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翔周]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2)

这个楷楷有点活泼呢!回忆杀好好好,让我晚上肝一把,虽然我8点还要上课(。


机械之心:

我星期天爆肝一万来字写完了一篇承诺要写完但拖了一年半的文,到今天心里都轻快得飞起来,如释重负,感觉又变成了一只自由的小鸟︿( ̄︶ ̄)︿

 @乐樵 写辣!


2.

孙翔大二跨院转系,恰好转到跟周泽楷同班。

孙翔申请转系的原因众说纷纭,但万千传说总归绕不开一个校园传说级别的人,叶修。

孙翔是个能干大事情的人,穿着军训服就跟兼职辅导员的叶修杠上了。叶修是很不想拘束学生的,两人处不好不得不归功于孙翔孜孜不倦的the one,还是不自知的。

凭良心讲,叶修觉得孙翔某些专业素养非常不错,但作为一个辅导员,没人喜欢整天给自己整点小麻烦的学生。旁人毕竟不是当事者,两人,或者说孙翔内心诸多不足为外人道,摊在八卦群众眼前的事实是,孙翔大一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门,是叶修一大早骑着电动车载孙翔过来的。

据坊间传闻,孙翔那天看起来深沉极了,眼神恍惚中带有坚毅,还有匿名路人献上情报,孙翔跟叶修后座上就特别安静乖巧,情报不知真假。

据知内情者透露,期末考倒数第二天,叶修本来是在宿舍剪脚趾甲的,剪到一半,接了一个电话,挂上电话二话不说,拿了钱包、手机和电动车钥匙就跑了。出去的时间是晚间11点刚过,再回到宿舍就是早上8、9点了,回到宿舍便倒头大睡。

不管当天夜里发生了什么谜样的事件,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孙翔转院转系,转到了校园当红炸子鸡级别的话题人物班上。


论样貌人品,周泽楷是一等一的。从小到大,但凡有周泽楷的地方,校草就不能是别人。

爱之者众,恨之者深,周泽楷的黑说,周泽楷是一个除了脸帅没有C的人。这个结论某种意义上,是很有些道理的,至少周泽楷的黑粉看起来十分赞同。就周泽楷的第一C,周泽楷的黑粉曾与周泽楷的好感粉展开过辩论,好感粉认为周泽楷由帅、沉默、害羞三个部分组成,黑粉认为帅是单一成分第一C,其他一切外在气质、内在性格都掩盖在评为五星都是黑的外貌之后。亲妈粉是不屑参加这种讨论的。

到底第一C是个什么东西暂且不管,以上只是为了吹一发周泽楷的脸。

总之凭脸就能制造话题的周泽楷,偏偏还是闻名学校级别学霸,被展望迟早或已取代叶修,成为第一人。迷妹之多,堪称现象级。


孙翔是个能干大事的人。能干大事的人,到哪都能干大事。

能干大事的孙翔,本也是校园著名帅哥一枚,某些榜单打榜能排到第二,虽然周泽楷的迷妹认为一、二名之间有壁。

孙翔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很帅还很能搞事情,而在于,孙翔是一个很帅很能搞事情,外表气质看起来理应成绩稀烂,实际上却是另一个被展望能在某些方面取代叶修的学霸。

别问为什么大家被展望的方式,都是取代叶修。

叶修的迷妹迷弟团会唱着歌儿回答你,叶修是唯一仅有的,对,用的曲调就是世界唯一仅有的花。

很帅很能搞事情的学霸孙翔,带着滔天的传闻与猜测,转到与很帅特别帅帅得毁天灭地的学霸周泽楷同班,一时话题无两。

孙翔对周泽楷感情上是不服气的,但由于未知原因,孙翔从某个时刻开始决定低调做人,并学习从理性上,不要觉得天杠地杠老子第一杠,学习成果如下:

周泽楷作为班长在新开学第一次例会上发言,语句简短,断句奇特,语义与套路高度重复且泛善可陈。孙翔来迟了,没位子坐,干脆站在后门那块,等周泽楷发言完毕,孙翔歪嘴一笑,“哼”的一声从嘴边溢出,在安静的环境里,听起来特别明显。

快坐下的周泽楷回头来看了孙翔一眼,没什么表情。孙翔最怕人“淡淡的”,孙翔被周泽楷淡淡地看了一眼,整个人都变得淡淡的,当即翻了个白眼,白眼翻完,周泽楷屁股还没能挨到板凳。

再然后,诸如此类的事件不再细数,总之某天,两人逃课时,碰到了。

孙翔坐电梯到美术学院的顶层,推开窗户翻到天台,没想到有个人已经在上面。孙翔一看是周泽楷。

周泽楷还在抽烟。

孙翔又是扯开单边嘴角哼笑一声:“你抽烟?”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

孙翔没兴趣搞明白周泽楷到底是抽烟还是不抽烟,只觉得周泽楷人前装好学生,逃课抽烟抓到现场人赃俱获还想否认,没胆量。

孙翔不讲话,周泽楷是不讲话的,孙翔耐性不算好,周泽楷点烟跟上香一样,一根烟在手里夹半天,火星快灭了才拔一口,吸烟的动作还算娴熟,虽然看起来只是从口里过了一道。

孙翔问周泽楷:“你今天第一次来?”

