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方锐说

叶修x邱非


一个单篇。

嘛其实CP感不强啦我感觉挺粮食的(。

撸了个以捧杀点心大大为己任的叶邱文出来,讨过生日的妹妹开心❤


方锐说


方锐说:“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前边摇头晃脑故作高深,拧巴着一动就嘎嘣响的老腰,维持着一个仅仅能证明这人连挪动屁股的气力也懒得费的姿势,扯着隔壁座位上的键鼠强行作出游刃有余的样子遥控游戏界面里的一片混战。

只可惜深陷乱糟糟的战局里的神勇后辈们并不如何关注他这头流氓兮兮的所谓神兵突起。

如今闲来无事试图驰骋在网游里攒点材料攒点人气的年轻人显然比第一代科班出生的前辈们要游刃有余太多,毕竟除了各大公会明来暗往错综复杂的对峙、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人性考验,运营的风生水起的网游里头还装着那些个整天无所事事到处要教后辈们做人的退役大神,端的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恐怕让第八赛季的斗神换过来,也没把握全须全尾地横行在神之领域里。

而无论是虐起菜来宝刀未老的前辈,还是在磨砺中迅速长歪的新血,都毫无压力地玩起了“你居然和外面的妖艳贱货联手”的勾心斗角——综艺节目里头必备的桥段成天见的在荣耀里翻来覆去上演,考验着看客的声卡显卡智商三观。

起初方锐简直兴奋过了头,对着苏沐橙夸下海口说这事儿我最在行,只等着夏休期好好捞一笔。从网游里拔尖儿出来的兴欣自然是占优的,何况姓叶的外挂世界冠军到手之后就彻底成了叶家脱缰的野狗,打着再接再厉为国争光的名号二话不说卷铺盖回了H市,就这么赖着不走了。

综合考量之后,方锐真诚地认为他们夏休期的收获应当是颇丰的。结果被意料之外的现实狠狠地打了脸。

谁也没想到那些个第九第十赛季出来,直把方锐大大衬托得简直立刻马上就要退休的小朋友们过年那会儿跟网游里吃了亏,季后赛一打完,就一个个筹谋着自网游里往外捞好处——材料当然是好的,能打击到对手当然是更好的,何况还有当年生生捧出了兴欣战队一帮子新手的BOSS级陪练,还能接地气地攒攒粉圈圈人气,俱乐部别说阻止了,稍微有钱一点恨不得银装备份一套数据都不要改直接带着主号进网游。

当然兴欣是没这个财大气粗的资本的。因而方锐大大幻想中妥妥当当的BOSS收割之旅迅速夭折在了各自带着一众跟班的流云和木恩的围剿当中。

方锐就着黑白的视野,看了看自己这边一水儿破破烂烂橙武蓝装混搭的丐帮款装搭,再看看对面一身银装的剑客和魔道,简直悲从中来,一边让气功师小号撅着屁股哇哇大哭,一边暗搓搓地扯了边上空着的电脑,试图把停在战圈外的后招——“神说要有光”大大移过来镇镇场子。

叶修不在是他殒命于后辈之手的悲剧的另一个原因,季后赛开始没多久,这货就不怎么坐得住了,成天打着各式各样道貌岸然的旗号玩失踪,很是耽误了几回抢BOSS的大业,所幸叶修常用的几个小号知名度都很高,方锐也不怎么要脸,扯虎皮做大旗这种事情无师自通信手拈来,虚虚实实玩得很有套路,起先确实装模作样吓退了三两个饱经磨难的大公会高层。

结果这会儿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仿照着叶修的习惯打两个字下几条命令再施施然推到人群后边装逼,对面提着重剑扛着狂暴的BOSS精准走位给魔道学者留出舒坦的输出空间的剑客就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

蓝雨如今正儿八经挑着战斗大梁的小年轻还堪堪卡在变声期的尾巴上,一面抄着重剑横扫四方,一面公鸭似的喊,“点心前辈不要装了!叶神今天明明不在兴欣,你开十个神说要有光我也能照着脸给你揍回去!”

方锐手里一顿,一面打字让治疗妹妹把自个儿扑街的气功师拖起来,一面作出一副十足好奇的腔调,勉力凑着隔壁电脑上的麦,“哟小朋友可以的啊,我们这儿都不晓得老叶跑哪儿去了,你们蓝溪阁这人肉工作挺凶残。”

卢瀚文比起他老奸巨猾的战队前辈们显然还过于实诚,方锐随口一说,他就下意识地谦虚了一回,“叶神最近动不动就给邱非开小灶,我们当然知道啊。我大蓝溪阁光明磊落,怎么会做出来人肉这种恶劣的行径呢!”

