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光明行 番外

黄少天x周泽楷 ABO


想了想,写个特训时期的番外玩。

还差一点点没写完,容我先去挂个水,晚上回来发(下)。


光明行 番外

听叶教官讲过去的故事(上)


荣耀特训营里的生活可以简单地划分为训练和休息。训练没什么好说的,所有人都要沉醉在叶教官的魔鬼教程中难以逃出生天。而除此以外的一切紧急任务可以被统一称为“休息”。

在叶教官执掌特训营那些漫长而黑暗的光阴里,他本人从不吝于承认这一点,并且以学员们接到生死一线的紧急任务时的雀跃为荣。

由此可见,叶修此人绝对是公安系统和情报系统共同认证的一大祸害。

那么也可以推断,能从这样一个祸害手里顽强毕业的,无论是哪种分化性别,怎么想也不能是如何伟光正的正经人了。

这个量产化祸害的特训营办到第六年,叶教官混吃等死虐后辈的鸵鸟式生活终于告了一段落——冯局长到了看得见退休年限的年纪了,终于想起来自己属意的杀千刀的接班人早八百年拍拍屁股跑荒山野岭里逍遥自在去了。

冯局长很生气,不由分说往特训营发了封调令,谁知道叶教官乐不思蜀,并不买帐,压根不想回来。冯局长险些气急攻心,赶忙吞了两颗药,转头就对着一众无辜下属放了大招——责令情报系统和公安系统定期派遣优秀人员前往荣耀特训基地充任教官,气壮山河地把叶修那一通无耻到简直声泪俱下诸如“我走了还有谁来哺育下一代为正义事业输送中坚力量”、“老冯你休想让我的孩儿们管别人叫爸”之类的可怕理由完整蹶了回去。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哪怕是叶修也不得不屈服于高层淫威。

转眼便到了叶教官他老人家要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时候了,第一批代替他前来特训基地奶孩子的新教官估摸着也该在路上了。

比走马上任的新教官们更早到的,是一帮子十分仰慕或者十分不屑叶教官威名的祸害预备役——荣耀特训营的选拔非常严格,需要提前大半年开始评估筛选,因而等到冯局长突发奇想决定把叶修拎回去干活的时候,这一届的学员名单与报到日期早就定好了。

好容易各自背着行囊翻山越岭完成了特训营不成文的“入学考试”的年轻人一个个累得狗一样,勉强在传说中的叶教官面前维持住基本的形象,不至于就地趴下,然而一听叶修即将与他们擦身而过,教官突然换人的噩耗,不少人原地蹦达了起来。

这一届最为活跃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同学——叶教官上下打量着这个多动症得似曾相识的小鬼,认为情报系统的某喻姓高层终于彻底被猪油蒙了一颗乌漆麻黑的心,连这么小的祖国花朵都不肯放过,这就要揠苗助长了——小同学原本正在抓紧最后的现代时光努力肝手游,听闻此言,手机一扔,中气十足地替广大有力气生气没力气动弹的同僚们发声:“不是吧叶神,大家伙可都是为了你来的,早知道得换教官,我压根不会去那个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选拔好嘛!还把我一个未成年Alpha关在禁闭室里死命灌Omega模拟信息素器,这是人干的事吗?!”

叶修盘腿坐在训练基地大门口的树荫里抽烟,那树并不高大,又时值正午,落下来的树荫便只够他一人消遣,而他向来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禁烟条款与惩罚措施统统是给孩儿们讲的,他自个儿并不包括在内。

因此满院子怒气蓬勃的小年轻们便仍然只能歪倒在高原的艳阳下挥洒汗水。

叶修对此自然视而不见,掀了掀眼皮,问他们:“难不成我一个深山老林里的闲散教官还挺有名?”

卢翰文小同学大概天生自带了说相声的技能点,闻言狠狠一拍身边人的大腿,“那是,现在系统里谁不知道荣耀特训营里出来的,毫无例外,一概是以一当十的水平,”荣耀基地一向神秘,从这里头出去的人不知怎么的,也不愿意提基地里的事,因此外界除了知道特训十分残酷且有效,其他一概知之甚少,卢翰文把仅有的褒奖说了,眼珠子都不带转半圈地开始胡扯,“要不然轮回蓝雨都把叶神的照片挂队里每天早中晚顶礼膜拜呢!”

