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大好时光当恋爱(1)

黄少天x周泽楷


一个专注谈恋爱的校园文。 @机械之心 要看的约架东方明珠的故事(。)可能设定上会有一点小出入,没关系,我们专注谈恋爱!

少女心的校园恋爱与尴尬度突破天际的大标题小标题们⁄(⁄ ⁄•⁄ω⁄•⁄ ⁄)⁄



>>  我有一个男朋友我自己不知道


黄少天很没素质地开着公放打荣耀。

监控插件疯狗似的乱叫,夹杂着YY里占着麦序的、突然卡了麦的各路叫骂,整一个鬼哭狼嚎。

黄少天百忙之中瞥了一眼时间,登时更加如坐针毡,连带着敲打键鼠的频率都生生再拉高了一个档次。屏幕里一身银装的夜雨声烦如有神助,拎着冰雨闯出一条血路大杀四方,一拧腰晃过了王不留行照着脸砸过来的熔岩烧瓶,终于得以直奔BOSS而去。

雷打不动把午觉睡得跟猝死似的郑轩终于在这样疾风骤雨般的粗暴对待中悠悠转醒,他睡黄少天对面,迷迷糊糊探出头来,任凭蚊帐把自个儿勾勒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先有气无力地骂黄少天,“黄少你大中午的作死啊,公放打游戏一辈子撸管懂吗!什么素质!”

然后睡出一脸竹席印子的郑轩一睁眼,就给一片混战里几乎要冲出屏幕的AOE特效闪得险些重新昏过去。

作死的黄少天丝毫不顾给闹醒了奄奄一息时刻准备狗带的室友,卡着公CD勉强腾出手来,头也不回冲着背后比了个理直气壮的中指,紧赶慢赶照着好死不死这个节骨眼上刷新出来的野图BOSS那张尖嘴猴腮的面孔好一顿抽,咬牙切齿地说,“撸个屁。小爷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呵呵!”

郑轩一口气憋在嗓子里,莫名其妙把自己呛得险些咳断了气,公放着的YY里头也跟着一阵乱七八糟的起哄,黄少天更加咬牙切齿,几乎把自个儿迎面贴在了笔记本的收音孔上,冲着一群稍一闹腾就给微草堂的环卫工自当当中中撕开了半道口子的水货朋友咆哮,“鬼剑盛宴起一波补阵,气功师快醒醒把王不留行给我扔出去——四队五队你们怎么回事,梦游呢?!人广场舞的老太太队伍拉得都比你们齐!”

前头领着五队疯狂输出,一笑场一分神,险些拱手让出了野图BOSS的小队长流云年纪不大,装备和技术倒都挺好,一阵找补似的手忙脚乱终于重新沐浴在牧师姐姐治疗技能的光辉下,这才中气十足地卡了蓝溪阁地位毫不超然的野图指挥的麦,“黄少黄少,穿云哥哥长得帅吗?”

黄少天一个不慎,给BOSS抽得就地飞了起来,在各路损友兴致勃勃调侃小年轻的间隙里聊胜于无地拖着视角纵观了一圈大局,认为这个即将嗝屁的野图BOSS终于不至于再有什么幺蛾子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也顾不上理会操着变声期的公鸭嗓疯狂荼毒蓝溪阁全团的少年剑客,匆匆同对门吹着空调有气无力的徐景熙交代了散团奖励之类的琐事,跟着就火燎屁股一般蹦了起来,马不停蹄地洗脸换衣服,顷刻间仿佛生出了三头六臂,带着手速炸裂的残影把自个儿收拾干净,就这么冲出门去了。

郑轩歪在床架子上喊了他两声,“哇靠你好歹把号退了电脑关了——门!关门!老子要走光啦!”

黄少天恍若未闻,留给郑轩一个脱缰野狗一般的背影。

对面给黄少天刷血刷得险些就此三等残废的徐景熙揉着手腕拉开门,虚弱地爬了过来,认命地坐到黄少天的电脑前面给他收拾游戏里的残局。

郑轩顶着一头遭雷劈过的鸡毛,仍然一脸不在状况的懵逼。

徐景熙朝天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做了回真相帝,“轩儿你是不是傻?明天新生报到了啊。”

郑轩愣了一会儿,终于力拔山兮一拍大腿,先嚎了一声,跟着才拔高了音调感叹,“我的妈这是去接小情儿了啊!”