周泽楷说:“常来。”

孙翔皱眉:“以前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

周泽楷想,我以前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你。

孙翔又问:“你也逃课啊,不是乖学生吗,老冯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心肝小宝贝?”

周泽楷说:“午睡,起晚了。”

孙翔想,看来周泽楷为人也不怎么好嘛,午睡没起,都没人喊他一起上课。

两人一起站了十来分钟,之间隔了五六米,没人说话,周泽楷抽烟,孙翔玩手机,各干各的。

周泽楷上完香,按灭火星,捏着烟屁股准备走人,腿还没跨到窗台上,被孙翔叫住了。

孙翔问周泽楷:“还有烟吗 ?”

周泽楷收回腿,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盒烟,打开来还剩三两根。孙翔抽走一根,跟周泽楷面前摊手:“打火机。”

周泽楷拿出个随处可见的塑料打火机准备递到孙翔手里,孙翔却低下头,半笼着烟,将烟的顶端凑到周泽楷手边来。

周泽楷是无所谓的人,便随势帮孙翔把叼在嘴里的烟点着了。

服务也做到位了,周泽楷再次打算走人。孙翔又喊住他,周泽楷第二次把脚从窗台上拿下来。

孙翔说:“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对我忽然转系怎么看?”

周泽楷想说,我知道你多久,跟你接触过一次,我哪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孙翔又说:“算了,像你这种需要对外保持清纯不做作人设的,我也不为难你了。你抽烟的事,我会给你保密的。”孙翔晃晃手上的烟,“还有这个,谢了啊。”

周泽楷觉得孙翔实乃欠干的典型,淡淡一笑,几乎看不出来又偏偏能看得出来的那种:“追叶修。”

孙翔不确定自己想的是不是周泽楷说的:“啊?”

周泽楷重复了一遍:“追叶修,转系的原因。”

孙翔一听就炸了:“追你妈!”

周泽楷不明显地皱眉:“我妈不行。”周泽楷表情看起来郑重极了:“追我吧。”然后赶在孙翔哑口无言的几秒里,赶紧翻窗走了。

当天夜里,孙翔来敲周泽楷的门。

周泽楷开门见是孙翔站在门口,问:“有事?”
孙翔说:“出门走走。”

周泽楷说:“热。”语毕,准备关门。

孙翔一手撑到门框上,摆了个霸道总裁的姿势防止周泽楷关门。

周泽楷看着孙翔挺无语的,身后的宿舍里舍友们屏息凝神争做专心、负责的吃瓜路态度,更让他无语。

孙翔歪嘴邪魅一笑:“出来走走,不是追你吗,给个机会呗。”

周泽楷身后爆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低沉“哦”声。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都闭上了嘴,就一个本来就没“哦”的,笑吟吟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赶紧带上门,走了出来。

两人又往前走了几步,孙翔说:“我琢磨着你有点意思。”

周泽楷说:“哦,谢谢。”



孙翔和周泽楷收拾齐整了,一起进电梯前,孙翔问:“你知道我第一次死你手上是什么时候吗?”

周泽楷看起来颇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又笑着摇头:“开房还是学校,不记得了。”

孙翔难免很有些不高兴了,即便是前任,男人也不太喜欢自己的对象记不清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场景。而这对于甚至连现场的光线和湿度都仿佛记录在脑子里的另一方来说,尤其不值得高兴。

孙翔觉得周泽楷表现太好,非常不错,第一次做又正是情浓意浓,念想许久,那种爽快的感受,在两人分手后长久的时间里,孙翔感觉欲求不满时,都会有种想要找到周泽楷,把他钉死在床上的冲动。

可无论如何,孙翔现在说的与这些无法描述的东西无关。

孙翔说:“我是说,我第一次撞见你在天台上抽烟,你拿话梗我……”

周泽楷等了一会儿,确定孙翔没有话要说了:“哦,那个。”

后来,分手之前和分手之后,孙翔都反复回忆起过两人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尤其是周泽楷说“追我吧”这三个字的瞬间,光和风都特别好,周泽楷垂着眼,下颚稍微扬着,这样,光和风仿佛就够好了。

孙翔想说的是:你拿话梗我,当时觉得还好,但奇怪的是,总也忘不掉,忘不掉就越记越深刻,后来我想就是那次了,当初我死在你手上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刻开始的。

可孙翔不会说的。


评论(2)
热度(182)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