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一道众所周知的送分题

CP是黄周,一个真·不知所云的短文(。

不打TAG了,OOC得目不忍视,随便看看……

起因是中午跟同事胡扯,搞出来一个污梗,同事港很适合黄周!然而我最后还是没有污:)搞成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蛇精病文,证明我有正直的灵魂(。


一道众所周知的送分题

黄少天x周泽楷


一群仗着复习月大大小小的必修选修陆续结课,几乎天天睡到日上三竿一睁眼险些赶不上食堂中午的残羹冷炙的大学狗能够知道这两天高考,还得归功于大清早爬起来一通折腾临出门还给凳子腿绊倒,整个人五体投地飞进走廊一声哭嚎的张佳乐前辈。

宁静安详仿佛与外边上早课的鼎沸人声有着长足时差的男生宿舍楼静默了一秒,随后林立的门板后面依次传来愤怒的叫骂,神通广大甚至不需要开门确认罪魁祸首的一众睡神娴熟地表达了对R大平地摔之王的亲切问候:“张佳乐你丫大清早不睡觉,起来捉鬼啊!”

越活越回去的张佳乐前辈顶着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趁着他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基友们还没来得及杀出来,脚底抹油飞快溜了,只留下身后寝室里通宵赶作业打着如意算盘要让张佳乐给他打饭的孙哲平虚弱的呼号,“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当然人民的好室友张佳乐还是成功在孙哲平的回笼觉睡醒以前提着满满两大袋的午饭回了寝室,左邻右舍的豺狼们嗅着味儿趿拉着拖鞋一窝蜂涌进来上演野兽扑食的日常戏码,张佳乐早早端着自己那份高高坐上了孙哲平的床架子,在一人多高的地儿跷出个高难度的二郎腿,一边美滋滋吃了口炸猪排,一边十分眼尖地戳穿了鬼鬼祟祟的黄少天:“回头饭钱打我支付宝啊……诶黄少你这就不厚道了拿两份几个意思连晚饭一道儿囤呢?”

黄少天赶在众人对他怒目而视之前成功脱离战圈,灵活地往门外一窜,还要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叫嚣,“老韩你看看你们系怎么回事,连转系过去的乐乐系花儿都给带坏了,尊老爱幼在你们那儿只有前一半了吧都不知道关心关心刚转学过来的学弟,真是bad bad,张佳乐你好好反省一下。”

张佳乐怎么都没想到这货这么能胡扯,险些给气个仰倒,手一抖,筷子上好好一块猪排就地喂了孙哲平的床单,成功收获自家室友一记凌厉的眼刀。

大学里转校生本来就挺稀奇,尤其当转来的学生长得帅,话不多,系里常年被黄少天无差别攻击荼毒的的少男少女难免要YOOOOO一阵——当然紧跟着又心疼起了腼腆英俊的新同学,因为宿舍紧张,他毫无选择余地,直接给安排进了黄少天独自占着的那间。

丝毫不知各种缘由的周泽楷在转学报到的第一天,带着还没认全的姑娘们热情相赠的各式耳塞,一头雾水地搬进了503。

而让男生宿舍楼里等着看热闹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们始料未及的是,帅气的转学生同学竟然对黄少天这种史诗级的AOE大杀器适应良好,郑轩大晚上坚韧不拔地蹲在503门口听墙脚,试图捕捉一点黄少天又双叒叕释放音波攻击的证据,结果听了一耳朵各家门板后边漏出来的扯着嗓子骂T骂奶骂JJC猪队友神对手的噪音。

最后黄少天顶着一张吃屎的表情,提着脸盆出来,往走廊里一戳,敲锣打鼓道,“吵什么吵吵什么吵,大晚上的不让人睡觉了是吧!”

