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光明行(8)

黄少天x周泽楷 ABO


8.


黄少天终于尝了一回百口莫辩的滋味。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寻着拐弯抹角打听来的地址找上门,裹得像个球的Omega给他开了门,会视而不见唯一相隔着他们的玫瑰花,先问他,“你跟踪我?”

于是大概正在切菜的周妈妈紧跟着出现在了门口,狐疑地打量着他,“楷楷,这是谁?”

Omega在黄少天难得的呆若木鸡中笑了笑,接过花束,平静地说,“是我的Alpha。”

黄少天头昏脑涨地想起来特训营里的日常模拟训练,而自己刚刚被巴雷特正面狙击了。

 

 

黄少天终于没那么游刃有余了。

等好容易挨到白天睡足了的混混一边说笑一边接了他的班,黄少天背过身去,面上阴沉得几乎要落下雨来。

他走进G区璀璨的夜色里,光怪陆离的街灯依次落进他眼里,并不很像特训营夜间训练时晃过彼此护目镜的红外线,却仍然让他稍微有些恍惚,仿佛这些鳞次栉比的光线背后,也是弹无虚发的神枪手,子弹穿过一片荒芜的迷茫跟随他、击中他。

他的Omega胆子未免太大。

黄少天一面匆匆给喻文州去了消息,一面更加坚定了他对特警队单方面下的结论——那就是一群胆大包天丝毫不懂收敛的家伙。

他甚至开始质疑起了情报局过于神秘而独立的体系,倘若情报可以共享,特警队要查那东西根本没有必要费尽心思把自家队长送来这种地方。

然而他也只是随便想想,真这么搞,他自己决计活不到今天,早就给公安系统里那位藏得太深的内鬼干掉了。

黄少天并非不信任他的Omega。又或者在他心里,再没有比他的Omega更可靠的同伴了。他们在特训营的一切合作与对练都可以作为这个结论的证明。

然而术业有专攻,黄少天想,他潜伏在此整整三年,所有的谨小慎微都为了能在一切铺叙完成后,一鼓作气揪出来公安系统里埋藏最深的那个内鬼。

而现在,这座可怕的不知沉没了多少往来车船的冰山终于险险地露出了一个角。

喻文州发给他的照片他看过就删了,然而照片上模糊的男人——从警局对面伪装成民用的隐蔽摄像镜头中一路走到了混乱的棚户区里情报局线人的视线中——已经被黄少天印刻在了脑海里。

按照情报局的消息,不出意外,这个人应该就是现阶段G区赌场和警局内鬼之间的联络人,倘若能够顺势将这条线连根拔起,大概G区这个大毒瘤也能就此告一段落了。

黄少天承认,刚才看到这个他查了三天都一无所获仿佛凭空消失在了G区的联络人凑到他家Omega身边,确实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眼神和气场,然而他还是怎么也想不到,那家伙竟然胆大包天到顺着自己那一瞬间的眼神——毕竟他们只隐晦地对视了那么半秒钟——就在电光石火之间给联络人下了套。

他放进对方西装口袋里的东西,黄少天想,以他们江副队的谨慎,那大概是出来前特警队让他随身带着的定位芯片——当然这玩意儿不可否认,的确是一场及时雨,否则哪怕黄少天确认了联络人就在赌场,凭他只能换着花样哄骗后勤阿姨,或者干脆艰难地攀爬通风管道,要准确定位到这个联络人,还不知道要折腾到猴年马月。

然而这个行为对于明面上的“白先生的客人”而言,实在过于危险了。

黄少天一面往住处走,一面重新在心里捋了一遍这个过程,然后觉得自己好容易压下去没发作的火气又升腾了起来。

那家伙……那家伙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黄少天一面飞快地在心里规划了一套新的计划,一面用力把粗口咽了回去,到底没舍得骂。

 

他跟其他看场子的小混混们住在一块儿,按照白先生“黑社会也要有文化”的说法,大概就是员工宿舍这么个意思。

黄少天对此适应良好,毕竟他来G区的时候,实际上还没从警校宿舍搬出来。

尽管一个黑一个白,放开了看却一样都是充斥着镇日闲出屁来的Alpha的地方。

他这些年住过唯一比较另类的,大概就是特训营里的大通铺。从他这头看,他同一个Omega睡了隔壁床,半夜三番两次吹哨集合的时候,一屋子的缺觉青年垂着眼皮从床上跳起来,枪套撞着枪套靴子磕着靴子,呵欠伴随着形式丰富的叫骂,黄少天十分想加入他们,一扭头看见身边安安静静往身上装弹匣的人,硬生生把一腔国骂憋了回去,鬼使神差地从自个儿刚刚沿着腿上的皮带塞了一圈的匕首里抹了一把出来,对人家说,“试试呗枪王,不一定没你的子弹好用。”

