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高塔(1)

孙翔x周泽楷


啊这篇可以放出来了!

给女票 @Cheyenne 的翔周短篇本《SOMEWHERE ONLY WE KNOW》写的G文。

搬一下试阅里的简介: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人类社会的吸血鬼翔翔一落地就给驱魔人周周射了个窟窿,一怒之下睡完周周提上裤子就跑的故事(。


1.


信仰宗教与神明的人们大概也相信世界上除却光明,尚有黑暗,既有黑暗,总有光明。

而只要联盟总部的高塔仍然矗立在那里,光明与黑暗的秩序就仍然坚定。

 

周泽楷不知道所谓的神明是否存在——多半是不存在的,否则潜藏在人群夹缝里伺机而动的魔物为何会循环往复地猖獗至此,为何他心底渐渐变得呼之欲出的愿望仍然只是愿望。

他正在跨年的集会人群里飞奔,摩肩接踵挣扎向前的人纷纷侧目——当然一多半的人在看清了闯入者的面孔以后轻易地消弭了愤怒。

周泽楷并不在意自己过分好看的长相引来的或好奇或雀跃的注视,他只全神贯注盯着前方不远处一个兜头披着斗篷,十分臃肿的女人。

人来人往的集市拘束了他的行动,因他而起的动静却又让他无法隐蔽,于是女人在感到身后的混乱时略一停顿,僵硬而机械地转了转头,紧跟着飞快地跑了起来,与身后的追兵一道,制造出更大的骚乱。

人们看在眼里,只是一个俊秀的年轻人追赶着一个毫不起眼又过分灵活的女人,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女人在周泽楷看来实在显眼得想看不见也难——她的正上方原本盘踞着一只蜷着螯爪也有一人高的巨大狼蛛,如今狼蛛正张牙舞爪拖拽着女人往前飞奔,底下一股几近透明只在光线里略微摇曳的蛛丝一圈一圈牢牢缠着宿主的颈脖,隐没在过分低垂的后颈里。

深渊蛛。

周泽楷神色冷峻。不同于以腐肉和负面情绪为食的低阶魔物,深渊蛛虽然没有办法直接攻击杀死人类,却能通过蛛丝探寻操控猎物的梦境,一旦被深渊蛛的蛛丝缠上,普通人根本无法挣脱,只会在不知不觉中被魔物吸干生命。而深渊蛛在进食之后,就寄宿于尸体当中,伪装成人类,寻找下一个合适的猎物。

这样的魔物一旦出现在人群密集处后果不堪设想,在驱魔师的的任务里从来都是最高优先级别。

所幸碰见这东西的是周泽楷。

周泽楷此番的任务原本是处理一座废弃的建筑里聚集着的噬梦蝶,这种低阶魔物以人类的梦境为食,严格来讲没什么伤害性,哪怕是达到了需要驱魔师前往处理的数量,也只是让附近的住民夜里睡不安稳,不至于酿成大祸。

过于安逸的现状让包括驱魔师在内的所有人难免日益懈怠,多少会忘记诸如“噬梦蝶依凭深渊蛛生存”的魔物常识,然而周泽楷从不大意。何况深渊蛛于他而言,也并不陌生。

他收敛起所有气息安静等在年久失修的围墙投射出的阴影里,直到亲眼看见一只巨大的狼蛛裹挟着一个姿势诡异的女人——一具被操控的女尸,从废弃建筑里飞奔出来。

臃肿的女人——或者说深渊蛛,看似慌不择路地从集会的人群里狂奔而出,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穿行。

周泽楷追在后面,刚一脱离人群,便把驱魔武器握在了手里。他的武器是联盟里少见的双枪,远程点射,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方式,技术部当初给他做武器的时候却颇有些犹犹豫豫,不仅因为枪械比起冷兵器来更为喧哗,容易惹人注目引来各式各样的麻烦,还因为现如今联盟不得不考虑的政治问题,最后技术部把荒火和碎霜交给周泽楷时,一个劲的叮嘱他打起枪来小心谨慎,以免一个不小心刺痛了神出鬼没的友邦生物纤细敏感的神经。

周泽楷比谁都知道其中关窍,毕竟他枪里的银子弹真真切切重创过友邦生物,破坏过传说中的睦邻友好。

他追着支棱着螯爪的深渊蛛闯进了一处空空荡荡的陈旧仓库。紧紧裹着斗篷,连半点皮肤也不显露的“女人”终于转过身来,缠绕着细密蛛丝的颈项给深渊蛛牵扯着抬起来,宽大的帽檐掉下去,露出底下一张泛着死气、已然开始溃烂的面孔。

深渊蛛的行动需要巨大的能量,而显然一个猎物并不足以支撑它从驱魔师的追杀里逃出生天,因而来自绝对的腐败与黑暗当中的丑陋生物活络了心思,胆大包天直接把眼前的驱魔师当作了下一个捕猎目标。

