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上山下海(8)

黄少天x周泽楷 ABO


嗯防雷提醒(。)——

这章没球,本文也不会带球。

带了球就不能搞了呀,再者我大概也写不连牵:(


8.


“手机。”

周泽楷听见自己的铃声,踢了踢坐在他脚边发呆的黄少天。

他正放任自己像抽了骨头似的躺倒在沙发上,早春的天气仍然有些凉意,窗外明媚的阳光姑且还照顾不到过于宽敞的客厅,他却累得不行,连房间也不愿意挪回去,就近占了软乎乎的长沙发。

黄少天面沉如水,从衣柜里拿了条毛毯兜头给他盖上。

周泽楷这会儿看着显然心情不怎么好的Alpha沉默着去给他拿手机,在他并不专注的余光里畏寒似的蜷起了一双长腿,不动声色地揉了揉多少有些酸软的腰,然后轻描淡写地覆上了自己平坦毫无异样的小腹。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未知状态,独自维系着微妙的平衡与中立的姿势,却又因为黄少天因此感到的难得的愁苦,而让揣摩着未知的Omega深感愉悦。

电话不出所料来自他勤勤恳恳的经纪人。他最近在挑下一部戏的剧本,确切说是他当着正儿八经的甩手掌柜,而过于能干因而也十分苦逼的经纪团队在给他挑剧本——相较于他那些时不时要跟团队扯皮争辩的同僚,江波涛基本只把签字的活留给他。

能干的江波涛认为他正是正经出成绩出作品的时候,因此快刀斩乱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搞定了经纪公司试图用代言和广告填满周泽楷一整年的档期的愚蠢行径,只留下一水儿奔着奖项去的电影剧本和少数可圈可点的真人秀项目。

周泽楷的团队自然知道周泽楷这会儿正在发情期里折腾或者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不仅知道,办事稳妥的经纪团队还深谙声东击西的谋略,次次都能四两拨千斤,让周泽楷定期消失的那几天以各种姿势泯然众人,绝不引起任何关注或者骚动,哪怕这回临时从发布会现场走人,都给江波涛莫名其妙圆了回去。

也因此江波涛给周泽楷打电话的时候并不抱希望,毕竟按照往常来看,一天一夜绝对不够周泽楷解决麻烦,只是刚好他最中意的那部戏的导演人在本市,不约出来碰个面实在可惜。没想到他三言两语一讲,周泽楷想也没想就十分镇定地应了下来。

江波涛起先不疑有他,认为如此甚好,放下电话就指挥杜明去接人,直到一脸见了鬼的便秘表情的杜明欲言又止地提醒了日理万机,并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来深入了解AO之间累赘似的本能的江波涛,在不久的将来自觉修炼成了大写的人精的江波涛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无论是一言不合就标记,还是一言不合就怀孕,都是要玩死公关团队的节奏啊。

事不宜迟,江波涛带着一众跟班怒气冲冲地杀了过去。

 

黄少天也在生气。

起因是周泽楷讲完电话就麻利地爬起来冲澡换衣服,迅速把自己收拾齐整,又几乎是闭着眼睛在衣柜里翻捡两下,随手搭了一套便服,当头丢给了黄少天。

目瞪口呆的Alpha拿起来一看,T恤上黑底白字简单粗暴印了“刁民”俩字。

黄少天:“……”

陷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无法动弹的Alpha拿着这件大概来自周泽楷粉丝定制的应援T恤不知所措。

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递过来一个催促的眼神。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要镇定,已经发生的意外需要的是妥善的解决方案。

“药店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歇着吧。除了……还有什么要买的?”

周泽楷愣是反应一小会儿,才明白过来药店和眼前这货大概买情趣用品都不至于这么羞于启齿的省略句的关系。

“再说,”他听着由远及近的引擎声最终停在了楼下,踩着江波涛夺命连环CALL的点儿摸出两副墨镜,扯着黄少天往外走,“先去公司。”

黄少天更不在状态,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像他父母家不肯出门散步的哈士奇一样扶着门框,轻而易举地挣开周泽楷的拉扯。

他心情沉重,毕竟一个合格的炮友不应该让发情期里无能为力的Omega承担眼下这种境况的风险——谁都知道紧急避孕药这玩意儿的副作用恐怕比抑制剂更大,何况他这种既不戴套又要内射的行为往小里说是实打实的猪队友,较真起来又是个Omega人权协会听说了会打鸡血似的一蹦三尺高的大新闻。