“哇靠老叶这吃里扒外的水平不服不行……”

方锐随口接了话茬,这头不声不响把气功师重新拉了起来,趁着卢瀚文略一分神的地步,迅速刷满了血蓝,不由分说拧了腰,从一个过于刁钻的角度把抓取技能送了出去。

然后精神抖擞几乎趴在地上的气功师就给一扫把挑飞了。

方锐气结,还没从地方爬起来,嘴炮已经丢了出去,“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蓝雨微草居然联手,喻文州王杰希得给你俩气得从棺材里头蹦出来了!”

高英杰顺势又对着暴怒的被忽视得很彻底的BOSS扔了一堆技能,冷静地提醒盟友,“少说两句,先把BOSS打了……”

然而话音未落,卢瀚文就因为扛着BOSS还被偷袭的惊魂未定,不由自主放大了音量,“点心前辈你不懂爱,不知道对家凑CP,庙药一生推吗!”

方锐:“……”

高英杰:“……”

被方锐按在边上打埋伏,无聊到跑出去放了个水回来的乔一帆叹了口气,电光石火之间铺下一堆阵,干脆利落地起了个鬼神盛宴,成功把众目睽睽之下的尴尬场面扭曲成夏休期每天都要上演的修罗场大混战,算是勉强维护了如今挑着荣耀大梁的新生代的脸面。

至于之后显然会被挂去各种可说的不可说的论坛的所谓“正主发糖”言论,反正邪火暂时烧不到他头上,只当没看见就可以了,新一代心脏教主乔一帆小天使愉快地想。

 

方锐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沐姐姐!”

苏沐橙津津有味地刷着微博上高挂着的荣耀话题,右键了一堆高质量CP图,头也没抬打了个没什么声音的响指,莫凡训练有素流窜出去,把试图往苏沐橙桌子上趴的方锐拖回了他自个儿的座。

方锐这人通常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前沿,这回却正儿八经受到了惊吓。

卢瀚文亲口盖章的“对家凑CP,庙药一生推”不出所料上了论坛热门,惹得一众自诩直男的前辈也不知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总之很是大惊小怪了一番。

黄少天在群里痛心疾首,“小卢啊,相爱相杀也就算了,但是你起码找个妹子啊!”

卢瀚文发了个CP粉火速做出来的表情包到群里共享,头一张就是高举重剑的流云,仿佛就此一剑斩断了他少天前辈的执念,“我们队不是少林寺吗,这叫符合人设。”

黄少天一脸懵逼,在群里疯狂艾特王杰希,“王大眼你不管管,一眼不合就拉着我们大蓝雨炒作,豆汁炒肝和早茶甜汤不共戴天你知道不知道?!”

王杰希冷冷地看着他故意为之乐此不疲的智障错别字,下意识眨了眨眼,在群里冒了泡,“你说得对,怎么看也是药庙。”

黄少天持续炸毛,“王杰希你个大小眼耍嘴炮算什么本事,你们微草成天扛着扫帚拿什么跟我们大蓝雨帅气的剑客比?从夜雨声烦到流云都继承了大蓝雨最显著的特质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王杰希莫名其妙,“矮?”

黄少天默默吐了口血,“是帅!!!我剑系职业荣耀帅气值担当新手村的小号都知道你到底是荣耀玩家还是屁股派来的卧底?!”

卢瀚文思量再三,也跳出来维护自己所剩无几的形象,“大眼前辈,我还会长高的!我哥都快两米了!”

高英杰彻底放弃了治疗,“长到两米我就不娶你了。”

微草少主的熔岩烧瓶扔得实在太准,一击打退了俩大神——黄少天哑了,王杰希瞎了。

方锐很想退出群聊。

乔一帆在边上吭哧吭哧地开易拉罐,娴熟地往堆着冰块和柠檬片的凉水壶里倒无糖苏打水——随着兴欣的话语权逐渐被苏沐橙把持,从前老魏带着包子到处胡闹的所谓自由民主名存实亡,苏沐橙的独裁表现在她一朝醒悟自己不再是怎么熬夜怎么奔波都明媚动人的小姑娘之后,马不停蹄地禁了训练室里的二手烟,连叶修都给轰出了训练室,进而又不由分说把方锐时不时要来一罐的碳酸饮料全部换成了苏打水聊以慰藉。