单身狗徐景熙突然觉得有单身狗郑轩衬托着,自己醉生梦死昼伏夜出的大学生活也不至于那么萧条,毕竟他还有智商。

 

已然被开除出单身狗联盟的黄少天这会儿缺了嘴炮的对象,只得在内心疯狂吐槽。

从游戏里一知半解却上赶着给他板上钉钉唯恐天下不乱的蓝溪阁众人,到宿舍楼里八卦堪比苏沐橙广播堪比李迅成天神展开给他挖料爆料编料的狐朋狗友,再到这会儿刚刚孤身一人抵达了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显然无辜躺枪的周泽楷,都无一例外,纷纷被他提溜出来从头到脚槽了一通。

这事情还要从荣耀里头说起。黄少天这个年纪,恰好赶上了荣耀最红火的时日,身边再如何万里挑一的学霸,提起荣耀来总也要兴致勃勃互相对个服务器再对个ID。黄少天算是荣耀的老玩家了,内测时期带过来的号一路打磨,已然穿戴妥当了一身外挂似的银装。

网游这回事,起先当然是副本战场JJC轮着来,日常周常阵营任务统统清理干净了,也还有时不时由高玩们牵头组织的收人头混战与不定时刷新的野图BOSS可以磨练一下理应摸爬滚打十足猥琐的群殴技能。

而当PVE与PVP两头的装备并着手速、技术一道儿登了顶,一览众山小的众英雄们难免也要生出一些高处不胜寒独孤求败的苍凉豪气来——然后转念一想,连胖球队师兄弟放下了牌子都得要组队出去卖艺三创,自己总不能就这么云端执剑笑看云卷云舒啊——不搞事的网游那还能叫网游吗?显然不能。

网游里要搞事,不外乎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吸引来一大票吃瓜群众的爱恨情仇,虐恋情深与相爱相杀皆在此列,然而玩过网游的朋友一定知道,前者大多数时候要伴随着明里暗里或男或女或不男不女的小三小四小五小N以及你绿我绿大家绿的头顶长草,相比之下,名列英雄榜常年带领着阵营团队到处厮杀的高玩们之间你来我往的相爱相杀更安全也更吃香——腐眼看人基,沐雨橙风诚不欺我少林寺,呸,蓝溪阁。

自认为荣耀第一直男的黄少天享受着跟沐雨橙风单独拉小黑屋吹水的待遇,隔着遥远的网线深以为然,“要把妹先装GAY嘛,我懂我懂。”

沐雨橙风沉默良久,一气儿丢过来几张刚刚捏好的小号脸,一水儿的美少女,各有妩媚各有灵动。

夜雨声烦:“YY抽了吗给我收了好几遍图,这谁的号啊,跟我小号挺像的。”

沐雨橙风艰难地回忆起了夜雨声烦那个神枪手的默认脸,抖着手回复,“呵呵。”

按照相爱相杀的模式来看,黄少天恐怕是个教科书般的典范。简而言之,他身为一个剑客,十分看不上远程射射射怎么看怎么像耍猴的神枪,身为一个蓝溪阁扫地僧,十分看不上给各种嘤嘤嘤的妹子包围着撒娇求入会的轮回公会,身为一个直男,十分看不上坦然出柜却更坦然地整天和粉丝群里的小姑娘亲亲抱抱么么哒只差活体艹粉的百花缭乱。

直到他千里迢迢跑了一趟,去见了见符合他对宿敌的一切要求的一枪穿云。

往昔峥嵘与喻文州上赶着给他擦屁股删帖都没抹干净的黑历史黄少天已经不想再提,飘飘然作大死的结果是一传十十传百,眼下不要说蓝溪阁里面,放眼整个荣耀,提起来榜单制霸的剑圣夜雨声烦,都得要兴致勃勃跟一句“烦总跟枪王怎么搞上的”。

黄少天混迹在各个高校举着牌子迎新的人堆里,眼睁睁看着在一众大包小包甚至三姑六婆护驾的新生里同样格格不入的周泽楷拖着只轻轻巧巧的箱子慢吞吞地朝他走过来,千年难得有苦难言。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

感谢他从前的语文老师没有放弃对他的治疗,让他不至于只有一句“卧槽”可以表达此刻的心情。

——烦总有个枪王男朋友,烦总自己都不知道。


TBC

评论(27)
热度(177)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