一时间各家惊为天人,JJC秒躺副本团灭都顾不上了纷纷出来大惊小怪着看西洋镜,连还差两分钟就要准时睡觉的张新杰都特意下床探头看了看,生怕黄少天需要就地往精神病医院送,一问之下才知道新来的帅哥刚从国外飞回来,这会儿正躺屋里倒时差。

众人眼神古怪盯着黄少天看了一会儿,等他浑然不觉哪里不对自顾自关了门,这才彼此交换了意味声长的眼神,各自怀揣着看八卦的热切愿望滚回了房间。

结果这还没几天,黄少天这种从来一人不饿全家吃饱的家伙竟然还知道给室友带份饭,实在不啻一道惊雷,沿着黄少天火急火燎跑了的路径,炸在了乌央乌央挤满了蓬头垢面死宅的寝室里。

郑轩捧着蛋炒饭,啧啧称奇,“呜呜呜wuli黄少这是要脱团的节奏啊!”

众人闻声抖落一身鸡皮疙瘩,纷纷往郑轩那儿丢餐具的包装纸以示嫌弃,衣冠楚楚与乌烟瘴气变成了食堂的寝室格格不入的张佳乐老神在在换了个更加高难度的二郎腿姿势,居高临下指点江山:“我跟你们讲我早上去给我妹送考,回来路上刷微博看了下今年的考题,有个省的作文题特别适合他俩——”

然而一帮家伙竟然没有人抓得住重点,七嘴八舌立竿见影地跑了题。

林敬言说,“我说你怎么大早上瞎折腾。”

张新杰说,“你不是独生子吗,怎么又有妹妹了。”

方锐说,“哎哟喂小姑娘也是心大,喊你送卡也不怕准考证丢了题卡涂错了……”

张佳乐冷漠地说,“表妹,”然后从床架子上一跃而下,“呸呸呸猥琐方,我妹高考呢,打不死你个乌鸦嘴。”

方锐十分敷衍,“乐哥饶命呗,这尼玛到底谁是乌鸦嘴自己清楚啊!”

神预言自个儿绝对低空飞过的佳乐·专业课重修·张怀念着上学期那张59分的卷子真情实感地把耿直的方锐大大揍了一顿。

孙哲平叹了口气,在被张佳乐摧残出的狗窝变成被张佳乐摧残出的凶杀案现场之前举着打着石膏的爪子闯进战圈,“得了,要不要给你俩围个高压电网装个翅膀尾巴打个痛?”然后沉迷于新上映大片的大龄中二青年十分生硬地在一不当心被剧透了一脸的小伙伴们围殴他之前转移开话题,“什么考题,张佳乐有屁快放。”

张佳乐瞄了瞄看起来比拳头还要坚硬的石膏,从善如流,“就那什么,有话则长,无话则短?503那俩,对号入座我怕他们太骄傲。”

张佳乐自顾自笑了一阵,然后发现大家并没有类似的反应。脸上带着笑意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看上去仿佛一个随时要流出口水来的智障。

没有人说话。

张新杰抄着手臂总结道,“好冷。

点亮了天赋技能平地摔和冷笑话,并且持之以恒做到了技能专精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十分寂寞。

托冷笑话的福,一群真情实感祝福张佳乐的学霸妹妹考出好成绩自己却濒临期末考仍然没来得及翻开崭新课本的学渣多少记住了这么一道恐怕难以落笔的作文题。

妹妹给张佳乐打电话,说幸好咱们这儿作文没这么变态。

张佳乐于是吃饭的时候跟基友们掉书袋,原封不动学舌他妹,“全国那些个作文题,真还就503那道最变态,辩证性太强,议论文吧,分不会高,记叙文吧,上哪儿找名人事迹填啊。”

孙哲平说,“你丫有完没完,跟503杠上了是吧,有本事去正面肛,别怂。”

他不提还好,一提张佳乐就不由自主想起来前几天在竞技场里被夜雨声烦的新队教做人的惨剧——孙哲平手废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个赛季俩人不求排位封神,只当做个阵营周常打打积分换换装备,谁知道昨天孙哲平出去喝酒,张佳乐自个儿双开,迎面就碰上503新勾搭上的竞技场队伍,分分钟被剑客神枪按着打,打也就算了,他还没关语音,生生给夜雨声烦比瞬发技能还频繁的嘴炮吵得生无可恋。