所幸乔一帆实在靠谱,非但比赛里头挑着大梁,成功跻身舆论标榜的新一代战术大师,连同生活技能也跟着升了级,顶着苏沐橙笑而不语的暴政十分贤惠地折腾了一堆无糖酸梅汤柠檬苏打水之类的补给,拯救一众敢怒不敢言的队友于水火。

方锐做贼似的捞走一杯还没浸出来多少柠檬味道的苏打水,压惊一般当头灌了下去,连带着浮在面上的碎冰块也喀嘣喀嘣嚼了下去,牙齿吱嘎的音调听得乔一帆一阵牙酸。

方锐心里更多是在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悲怆,毕竟他当年给叶修微博点名,热评里还有戴妍琦实力助攻,俩猥琐流大师凑一块儿也没想出来卖个腐给刚冒头的兴欣造个势——虽然如果真的付诸行动了恐怕当场就要被陈果乱棍打死。

他总算捡回来一点给观众粉丝的猎奇重口味冲散了的三观,后知后觉想起来眼前这不知不觉抽条似的长开了的年轻人与张嘴胡扯的药庙少主关系紧得很,电光石火之间从乔一帆稳妥的举止当中嗅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味道,于是滴溜溜转着眼珠子,把乔一帆的脖子勾了下来,张口就问,“我说小乔啊,快给你锐哥哥讲讲你们那帮子年轻人谋划着要干什么大事,我琢磨着这个套路怎么着也不能是小卢那个横冲直撞的脑子想得出来的,你说是吧?”

乔一帆给他拖拽地简直下了个险些赶上九十度的腰,然而手里仍然齐齐整整举着半颗尚待分尸的柠檬。

他手里的刀稳稳当当,却把堪堪踩进训练室的陈果下了个半死,冲着方锐咆哮,“你光长年纪不长脑子是吧?!人手里提着刀呢伤到了手我就把你那爪子一道剁了才算干净!”转头又喷乔一帆,“乔老板算我求你了,有个战队核心、主心骨的样子,你但凡再靠谱一点,方锐他老人家就好退休了——你这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腔调,是要嫁到微草还是嫁到蓝雨?”

给简单粗暴提溜着扔在墙边的方锐一拍脑门,豁然开朗,“我说老叶怎么成天往人家新嘉世跑,敢情是上门提亲去了!”

乔一帆倒抽一口凉气,险些把手里的柠檬糊他脸上,转念一想方锐这话放在眼下的语境里似乎也没什么离谱的——充其量省略了一点句子成分,再看看周围人端着的看戏的表情,这才笃定只有他听在耳力不啻惊雷罢了。

苏沐橙的声音轻轻软软飘过来,内容却实打实的流氓腔调,“方锐大大你再胡言乱语半句,就让包子把你丢西湖里喂鱼。”

包子应声而起,“好的大姐头,没问题大姐头!”

方锐垂死挣扎,“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小乔,啊不乔老板!我就问问你站药庙还是庙药!”

乔一帆高高瘦瘦地站在那儿,乍一看清秀又斯文,闻言立刻生动形象地向老板和队友诠释了何为衣冠禽兽的本质。

如今荣耀圈子里尚未为人知的腹黑心脏担当笑眯眯地说,“我站乔All。”

 

方锐说,“图样图森破的少年人啊,你可知道想要红先装GAY?”

他这么说的时候如今嘉世战队那位整日整日板着一张与实际年龄毫不相符的臭脸的小队长正沉默不语地踩进兴欣的训练室,还没来得及摸出手机看一眼脑子进水的方锐大大莫名其妙发到他手机上只差没在脸上挂着恨铁不成钢的真诚“建议”。

兴欣战队数年如一日地接地气,当年怎么放进来过肖时钦,放进来过霸图哥几个,现在就怎么放进来嘉世队长、微草队长之类混吃混喝绝不带钱的“背包客”——前台终于换了个玩荣耀的姑娘,往楼下一坐,见着个大墨镜挡着的熟脸就大手一挥往楼上放,搞得假期里头的训练室活像个人来人往就差写着免费开放的旅游景点。

原则是自己的客人自己招呼,其他人戴着耳机点个头就算完了——当然楚云秀不在这个点头致意的范围内。气场更胜当年的女王陛下驾临的时候,从退休已久的叶BOSS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关榕飞,统统得丢下手里的活计列队迎接。

