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惊弓(6)

黄少天x王杰希


前文:(1) (2) (3) (4) (5)

瞎掰的异能,OOC&HE,其实就是个无差吧(。


6.


最初见到匍匐在河谷里形态怪异肚皮上蹭满了泥草的狼群时,王杰希与黄少天尚未彼此相识,自然也就无从知晓他们各自窥视着的异兽在将来的很多年里都会是一道深刻的印记——当然对于之后的二人而言,进化出异能的的猛兽实际上并不如何令人生畏,然而与之相关的场面却包含着自始至终局限于他们之间的,多少有些难以捉摸的关联,或者说,羁绊。

末世之后的野外已经鲜少会有自顾不暇的人类的莫名干涉,因而原本就居于食物链上层的狼群盘踞在食物充足的丛林里,更加有恃无恐——所以在雨后潮湿泥泞的河谷里见到他们,显然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按说王杰希的任务在他目睹狼群并且记录下坐标信息的时候已经完成了,然而野心勃发自视甚高,实际上也当得起这样的自负的少年人仍然决定为了换掉对他而言火力已经偏小的武器铤而走险,静悄悄地掩藏在疯长的灌木后面,期望带回一只落单的狼。

况且虽然这些狼看起来并没有异化,甚至比起森林里横行的狼群,看起来还有些萎靡不振,然而王杰希不知为何向来十分精准的直觉却告诉他,如果就此返回,放任不管,很有可能会酿成大祸。

——后来发生的一切也切实证明了这个过于玄学的结论,无论从哪个层面而言。

让王杰希成功放过了守株待兔深究到底的直觉的是同样接到了河谷探查任务,与他前后脚赶到,无声无息窜到他身后的黄少天。

人在第一眼时的印象总是深刻的。譬如出生在安全区的人们早已无法想象人类作为地球霸主的姿势,转而习惯了在长者眼里苟延残喘的一切。所以尽管在蓝雨和微草的辖区,甚至辐射到整个安全区里,认识蓝雨剑圣的人们都以为那是一个甚至有些一惊一乍,笑容开朗阳光的年轻人,在王杰希眼里,黄少天也仍然无法脱离最初那个眼神冷漠疏离,一言一行里充满敌意的少年。

王杰希和这样的黄少天平分了战利品,并且在对方毫不在意任务之外的一切、默然得天经地义唯我独尊的奇异劝说里放弃了他不知何时能够到手的样本猎物,毕竟他宁愿与看起来坦坦荡荡,实际上却手黑心脏的黄少天平分赏金,以避免对方在劝说失败之下更加理所当然地先他一步赶回联盟交任务。

安全区是一个矛盾的,充斥着救赎与被救赎的微型社会,王杰希心里纵然有遗憾,也几乎来自于与高价收购未知异兽样本的黑市交易失之交臂。未来的英雄或许会诞生在甚至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少年人里,终日拮据的少年却仍然日复一日为生存各自奔波。

而当年甚至称不上无心之过的一念之差,如今以崭新的强大的身姿,如王杰希所预料的那样,姿态磅礴地矗立在他与黄少天的眼前。

只是,当他手把手带出来的,比他更年轻的微草团员在短暂的如临大敌的惊慌失措后,迅速集结起反复演练过千百遍的阵势,各自条理清晰分工明确架起远程武器,异能者娴熟站位的时候,王杰希却知道自己有那么一点不在状态。

他的视线落在与经过了数年挣扎,终于异化完全的飞狼贴身搏杀的黄少天身上,他的异能提醒他潜藏在周围灌木丛里的是更多的尚未异化完全的狼,他却仍然气定神闲,始终没有从黄少天身上挪开视线。

在如今各自隶属于蓝雨与微草,似乎已经话不投机半句多——尽管这种状态发生在黄少天身上着实违和——的情况下,从来都认为自己应该我行我素的王杰希终于在眼下这个往大里说得是生死一瞬的场面里,后知后觉了一些被他或无意或刻意忽略掉的东西。

最早黄少天那张尚未长开却已经写满了不耐烦无师自通了拉仇恨的脸,与两年后宣称异能者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小爷徒手就能打却因为自己的异能觉醒昼夜不歇奔波于黑市的疲惫面孔,在这个时刻交替着出现在他脑海里。