那时候好看的Omega还不是他的Omega,他在紧急集合尖锐的哨音里奢侈地发了一秒钟的呆,腼腆地笑了笑,毫不客气地接过了黄少天的匕首,然后在三天后的临时行动中——情报局发来消息,请叶修拦截一伙试图从横穿山谷逃离国境的毒贩——用他的匕首抢走了最后一个人头。

黄少天有点记不起来自己那会儿是怎么想的了,也许是觉得能在一众Alpha中处变不惊甚至脱颖而出的Omega果然很了不起,也许是在想,这个人我果然很喜欢。

他们之间的一切都过于迅速。从相识到同床到并肩作战,而与此同样迅疾,令情报局首屈一指的特工先生感到光阴不可追的是,他们拥有的从相爱到离别的时间也同样短暂。

假期里他偷摸着找去对方家里的时候,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却有点像拐走了人家宝贝儿子的家伙,还是油嘴滑舌的那一挂;而后来他决定从他的Omega的生命里或短暂或漫长地消失,却做下了一点并不恰当的事情,并且十分理直气壮。

这很怪异,在那之后,他们甚至短暂地变成了对方——他刚到G区的时候,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变得十分沉默,而魏琛为他保留着的手机上接连收到的讯息却高频得像是他自己的恶作剧。

后来他们各自归于平静,看起来对整整三年的分离习以为常。

黄少天走进弥漫着没收敛干净的Alpha信息素的宿舍走廊,有那么一瞬间会觉得,此间事了或许就在咫尺之遥,转眼又想起来那些“待我凯旋回家结婚”之类的电影最终的结局,硬生生把这些零散又美妙的念头赶出了脑海。

 

情报局的回复很快。黄少天刚刚打开宿舍里的干扰器,喻文州的电话就来了。

喻文州毫不迂回,确认过黄少天本人安全之后,直接发过来一个新的号码,让他直接跟特警队联络——抓内鬼的要紧时候,重要信息经手的人越少越好。

“轮回,”黄少天说,“我是夜雨。”

“稍等,我们确认一下定位干扰……一切安全,可以了——基本情况蓝雨已经跟我们说了,具体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也不知道喻文州怎么跟那边打的招呼,黄少天估计自家局长大概还是存着点良心,没彻底把自己卖了,不然冲着他搞了人家队长,对面大概也不会是这么个心无芥蒂的样子。

事态紧急,黄少天也顾不上别的,开门见山道,“两件事情。第一,我需要你们放在G区的定位芯片的实时信息,加密传输到我手机上,蓝雨的技术人员会配合你们。”

江波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犹豫,“是穿——”

“嘘,”黄少天飞快地打断了他,再如何先进的技术也总有被突破的可能,哪怕是确认过铺设了定位干扰的通讯,他也不愿意直接暴露那家伙现在使用的身份,更不要说真名,“你们在G区只有一枚芯片——具体枪林弹雨会跟你们确认,确保单向传输不会被反追踪。”

江波涛从善如流地跟上了他打暗号的步伐,“好,轮回全力配合,第二件事是?”

黄少天在G区赌场后面狭窄的宿舍里闭着眼睛,握紧了拳,连掌心都隐隐作痛,“下周六赌场有活动,场面会比较混乱,我会趁机送他从后门走,你们安排人到赌场往南第三个路口接应,不要暴露身份。”他似乎原本并不确定,这会儿一面讲,一面将这条他烂熟于心的撤离路线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便仿佛连自己一道说服了,语气变得坚定起来。哪怕他刚刚决定在一周之后再度与他的Omega分隔两地。

江波涛一听事关自家队长,立刻紧张起来,“他有危险?”

黄少天简直要气笑了,“有我在不会有危险——我说咱们能不能好好干自己的活,别老想着抢同僚的饭碗?你们要查的那玩意儿我会接手,送走他之后我会单向跟你联络,你们有紧急情况可以通过蓝雨联系我。”

江波涛说,“好的。我们这边查到个事,不知道电话里方不方便讲。”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这通电话再讲下去恐怕就不太安全了,于是挺不耐烦地问,“什么?”

“那玩意儿,黑市上的那个,我们拿到手就秘密送检了,刚刚才出结果。肖队给的结论是这东西没有生产方案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很难被解析复制——除非G区内部就有雷霆这种水平的实验室。”

黄少天陡然严肃起来,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了敲,“……知道了,辛苦。这个事情我会查,保持联系。”

他准备挂电话,没想到江波涛那边又开了口,“另外,我冒昧问一句,你和他?”

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险些就地把尾巴翘上了天,飞快地宣誓主权,“我是他的Alpha。”

这回不要他催,江波涛飞快地挂了电话。


TBC

评论(25)
热度(151)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