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高塔(3)

孙翔x周泽楷


3.


周泽楷此行的任务并不在这个城市,反而因为深渊蛛而耽搁了一天。原本他路上碰到了这种跨种族的意外,按理应当直接带着血族友邻回总部,既定任务由其他驱魔师接手,然而最近各地事件频发,驱魔师就那么些人,明显人手不够,联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让周泽楷带着吸血鬼先生顺道把原本的任务解决了再往回赶。

他为了赶时间,不顾孙翔勉力嚼着粗糙无味的压缩饼干的抗议,直接带着人去了火车站。

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吸血鬼先生一路上跟着周泽楷东张西望,两个人越走越慢,险些没赶上火车。

等到周泽楷给乘务员看过联盟通行证,两人被领到豪华包间里坐定,又有人送进来两份香气四溢的餐点时,吃光了两人份的压缩饼干的吸血鬼先生再次爆发了。

“你说句话会死啊!那么难吃的东西我都吃饱了!”

周泽楷坐在他对面,默默拆开餐具,先喝了口热腾腾的罗宋汤,闻言一脸无辜地看向暴怒的吸血鬼,他头发还没有干透就急着赶路,因而给风吹得有些凌乱,这会儿却仿佛乱翘的发梢上面升起了一个问号。

孙翔看到他这幅样子就莫名其妙垮下了肩膀,赌气似的对着眼前的午餐大快朵颐,仿佛先前的两份压缩饼干并没有存在过。

他右肩有伤,纵然血族体质特殊,愈合能力强,银器打出来的创口愈合得到底迟缓,这会儿只得换成左手,艰难地进食,加上塑料餐具并没有那么好用,他没一会儿就手里一滑,一根香肠呈抛物线飞了出去,落在他与周泽楷当中的地毯上。

向来被坚持的餐桌礼仪让孙翔在目睹这一幕时几乎头皮发麻,尽管年轻一代的血族已经没那么多讲究,最早给上了年纪的长老们耳提面命的阴影也仍然足够深刻。

周泽楷不明所以,看到孙翔一脸纠结地瞟着地上的香肠,福至心灵似的从自己餐盘里叉了一根香肠,放到对方碗里。

孙翔颇有些不在状态,只好目瞪口呆地说,“……谢谢。”

然后他意料之中地吃撑了。

 

一整个白天几乎都在火车上度过,起先与周泽楷独处的时间让脑子里一片混乱的孙翔颇有些不自在。

下午火车停靠一个大站,周泽楷从窗口向外望了一眼,一声不吭站起来,径自走出去钻进了电话亭。

他这个电话打得有点久,孙翔的角度背对着电话亭,别扭着不肯回头光明正大地看过去,生怕周泽楷走出来跟他对个正着,却还要时不时做贼似地侧过头,飞快地往那里瞥一眼,确定电话亭里仍然立着那道瘦高的人影。

周泽楷直到火车鸣笛才匆匆回来,孙翔看着他消失在余光里,冷哼一声,心想要不是这人什么行李也没拿,简直像是要就此跟他分道扬镳。

周泽楷回到包间,颇有些心不在焉,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艰难地对孙翔说,“晚上,你睡觉,我去任务。”

孙翔问,“什么任务?哪里?”

周泽楷想了想,“酒馆。”

他自己也不知道要解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酒馆这种人声鼎沸的地方,又没有造成大面积伤亡,无非是些无甚伤害的低级魔物。虽然低级魔物的群聚偶尔会吸引来一些大家伙,但也不至于次次都牵扯出高阶魔物,他又不是张佳乐。

虽然这么说有些托大,但周泽楷确实没有把酒馆之行放在心上。

 

酒馆里的东西如他所料,不过是以声音为食的血蝙蝠。这种低阶魔物名字起得颇有点气势,战斗力却真不怎么样,除了成群结队堵着人的耳朵,让看不见魔物的人类感到一瞬间的失聪,再没有其他能力了。

周泽楷自是解决的轻轻松松。然而他毕竟还年轻,没有料到恶意没有来自于腐朽的黑暗生物,反而潜藏在同类当中。

他知道自己长得好,却没有想到此行已经略微修整过,以求不必那么显眼的容貌仍然引起了十分不同寻常的注视。

他自有一种旁若无人镇定自若的笃定,不动声色解决掉这群蝙蝠时,虽然注意到了一些不知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却并没有如何在意,毕竟论身手他在高手云集的联盟里都能拔尖,更不要说身上还有武器——前一天还刚刚阴差阳错重创了据说战斗力惊人的吸血鬼。