而他一直不愿意承认的或许是自己过于软弱的托大。在刚刚觉醒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的异能的催促下,哪怕是王杰希,似乎也束手无策。他不是不信任黄少天,只是硕果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经验丰富的微草比拼命全力的黄少天更加值得信任,尽管后者显而易见地会在他异能彻底失控,昭示着觉醒失败的瞬间给他一个痛快——而正是因为这个谁也无法给出准确的概率的可能性,让王杰希在一片混沌中,清晰地告诉来自微草的,在他眼里面目模糊的人,务必单方面切断他与黄少天的全部联系。

诚然这样的决定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都不能说不好,甚至对所有人都好。王杰希清楚地知道无法管控强大异能的自己比起人类,更像是一样杀伤力巨大并且随时可能无差别攻击的武器,而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不会上了膛的枪放在人来人往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当然不能说不好,只是正确的选择里包含着仿佛理所当然的辜负。

 

迫近的危险蠢蠢欲动。

灌木丛里响起一片风与叶片交织出的动静,潜藏在里面的,与先前引诱他们外出查看如今尸骨不剩的狼相去不远的异兽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号召或者信号,一齐从浓重的夜色里飞跃而出,孤注一掷似的直扑黄少天而去。

这一幕当然足够震撼,王杰希的异能比他更蠢蠢欲动,他身后巨大的捕捉发射器已经蓄势待发。

而比这一切更加迅速和耀眼的是从四面八方的异兽围捕里,如同带着残影一般飞快地闪身而出,还不忘顺手砍下离他最近的颤颤巍巍挥舞着半截肉翼的飞狼脑袋——试图有意无意地溅王杰希一身淋漓鲜血。

血珠子稳稳当当停留在半空中,聊胜于无地间隔开大约与狼血一并四散的属于黄少天的唾沫星子。

蓝雨剑圣尽管在自我认知为羊入虎口孤军作战甚至没有坐骑可以用的第一人,并且也勇敢地抛开了自己理应为蓝雨兵团争一口气的凌厉形象,称得上是死皮赖脸地蹭了宿敌兵团的兵团长的异能交通工具,给微草的后辈们留下了十分一言难尽的印象,眼下的一幕却足够他挽回这一切,以在众人心中重新强调他身为联盟非主流异能者中战斗水准巅峰的事实。

被凌空斩断脖子的飞狼尚未落地,黄少天已经在它仍然柔软温热的背脊上借了力,踩到了显然对它十分不满的另一只飞狼的后颈上,当他毫不停留跃向下一个跳板,冰雨足够劈开浓稠的黑夜的剑芒轻轻巧巧在主人踏足过的颈项上划开一道流畅的口子,制造出另一捧血红的礼花。

而借由仿佛是送上门来的跳板微妙地停留在空中的人竟然嘴里还不肯听——或者说他已经沉默了足够久的时间,终于在与王杰希无法可说的敌对状态里忍无可忍。

“我说微草某些个号称制霸联盟百年来独一份的异能者是不是该回个神了?我这可是头一次碰到援助其他兵团结果眼看着我得自个儿扛全场了,老叶那个要啥没啥的队伍出门都知道多打两个回合练练手呢,该说真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微草?一帮子小屁孩就带出来摆摆造型观观战是吧——”

他显然还没有来得及全部说完心中所想,却不得已收了口,数量庞大的飞狼群彻底隔绝了他的身影与剑芒,迫使他专心应敌。

闻言安全壁垒里一种被点了名的微草后辈们脸色都不太好看。已然武器出鞘的刘小别便蹙起了眉,冷哼一声,正要不管不顾毫无动静并没有要他们参战的意思的王杰希,自顾自冲出安全壁垒去砍异兽顺道给黄少天一个好看,那边始终挡在他们之前,直面着高节奏搏杀——或者说黄少天单方面屠杀的王杰希头也不回,向后打出一个手势,阻止了一众微草后辈迫切想要参战的愿望。

然而刘小别还没从意为“收拾战局”的手势里回过神来,只见被稳稳当当操控停留在半空的血珠子哗啦四散,王杰希与一片腥鲜擦身而过,一转眼便漂浮在半空,毫不停留,直奔混战中心而去。


TBC

评论(7)
热度(5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