被认为能够操控梦境的蛛丝在下一瞬毫无征兆地射向周泽楷。

肉眼几乎看不清的蛛丝起先拧成一股,又立刻在半道四散开去,如同一张临时织就的天罗地网,立刻便要兜头把紧随其后的驱魔师罩在里面。

而迎接这一切的是周泽楷稳稳端着的漆黑枪口。

子弹出膛,周泽楷便已经知道必然会命中要害,尽管精确的计算同样告诉他,深渊蛛给特定的驱魔子弹杀死以后,包围着他的蛛丝也会恰好粘到他身上,他也仍然安安静静等在原地,仿佛自有一种毫无破绽的安定。

与丑陋的黑暗生物全然不相符,有着“捕梦网”之称的蛛网悄无声息落到他身上,澄澈透明,隐约折射着积雪的深冬里更加苍白的光线。

神色淡薄然而面无表情的青年缓缓闭上眼,在被强弩之末的捕梦网缠上的瞬间略微晃了晃身形,下一刻又重新拾起了只混乱了一瞬的神智。

他对付深渊蛛驾轻就熟,正如他早已领教过捕梦网混沌又绚烂的世界。

他甚至隐秘地沉溺于捕梦网里的幻境,正如他无法忘记令他难堪、遗憾,又百般想念的过往。

 

三年前。

周泽楷正握着技术部怀着对睦邻友好的担忧交给他的武器,追击他任务途中偶然遇到的深渊蛛。

他像往后的许多次一样,把魔物逼出人们的视线,把附着阵法的银子弹推进枪膛。

彼时还未曾拥有“枪王”之名的年轻驱魔师丝毫不顾奔涌而来的蛛丝,只全神贯注捡了蛛丝四散那瞬的空档——子弹不偏不倚瞄准了深渊蛛的本体急射而出。然而就在子弹即将命中的当口,废弃仓库积灰的地面突然闪过一阵光芒,一个巨大复杂的阵法隐约升起,好巧不巧,阵法中央——也是周泽楷的弹道轨迹上,飞快地凝聚出了一道高挑的人影。

经由大型传送阵不远千里来到此处的人——或者说生物,还没有来得及对身后呼啸而至令人头皮发麻的锐利杀意作出任何动作,落地的下一秒就被细密刻了完整的微型阵法的子弹当肩穿过。

 

孙翔踩到实地的瞬间是茫然的,毕竟他前一刻还在血族城堡里。

血族的领地至今仍然保持着过于古老的生活习惯,从不屑于电力系统与通讯设备,因而稍微有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需要召集众人,都得要一间一间去敲门喊人。孙翔就是这样刻板传统的坚持下被迫跑断腿的苦力。

年轻一代的血族即将成年,这意味着他们再也不必被禁锢在绝对安全的血族领地里,可以随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人类社会之旅,孙翔啜着玫瑰味人造血浆,心怀着对于区区百年光阴的渺小人类的不屑,不耐烦地踹开了戴妍琦的房门,出乎他意料的是平日里疯疯癫癫的姑娘此刻并没有在房间里两眼放光地摆弄人类社会带进来的小物件。

凌乱而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孙翔不明所以地往里走了两步,踩在柔软的绒毛地毯上,下一刻掩藏在地毯里的阵法就倏然一闪,孙翔倒抽一口气忙不迭要退出去,却为时已晚,人去楼空仍然坚挺的半吊子传送阵瞬间包围了他,房间里银芒闪过,又只剩下一室安安静静的少女粉摆件,为属于血族的古老建筑凭空添了一些绚丽颜色。

长距离传送对于不常接触阵法的无论人类还是血族而言,都不会是什么身心愉悦的旅程。

孙翔白着一张脸,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先拼命压抑中胃里的翻腾,然后他定睛一看,迎面便是一张足够迫近的腐烂的脸孔和半断的咽喉。

孙翔一瞬间绝望地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克制呕吐的冲动了,然而悲剧却远比他认为的要更难以承受。

身后是陡然逼近的锐利气流,他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难以形容的无力感自鲜血奔涌的伤口向四肢百骸流散,然后他凭借着血族天赋异禀的超强五感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个血族都从心底厌恶的银子弹带着他喷薄而出的温热血液,精准地命中了腐尸的脑门。

他在失去意识之前勉力扭过头,仿佛用尽毕生力气试图看清胆敢拿银子弹打他的家伙长得如何贼眉鼠眼,甚至分不出一丁点的神智来心疼一下自己流了半身的鲜血。

然后来自血族领地,被迫闯入了人类社会然而出师不利的新生代吸血鬼孙翔,猝不及防看到了一双含着些微惊诧的的眼睛。


TBC

评论(5)
热度(17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