下了线,他实在很想跟同系学弟——游戏里还都是枪系——交流一下应对黄姓话唠的经验,谁知道企鹅上好友申请递过去,周泽楷那边秒通过之后,他俩就开始了挤牙膏似的对话。

张佳乐一下子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实在有些不适应,一言不合就甩开了膀子怒刷表情包,周泽楷一开始接得手忙脚乱,过了一会儿,突然就无师自通一样,表情甩得飞起——当然后来想想绝壁是黄少天提供了场外援助——毕竟最后黄少天忍无可忍,愤怒地过来踹门,说张佳乐你个傻逼孙哲平怎么还没打死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表情包信不信小爷赶明儿就把你做成表情包全校共享啊。

张佳乐苦着一张脸,一边吃菠菜一边被孙哲平教育说菠菜好菠菜妙大力水手他就吃菠菜,一边有苦难言,心想“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的503有实验数据支撑的,并不是他胡乱捏造,尽管实验对象才来上了小半月的课。

某天晚上张佳乐打完竞技场,闲出屁来,突发奇想决定关爱一下枪系学弟,“住的还习惯吗?”

周泽楷说,“嗯。”

张佳乐开始挑拨离间,“黄少是不是很吵,一天到晚,根本停不下来,整一个炫迈。”

周泽楷说,“嗯。”

张佳乐内心苍蝇搓手,“那你还跟他一个队打竞技场,声卡得坏。”

周泽楷说,“嗯。”

张佳乐大喜,心想黄少啊黄少你也有今天,“那换个队?301房那儿说要喊个神枪打33冲排位,再不行咱学校电竞社的55队也在招人呢,你想去哪个,介绍你认识。”

周泽楷说,“不。”

张佳乐:“……”

张佳乐对着屏幕上圆滚滚的企鹅头像默默吐了口血,自我安慰听社团里的妹子说新来的小帅哥什么都好话还很少,安静得像黄少天AOE范围里的一道清流。

张佳乐于是强行恍然大悟:大概是我给了他两个很长的选择!所以他选了最短的否定项!非战之罪啊张佳乐,再接再厉干巴爹!

张佳乐认为自己领悟到了503现如今的真相。

人民的外卖小哥张佳乐自此开始了鬼鬼祟祟的样本数据采集之旅。

他自认掩藏得很好,唯一令人惊奇的是“业务”的专业性更胜从前,具体表现为大清早爬起来要陪从高考中解脱出来分分钟化身泼猴的学霸表妹出去玩,也不忘记给大家伙买早点——再具体一点,踹开503的门,对着左边躺得端端正正的周泽楷和右边连人带被子一半挂在床沿的黄少天,“粥、豆浆、肉夹馍、煎饼果子、三文鱼饭团、便利店三明治,你俩吃啥!”

黄少天:“煎饼果子少辣多放甜面酱飞葱花放香菜再加根肠,豆浆加冰加糖,乐哥帅裂苍穹!”

周泽楷:“粥。”

张佳乐在心里回顾了一遍自己给出去的选项,默默给自己的智商点了个赞。

然后黄少天连眼睛也没睁开,又说:“周泽楷你怎么就吃那么点你上午不是还有课吗肯定要饿的,还要个肉夹馍不要葱花香菜加煎蛋!”

张佳乐抹了一把脑子里进的水升华出的血泪,充耳不闻方锐为了早饭放下节操对他的疯狂赞美,气鼓鼓地跑出去买附加要求一箩筐的吃食了。

然而真的猛士从来敢于面对人生的坎坷。

张佳乐陪着逛了一天商场,累得跟死狗一样回来的时候,突发奇想又在游戏群里问,“奶茶鲜芋仙芝士蛋糕吮指原味鸡你们吃啥!”

结果看起来风平浪静一水儿离线的家伙一股脑挤挤挨挨地冒出来,七嘴八舌,黄少天尤甚,“4号芋圆飞红豆加薏仁芋头要冰的!”

