上抬起眼皮,瞥了他哥一眼,沉默着接过来喝了。

他哥十分敏锐,“怎么,妹子不回微信啊?看看朋友圈呗。你才多大,听老太太们瞎说,将来好姑娘紧着你挑……”

他哥话没说完,就被听不下去他胡乱瞎掰扯的媳妇拖走了。

孙翔左右看看,怀着莫名其妙的心慌与心虚,悄默默地戳开了多半充斥着各种新春祝福的朋友圈。

孙翔:“……”

后来的事情就失控了。

话题再一次绕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也许酒精上了头,也许魂灵出了窍,把只敢想不敢说的话,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捅了出来。


焰火声音渐渐小下去,电话里也终于响起了机械女声,打算要告诉孙翔,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孙翔赶在人声之前挂了电话,接了一杯滚烫的浓缩,火急火燎地灌了下去,蹙着眉,收拾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正要往外走,盘算起上哪儿囤点零食过年吃。

步子刚迈出去,那首杀千刀的歌便欢脱地响了起来。


TBC

评论(6)
热度(80)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