除了时不时来H市出个差得要鸡飞狗跳一阵的楚云秀,往来跑得最勤的自然是眼下如日中天的后辈们,起初是乔一帆一力扛起来基友们的衣食住行,后来大概是邱非找叶修找得更勤,静悄悄的,就没乔一帆什么事了。

邱非找叶修多半是正经事,当然恐怕在怀揣着一股子对人对己如出一辙的狠劲的少年人看来,任何事都只能是正经事——因而他并不很能理解他们小群里头由诡异地连同话唠一并继承了下来的剑圣2.0把持着的话语权,从美食地图到洗面奶气泡袋,各种摸不着头脑的话题一应俱全,终日喋喋不休,搞得邱非每每打开那个群,都得提心吊胆,深怕又是千八百只聒噪的鸭子刷着屏从他身边狂奔而过。

他同叶修之间的“恩怨”得追溯到陶轩时期的嘉世训练营。

那会儿尚未长开的少年人唯一的正经事不过是荣耀荣耀以及荣耀,训练营的模式刚刚推出去,很是占领了一阵子荣耀周刊上的版面、论坛里的流量,传统意义上不学无术调皮捣蛋得在讲台边上饮水机后面坐到天荒地老的小鬼们陡然间多了一道万众瞩目的出路,尽管仍旧不为多数师长看好,至少在同龄人里头算是一桩时髦值堪比保送免考的事情。

然而邱非恐怕这辈子也不太知道离经叛道、异于常人之类的词要怎么写,很多年以后他回想起来,认为自己约莫是长久踏在属于少数人的贫瘠辽阔的路途上,与隔壁熙熙攘攘的康庄大道遥遥相望,不相往来。

简而言之,异端邪教。

他在一众战斗力不如鹅的死宅里拳打脚踢起来毫无压力,在人人挤破了头往豪门战队的替补席钻的时候轻描淡写收拾了家当到新嘉世的训练室里报到,大大小小他的同辈们并不需要操心的琐事与凭空耗在挑战赛里头的两年光阴切实拖累了他,然而始终投射在他眼前的深重背影仍旧不依不饶——老当益壮——地领着他向前飞奔。

而当他再一次与众不同,过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那位不怎么靠谱又过分靠谱的前辈的情感的质变,渐渐抽了条出趟得修长挺拔足以扛起一整支并不如何有底气的崭新战队的年轻人更加异于常人地松了一口气,仿佛自嘉世训练营以来的一切异军突起意料之外的场面统统可以打包甩锅给长年拉满全员仇恨的叶BOSS。

因此当真计较起来给卢瀚文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几家少主打包卡在微博热门上根本掉不下来的局面根本就是邱非的锅。从他某次一心二用一边刷着竞技场,一边在小群里头胡扯,适逢蓝雨注孤生的少侠沉醉于他自个儿的后援会会长是个漂亮妹子转头又因为妹子荣耀水平实在烂得出类拔萃而单方面宣布失恋痛不欲生,乔一帆善解人意地给他捧哏,耗进去大半个钟头终于也不耐烦了,三言两语把在线的不在线的统统拖下了水,自个儿抽身出去,试图看一场青春期少年无疾而终的初恋比惨大会。

没想到炸出来一条大鱼。

喜闻乐见的卢瀚文脑子抽了还没缓过来,隔空拍着情路显然比谁都要坎坷的难兄难弟的肩膀,直喊他定了心,紧跟着在大家伙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拖上了全程装死仍然没能逃脱魔掌的高英杰,去给大鱼同志创造“少数人的和谐环境”去了。

尽管从冷眼旁观的乔一帆到目瞪口呆的当事人邱非,都觉得他更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得掺一脚。

被迫承担了很长一段时间群里八卦对象的可怖角色,并且恐怕在他的基友——损友们找到新乐子之前得一直承担下去的邱大鱼扫了一眼苏沐橙开了全屏放着的药庙相爱相杀的证明——各种著名比赛的视频剪辑,又想起来油盐不进也不知道真傻还是装傻的叶BOSS,一时间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因而当他漫不经心地开了兴欣训练室里头常年清空一切资料的“客用电脑”,登录了恐怕又堆积了成千上万条的企鹅号,结果眼睁睁瞧见了方锐闲得蛋疼也不知道只私给了他,还是无差别攻击了所有人的消息,情不自禁冷笑一声,打字给方锐说,“我本来就是,不用装。”

“科科。”他发去了还觉得不解恨,又补充道。

 

方锐说,“荣耀是疯狂追逐。”