周泽楷混在里面,“奶茶。”

郑轩叹为观止,“黄少你真是一个大写的烦,夜雨声‘烦’。”

林敬言私聊张佳乐,“我有时候觉得那家伙是成心折腾你,现在又感觉他可能只是为了发泄澎湃的语量,偏偏还跟周泽楷住一块儿,俩奇葩,R大一景。我要冰淇淋红茶,无糖。”

张佳乐先对着周泽楷的最短选项咧开了嘴,再对着林敬言发过来的“为友谊干杯”的表情冷笑,丝毫不觉得自己戳在人来人往的商场门口,实在像一个逃出来的某院病患,他认为老林实在图样图森破,然后再次苦逼兮兮地带着好几屏乱七八糟的点单去扫荡快餐店奶茶店。

所以张佳乐自认他一力完成的调研过程严谨结论精确逻辑自洽简直一个大写的完美,于是十分不屑孙哲平随时随地哪怕嘴里塞着鸡腿也能毫无妨碍放出来的嘲讽,回击道,“孙哲平我跟你讲,这就是一道人尽皆知的送分题。”

孙哲平啃着鸡骨头,还没闹明白这货怎么从好难好难的作文题过渡到了人尽皆知的送分题。

张佳乐恨铁不成钢,举着筷子骂他,“你行不行,我跟你讲小周神枪玩得溜溜溜溜好嘛,你丫半个残废,要是能让小周跟我俩打一赛季的3V3,老子的新武器就不愁了!”

黄少天端着咖喱饭在他边上坐下来,“什么玩意儿不愁了?张佳乐我告诉你,挖墙脚这种事情你要敢干小爷就敢把你做成表情包挂出去你不要不相信!送分题又是什么鬼?”

张佳乐翻了个自学成才必然没有照过镜子的白眼,虽然很嫌弃,还是没忍住,打算就地跟基友们分享一下自己近日的“研究成果”,“送分题就是……”他才起了个头,就哑火似的转了转眼珠子,挺明朗的面孔上生生多了一点促狭,“哎这么说吧,你们家小周吧,就是话少。但是话少呢,也有规律可循,不像你,话唠得十分妖异。”

他眼疾手快,一把按住黄少天试图长篇累牍分辨一番的表情,自顾自往下说,“比如你问他要咖啡还是茶,他肯定说茶,要咖啡还是柠檬茶,他就说咖啡。”

黄少天挣开来,十分不屑,“人周泽楷不喝咖啡我谢谢你。”

张佳乐说,“我就是举个栗子,哪有你俩同居着的来的清楚,你意会一下不要逼我放大招。”

黄少天上赶着撩他,“哎哟你该不会是打算去问他说来我们队伍呀,好还是不好你就说吧?哈哈哈哈张佳乐我觉得我以前真的小看你了。”

张佳乐扭头一看,发现孙哲平也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气得冷笑,“黄少啊黄少是你逼我的啊,一会儿吃好饭我就去问问周泽楷,说黄少天要跟你谈恋爱,好还是不好,你看他怎么说。”

谁知道黄少天一反常态一脸惊恐,左右看看,扑上去一把捂住张佳乐那张远近闻名的乌鸦嘴,“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乐哥乐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诶我说就你这眼神怎么看出来的你快告诉我谁卖了小爷是不是郑轩那厮?回去就把丫就地正法了靠靠靠……”

黄少天嘴比脑子快,喋喋不休了一阵,突然没了声音。

孙哲平给吵得头大,突然一阵寂静,疑惑地抬起头,试图看一眼对面智商加一块儿大概能算一个正常人的俩人是否健在,结果一抬眼,就看见姿势清奇互相钳制扭曲得仿佛非主流雕塑的张佳乐和黄少天一式一样的惊恐脸。

周泽楷端着餐盘,慢吞吞地眨了眨眼,在黄少天对面坐了下来。

 

Fin.

评论(20)
热度(207)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