死狗一样的训练生们纷纷诈尸,一脸呆滞地看着毫不心虚的卢翰文,而叶修终于感受了一把出师未捷身先死,好悬没给一口烟呛死在当场。

“蓝雨”和“轮回”是现如今系统里鼎鼎大名的情报局和特警队的代号,这两个代号来自于两年前一桩牵连颇深的大案,为祸一方光明正大开起了赌场的G区龙头和潜藏在警界高层中的内鬼被情报局和特警队的精英们连根拔起,一气儿揪出了十几个被涉黑势力控制的港口和公司,深埋在黑白两道之间鲸吞蚕食了数年,让此前的无数情报人员和警务人员殒命于G区的庞大利益网终于被一锅端了个干净。

而在合作剿匪的过程中,因为当时有高层涉案,系统内部被G区的涉黑势力渗透得厉害,为了尽可能地避免情报被泄露,情报局和特警队仓促间共享了一套只有少数任务执行者才使用的秘密代号,案件侦破后,因为关注者甚,这两个代号被反复提及,便慢慢成为了系统内部人员习以为常的叫法了。

叶修笑得险些打跌,他倚靠着的树干还不够坚实,树影便在他周身连带着颤抖了起来,叶教官捂着肚子扶着树问吹破了牛皮还一脸茫然的小同学,“小卢同学是吧?你从哪儿听来的这是,蓝雨轮回现在说了算的那几个挂我遗照每天上柱香还有可能,其他的⋯⋯别说,真该录下来让那谁谁和谁谁谁听听看,懂不懂什么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了⋯⋯”

混在死狗堆里的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因而更加狼狈一些的年轻人也孱弱而耿直地举起了手,挣扎着道,“我年初去轮回实习,人家挂的明明是全队合影和荣耀特训往期的合影——还全把叶教官的脸拿doge糊上了⋯⋯”

叶修:“⋯⋯”

叶修于是只能像吃屎一样把险些要脱口而出的“别瞎几把在办公室里挂结婚照”完整地吞了回去。

卢翰文同学不依不饶:“咱们去的是同一个轮回吗?我就上个月冯局视察下属单位的时候,要警校的学生代表,我才跟着去的,先去了蓝雨再去了轮回,一进门就是叶教官的照片挂了一整面墙——话说前辈们真是太厉害了,连内务都非常严谨,空荡荡跟样板间似的,冯局脸上的褶子都跟着一块儿笑了——我还以为毕业了没人查内务了呢,看来还要再严格地要求自己,向前辈学习!”

连同叶教官在内的一干人等无一例外呆若木鸡地看着小少年画风突变给自己猛灌起了鸡汤。

叶修率先回过神来,把指尖饱受磨难的香烟屁股掐灭在地上——他想自己终于知道了老冯那封掐头去尾饱含沧桑的调令究竟是打哪儿激发出来的灵感了。

他兀自冷笑了两声,好歹还顾及了小年轻的一腔热血,没拿“挂结婚照的那俩平时宿舍推门进去满桌子的情趣用品”给学员们浇凉水,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这样,趁着新教官还没到,老教官我先给大家伙讲讲特训营以前出过的紧急任务吧。”

他才一说完,便惊觉似的摇头笑了笑。

他想自己可能真的年纪上来了,开始回想得起来从前的事情了。

 

照例是一个才睡下去不到个把小时,就被紧急集合令催命似的喊起来的夜晚。

忽略掉李轩系成死结的靴子、肖时钦没戴眼镜的茫然眼神、楚云秀和苏沐橙披散的头发,黄少天和周泽楷拿错了的手枪,夜间会议永远低气压缠身的张新杰,以及一屋子狂躁的各式信息素,会议室里的年轻人堪称神采奕奕气宇轩昂。

叶修这种自己内务负分的人,总算没这个脸皮去管这些人的细枝末节,随手拉下白板和地图,就这么由着众人散漫着开启了作战会议。

“我简单说一下。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天的紧急任务是营救人质,这次别把人质给我弄死了——少天,我说的就是你。”

会议室里响起了笑声。

黄少天十分娴熟地撸起袖子喷教官,“那是我的锅吗是我的锅吗?谁的豆腐渣工程谁知道,还有我最后把你那俩鼻子不是眼睛的稻草人人质给拎出来了好吗,你不能因为你的道具太劣质就甩锅给我说人质死透了——我也被你的豆腐渣砸了我怎么就活蹦乱跳的?老叶你不要不说话,我知道你心虚!”