这话当然不是他自个儿讲的,来自于荣耀周刊某位得是他铁粉的责编。毕竟他的原话是“荣耀就是你追呀追呀追不到我,一扭头我给你呼噜个倒插葱的好身段。”给猥琐流大师吓得半死的小记者战战兢兢,说不如咱给提炼个不那么拉仇恨的标题,改叫“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多文艺多真诚,跟方锐那个二逼真是绝配,责编老神在在说小朋友啊你这是借鉴哪,不好不好,然后不由分说给定了最终面世的版本。

据不完全统计,方锐这篇专访成功荒废了荣耀各路退役在役的大神的胃口,恶心到了包括他自个儿的粉在内的几乎所有人。

方锐起得晚,等他晃晃悠悠爬起来的时候,从老板到队友已经该吐的吐该呕的呕了,于是只有方锐一人活蹦乱跳,对着周刊上的标题大惊小怪了一翻,分分钟把自己和深藏功与名的记者责编一道儿吹上了天。

连叶修都难得一脸菜色——当然这并不全是给方锐的专访恶心的,更多的是自家妹子和自家徒弟隔着半个西湖成天联手逼他戒烟的功劳。

他一个眼神递过去,苏沐橙就领会了这人“我的生命之源在哪里”的意思,一边腹诽这恐怕越活越像个不知所云的单细胞草履虫,抽走他的香烟犹如给昔日怎么也摁不死的斗神栓了条严严实实的链子,实在有些不着调,一边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甚至并不居功,“你找小邱非要去呗,不是一会儿要过来吗。”

叶修条件反射揉了揉额角,只觉得刚刚睡饱觉的脑神经又开始抽抽了——这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如今给后辈和妹妹拿捏得死死的现状,转而想起来了太久之前的事情。

他偶尔也会在方锐连损带嘲的嘴炮里稍微想想自己这天天上赶着往新嘉世凑的嘉世多少有点难看,也就是看在他退役已久又积威甚重,夏休期里串串门没人想着来管他,总这么流窜着,总归不是个事儿。

他起初并不觉得对当初一手带出来的小战法有什么亏欠——当然事实上也确实没有。

他开始打荣耀的年代,提携与资助都是万分遥远的概念,跻身开荒一代的那些个老家伙后面闯出来的成绩统统只能倚靠自己。后面他开始带苏沐橙,也基本没有所谓的手把手教的认知,沐雨橙风是个足够特殊的账号,苏沐橙也是个足够特殊的姑娘,然而这两项掺和在一块儿,对于当时的叶秋和一叶之秋而言,也不过是稍微异类一些的搭档。

提点搭档和正儿八经地带徒弟显然是不一样的。

当年的叶秋成天往训练营里头溜达,未尝没有将来要把一叶之秋交给谁的打算,尽管这打算他没跟任何人讲过,而他属意的那位甚至也不怎么想要从别人手里继承一个老辣高端的账号。

新嘉世赢得挑战赛的那天,尚且在联赛的进程当中。

叶修直到终于在周刊里铺天盖地的联赛新闻里找到了挤挤挨挨的一版挑战赛内容,才终于意识到如今的嘉世小队长过去和未来不可避免的难堪,毕竟当新嘉世的小队长几经波折终于进入联盟,必然要震慑于他的同辈们已经在联盟里叱咤风云久矣的事实。

注定并不漫长的荣耀生涯里,秒针走过的每一个刻度都弥足珍贵,一步落后,是不是就注定了步步落后?

——当然邱非是不会这么想的。

他想荣耀之于很多选手,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疯狂追逐的过程。

谁都不缺的努力,谁都想要的经验,以及参差不齐的天赋,还有时不我待的机遇。

短暂又绚丽的诠释。

然而当他坐进比赛席,拿起战矛的时候,所有的不确定统统变成了确信,犹疑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他的荣耀是疯狂追逐也好,是误入歧途也罢,都挺好。

能让年轻人怀揣梦想甘之如饴的,就是正确的。

打赢第二次挑战赛的时候,被拦在季后赛外面的时候,站上全明星舞台的时候,守擂直面一叶之秋的时候——还有他将来要凭着一腔不知道打哪儿燃烧起来的热血打直球给叶BOSS表白的时候,他都曾是——将是正确的。

他这么想,然后愉快地正面殴打了叶修开进竞技场的破破烂烂的小号。

没关系,他想,时间还长,也够长。

他渴望职业联赛,他得到了。

他渴望斗神殊荣,也不算远。

他渴望的一切都会兑现。

 

Fin.

评论(11)
热度(102)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