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远山(14)

黄少天x周泽楷


终于要写完了T^T

填坑好难。


14.


“……抱够了吗?”

周泽楷说不上是耐性不足还是不解风情,总之他眼看着锅里的凉水先泛起来细密的水泡,再逐渐沸腾,最后湿热的水蒸气慢慢氤氲开来,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黄少天一听,就见缝插针地油嘴滑舌起来,“当然不够,抱一辈子还马马虎虎算够。”

周泽楷:“……”

他想黄少天明明病得七荤八素,人站在这儿了脑子还没醒透,嘴皮子却如同自动触发的被动技能,丝毫不需要酝酿,人话鬼话一概不必过脑,张口就来——这么一捋,他就很想问问黄少天,既然舌灿莲花至此,昨天当着一桌人的面何必弄出那么尴尬的场面。

一天过去,周泽楷尽管还没攒起胆量来同他妈妈通电话,心里却早已知道周太太必然是气狠了,半是当着旧友小辈给落了面子打了脸,半是自家儿子和隔壁的黄泼猴眉来眼去七八年,自己愣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倘若来的是孙翔,哪怕他顶着一副霸道总裁的表情冲进来话也不说半句抢了周泽楷就跑,周妈妈撑死了也不过把儿子夹枪带棍损一顿,内容大约会是周泽楷你这救兵搬得可真出息,女孩儿都没你矫情,一顿饭也吃不下去。

事实上周泽楷早已想过这一茬。他平日里连某些反复推陈出新各种奇葩要求的智障甲方都忍得了,不过是给周太太拎出去吃顿食不知味的饭,能有什么大不了,犯得着大动干戈鸡飞狗跳折腾起一圈人吗?他缓慢地意识到,也许自己往孙翔面前递信儿的时候,心里期待的就是眼下这个尴尬而壮烈的场面——自从孙翔一脸别扭且愤然地换了车子的内饰,关于黄少天的隐晦认知在他心里大约也跟着根深蒂固了起来。

大概他潜意识里原本就知道,尽管他从来无意定义与黄少天之间的关系,他身边的许多人却目睹了其中的牵连,将他们的名字与遭遇捆绑在一起,以至于黄少天带着一头一身的雨水敲门进来,面沉如水地对包间里的人——确切来说,只对着一脸讶异的周妈妈说“我跟周泽楷在一起很久了”的时候,周泽楷毫无反驳。

如今周泽楷重新想起来他呆立当场的妈,心里终于升起了一点死期将近的悲怆,昨日那些堪称柔软的心思便又默默云散烟消,只剩下对黄少天不肯好好逢场作戏化干戈为玉帛的埋怨。

周泽楷于是毫不留情地要拨开黄少天的爪子,“水开了。”

黄少天当然不知道他难得这么丰富的内心活动,不然恐怕要冒着生命危险趁火打劫给周泽楷这会儿的冷脸定性为恃宠而骄。

他仗着眼下周泽楷看不见他,眼珠子转了转,飞快地酝酿起了光天化日之下恐怕上不得台面的念头,“先把火关了,急什么。”

周泽楷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对甩开这块黄姓狗皮膏药大概不抱什么期望,利落地关了天然气,顺带着按下了这货闭着眼睛在灶台上摸瞎险些给火燎了的爪子。

黄少天理所当然地得寸进尺,飞快地同他十指相扣,指根交错着缓缓摩挲,另一只手却悄摸摸沿着围裙边绕到了周泽楷身前,一面凑在耳后,慢条斯理地哄他,“真乖……再把裤子脱了?”


点我_(:зゝ∠)_


TBC

评论(16)
热度(9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