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掏了掏耳朵,“请教各位未来精英,谁能让这个话痨彻底闭嘴?我明天就让他毕业。”

苏沐橙拨了拨头发回过头来,“小周,毕业的机会来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十分坦荡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腿,“闭嘴。”

黄少天:“⋯⋯”

叶教官一反常态十分严肃,“我必须要重申一下,基地内部不允许标记和怀孕——搞出人命来我就给你们记大过,一块儿回警校搬砖去吧。”

黄少天跳起来要掀桌,叶修眼明手快拎走了自己的茶杯和香烟,一看表,飞快地回归了正题,“开会呢,都给我严肃点——绑匪七小时前在C市袭击了R银行的一个网点,抢走现金八十万,并劫持了两名人质,现在已经乘上了通往Z市的火车,主动联络警察要求两辆吉普车——不出意外,是想从Z市跨越国境。”

吴羽策皱了皱眉,“才八十万?人民币?”

方锐调侃道,“连一线首付都不够。”

叶修努力作出一副老怀大慰的神情来,成功把一会议室的人恶心了个透,“非常精确的切入点——C市那帮子废物折腾了起码得有两个钟头才想起来这一茬——他们选择的是一个非常小的网点,又是下午,眼看着要结束营业了,这时候能有多少现金给他们抢。”

李轩问:“人质是什么身份?”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在电子地图上标出了C市到Z市的铁轨线路,电子笔又沿着Z市国境方向崎岖的山路走了一遍,然后国境线外,F国的区域地图亮了起来。

叶修敲了敲被重点标识出来的区域,叹了口气,“人质是邹部长的独女和外孙。”

会议室里陡然间沉默了下来。

苏沐橙艰难地打破了沉默,“是⋯⋯国防部邹部长?”

叶修点了点头,“这个事情太严重了,现在C市给过来的消息是高层已经介入,邹部长暂时被软性控制了。但是劫匪计划周密,一直往人流密集的地方钻,跟着他们的特警暂时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营救人质的活儿交到我们这里了。”

叶修又把基地所在位置与Z市的和铁轨行进路线各拉了几条线,“由我们营救的话,考虑到从基地过去的时间问题,基本就是这几个伏击点——最早的一个是火车到站换汽车的时候,这个成功率相对最低,人流密度太大,不能清场,容易造成死伤,而且换车的时候劫匪本身也会更加谨慎;之后是Z市市内,他们的大方向很明确,可以利用市内交通监控做局——出了市就是山路,因为国境线的特殊性,这一片很难隐蔽,如果让他们带着人质逃到这里⋯⋯”

叶修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比了个手势,低声道,“国境线上已经安排好了特工,不会让他们跨过国境线的。”

国防部长的直系亲属被掳走,后果不堪设想。

叶修有点不习惯安静得仿佛大家都是周泽楷的会议室,清了清嗓子,“基本作战就是这样,没有其他问题的话现在分组,半小时后出发,老规矩,小肖负责全员通讯安全和反追踪,现场指挥新杰。”

黄少天敲了敲桌子,冷静地说:“邹部长的女儿孙辈活着出国境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但是对劫匪来说,只有这个结果才是有利益的。”

方锐接道,“所以人质在国境内一定是安全的,无论途中被袭击多少次。”

张新杰飞快地提醒他们,“这只是你的假设,他们也大可以杀人灭口,分头往Z市巷子里一钻,之后卷土重来。”

肖时钦声音温和,说的话却十分冷硬,“这伙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职业杀手那一卦的,F国甚至不太可能派自己的特工执行这种任务,职业杀手拿钱办事,一次不成买主未必会让他们活下去,绝对没有苟延残喘再来一次的余地。”

周泽楷拿着电子版看了好一会儿地图,这才抬起头来,“下火车太晚。”

叶修变得严肃起来,“我必须跟你们明确一个事实——诸如此类的紧急任务,是要求你们以高隐蔽性的未来精英的身份去完成它们,而不是搏命甚至以命换命——行进过程中的火车封闭性太强,劫匪的火力并不弱,哪怕不考虑车厢内的无辜死伤,对你们来说风险也太大。”

楚云秀说,“我赞成小周,火车到站前行动才是最佳方案。”

叶修皱了皱眉打断她,“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需要的是保证你们自身安全前提下的最优方案,而不是你们所谓的最佳方案。”

黄少天突兀地打了个响指,“老叶你不要因为教官做久了就开始不知道变通了,火车内部本来也没必要跟对方硬碰硬,”他看了看周泽楷,露出一个令敏感的Omega感到了些许阴谋的笑意,“我们给他们演一出戏。”


TBC

评论(19)
热度(14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