他们在性事上的合拍不仅来自于彼此相识已久的熟稔,恐怕更要归结于基本错开的周期,因而多少有点异于常人的Omega从来对他十分放纵,并不在意许多堪称越界的行为。

他不知不觉散发出来的比起往常需要凑近了才能感到的气息更为浓郁,富于侵略性的信息素昭示着突如其来的易感期,却被爆炸似的薄荷味道轻描淡写遮掩了大半。他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在最早的时候感到异常,这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似乎是切实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说到底他就是倚仗着周泽楷纵容他。

他杵在大门口,神情难得严肃,试图同看起来并没有意识到越界的严重性的周泽楷讲道理,“你搞没搞清楚情况——”

“我去见俞导,你一起去,”然而事与愿违,他这边刚酝酿着起了个头,就被周泽楷干脆利落地打断了,“我周期没过——可能,你也易感期。以防万一。”

泰然自若总让人错觉他恐怕没有发情期这种累赘的Omega颇有些不耐烦,他下了戏通常话很少,而大多数时候得以保持沉默的资本一是有个无所不能的经纪人,二是得言简意赅信息量足够大。

眼下在群魔乱舞的圈子里也游刃有余的当红小生一言不合就向黄少天展示了三言两语里不动声色的信息量。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周泽楷把他拽出来关好门,心想可能是几个意思?就算既没有标记,也没有成结,总归是易感期里的内射,中招率不算低,以防万一又是什么鬼?这年头难道流行发情期出门宣扬人权,顺便带好Alpha随时随地车震野战?黄少天一脸懵逼地跟着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的Omega下楼,走进对方的经纪团队一水儿的探究目光中而不自知,始终陷在深深的思考里无法自拔。

 

所幸整个外出的过程并不太久,周泽楷把傻不拉几的Alpha丢在保姆车里,自个儿上楼见完导演,都没到一个钟头。

他手里拿着江波涛没好气说着“既然都有力气出来就别闲着把本子看一遍”丢过来的厚厚一沓剧本和企划,重新坐回了仍然在思考人生的Alpha身边。

黄少天回过神来,且不论那个值得惊恐——毕竟足以拖累周泽楷如日中天的事业——的可能性,哪怕是他们各自不知为何有些紊乱的周期,在外头的朗朗天光底下,也像是定时炸弹,因而多少有些紧张。

他顾忌着周泽楷身边仍然带着的助理,就着像是有意识缠绕上来的薄荷味道,囫囵问他,“要紧吗?结束了就赶紧回去。药店停一停。”

周泽楷在没有人看得见的角度默默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资料一股脑塞过去,并不理他,在百宝箱似的应有尽有的抽屉里翻了翻,摸出来一只便携的香水。

黄少天疑惑地看着他随手按了按,紧跟着问到了一阵熟悉又逼真的橘子汽水的味道——他自己的味道。

黄少天:“……哪儿来的?”

前座的杜明眼观鼻鼻观心地介绍,“X家的新款,上周刚上市。黄少你在山……”

尽职尽责的助理先生话来没来得及说完,就眼睁睁看着自家陛下十分自然地靠过去,在不知为何一直不怎么在状态的Alpha唇上啄了啄,近于无声地说了句什么。

杜明没有听清,他认为这是不幸,毕竟他辜负了江波涛对他的耳提面命。

但是听清了的黄少天却并没有感到如何幸运,他认为自己受到了惊吓。

周泽楷以一种十分像样的调戏口吻对他说,“你真甜。”

然后他的声音被他掐得更加微弱,几乎细成了一道气流,却好端端地给送进了他的耳中。

“真有了,”他称得上是郑重地顿了顿,“就生下来……?”

或许是因为压着嗓音,或许是他原本就没有想好这是一个陈述句,还是一个疑问句。因而听起来多少还是有些不成调的紧张混迹在其中。

黄少天鬼使神差地扭过头,几乎抵着他的略微颤抖的唇瓣追问,“没有呢?”

周泽楷一瞬间有点出戏,充满了对他的Alpha智商的怀疑,没中招这个问题还需要讨论吗?

黄少天脱口而出之后,也立刻反应了过来,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找补,之间近在咫尺的Omega眼里氤氲起促狭的笑意。

周泽楷说,“过几天告诉你。”


TBC

评论(26)
热度(165)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