等到慢吞吞往外走时,周泽楷才终于无语地发现先前他喝下去大半的酒里,大概是被人加了些料。

加了些比较凶残的药,他感受着下腹迅速升腾的热意冷静地想。

不怀好意的人当然是留不住他的,他花了非常短的时间,尽量不引人注意地甩开了志得意满试图跟着他的人。尽管旅店房间里还有一个孙翔,这种时候他却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得蹙着眉往旅店走。

然而他一边走,一边却想起了昨天在捕梦网的影响下昏昏沉沉的梦境。

梦里仿佛也是这般霸道而灼热的温度,而面目模糊的人严丝合缝抱着他,亲吻抚摸他,然后柔软的唇舌退开一些,尖锐的利齿如同今晨他所目睹的那样,深陷他毫无反抗的血管里。

 

周泽楷后来其实不太分得清梦境和现实。

他记得自己裹挟着深冬的落雪浑浑噩噩推开了房间门,看见赤着上身,肩膀上绑着绷带的孙翔站在地摊上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然后记忆就在这里戛然而止了。

他不记得,不代表孙翔也不记得。

吸血鬼先生活了这么多年,却头一回被迫面对投怀送抱。仍然保持着抗拒和防备的驱魔师跌进他怀里,眉心微微蹙着,表情却一片茫然。

孙翔于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试图抚平对方眉心的那一点不愉——然后烈火燎原,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他起初还有余力去回想先前奇异的、疲倦的梦境,等到周泽楷丝毫不得其法,只抱着他挨挨蹭蹭的时候,就只好把所有一切统统打包丢了出去,包括自己肩上给周泽楷打穿的伤。

他把周泽楷打横抱起来,扔到床铺里,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肩上已经渗了点血,鲜红的颜色仿佛有生命似的沿着雪白的绷带蔓延。

周泽楷眼神迷离,离了怀抱与触碰,自顾自陷在被褥里喘息,手里摸索着解自己衣服,似乎是期望周身的空气带走他体内源源不断的热意。

人类。

孙翔心里想人类果然不过如此,等到修长赤裸的身体在他面前舒展开来,他却不知怎的,看得有些入了迷。眼前的周泽楷自有一种破碎的、脆弱的艳丽,这与他清醒时干脆利落的战斗力并不冲突,孙翔竟然说不清楚到底哪一种样子的周泽楷更吸引他。

他把他们的衣服都丢在床下,俯身覆在周泽楷身上。

身下人仰着脖子,仿佛十分享受彼此相贴合的快意。

孙翔俯身吻他,从漂亮的、沉醉的眉眼,到毫无抵抗的唇舌,最后沿着天鹅似的颈项啃噬而下。

血族的牙齿比人类锐利太多,不多时周泽楷胸腹间便蜿蜒落着些泛红的痕迹,他顺着孙翔埋头吮吻的力道抑制不住地颤抖,却因为剧烈的药性而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

来自肚脐的刺激让周泽楷忍不住要蜷起身体,修长的手指难耐地纠缠住孙翔的发根。

孙翔给他一扯,忍不住“嘶”了一声,周泽楷又无意识地放松了指间的力道,因着吮吻的停止而追逐似地挺了挺腰,坚挺多时的下身直愣愣地杵到了孙翔的小腹。他忍不住喘息着在对方线条流畅的腹肌上磨了磨几乎滴水的顶端,手里漫不经心摸着孙翔坚硬的头发,破天荒催促道,“快呀……”

孙翔头皮一炸,飞快地从周泽楷手底抢救出自己的头发,莫名其妙坐起来,义正言辞地同似乎把他当小孩乱揉的驱魔师说,“我比你大很多!”

周泽楷困惑地眨了眨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孙翔话刚出口就想再给自己一颗银子弹,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节骨眼上纠结年龄。

眼看着就要莫名冷场,周泽楷却突然笑了笑。他撑着比昨天柔软太多的床铺坐起来,翻身把孙翔压下去,生着枪茧的手指往下探,把自己和孙翔一并握住,仔仔细细摩挲了一轮,低头看进吸血鬼先生仿佛受到了惊吓的眼睛里,带着眉眼间毫不掩饰的欢愉对他说,“差不多呀。”


TBC

评论(2)
热度(9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