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Return To Innocence(上)

黄少天x周泽楷


 @湯湯湯伊俐 姑娘的点文

跟南来北往有点关系,不过不算番外

仍然有一点张楚出没


Return To Innocence


黄少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真情实感地嚷嚷过要把苏沐橙娶回家。

这个故事显然是发生在一定的语境里的。

第四赛季那会儿黄金一代刚刚各自冒头,正各有各的嚣张,仿佛分分钟就要拳打斗神脚踢拳皇送叶修韩文清退休养老让位给如日中天的新生代。对此开荒一代并没有什么表示,联盟组建伊始各家战队年龄层落差太大,叶秋这样的哪怕走出门去嘴里叼上十七八根香烟人家也只会调侃一声“嘉世的小队长”,再多也没有了,更不要说乳臭未干毛也没长齐的四期小朋友了。

当然苏沐橙楚云秀这样荣耀圈子里难得一见的姑娘待遇自然是好的,公然在大群里面讨论狗血电视剧,也总有人绞尽脑汁要强行加入话题,到了刚刚崭露头角的刷屏狂魔黄少天这里,前辈们便纷纷原形毕露,十分耿直地认为接他个话音自己就要掉粉掉价胡萝卜到明天就退役。

简而言之,就是没有人理他。何况前辈们习惯了王杰希珠玉在前的高冷形象,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接纳画风如此清奇的小剑客,毕竟这会儿一枪穿云的操作者还十分能说善道言辞妥当。

只有叶秋持之以恒呵呵他,带着苏沐橙一块儿呵呵他。

黄少天当然不服,想抄起冷冷的冰雨在大家——尤其是大BOSS叶秋脸上胡乱地拍,奈何当初剑圣尚未封神,时不时还要被一叶之秋吊打——字面意义上的拿战矛吊起来打,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一时间恶向胆边生,暗自在心里面玩起了连坐,转头便把炮火轰向了叶秋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的美女枪炮师。

后来知晓黄少天底细的四期众人曾经在苛刻严谨的张新杰的带领下关起门来讨论过一回黄少天的性取向问题,毕竟最早这人表露出的怎么看也是一副双商下线姿势清奇喜欢她就捉弄她的脸谱化直男形象——张佳乐在群里嘶嚎着要迎娶荣耀女神,底下一群人跟风排队的时候,黄少天十分一言难尽地跳出来,拿放大加粗过的字体劈头盖脸就说生活里不止眼前的荣耀,还有奔向脱团的远方,所以自己怎么着也要迎娶苏沐橙,跟你们这群幻想式游戏宅划清次元革命的界限。

张新杰推推眼镜严肃地表示,姑且不论夜雨声烦给群里大大小小一堆神级账号追着掐出十里地,最后还被一叶之秋按在竞技场里揍了整整一个通宵的惨烈结果,这件事足以说明黄少天那会儿尚未结束他的直男生涯。

楚云秀在他边上慢吞吞涂指甲油,全神贯注得仿佛正在拿风城烟雨打世界联赛,随口道,“颜控的世界你不懂。”

肖时钦隔着千山万水同他们语音,在那头深有同感地叹气,“颜控的世界太……”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启吐槽模式感慨一下自己这些年为雷霆如今的队长姑娘操碎的心,就听见那头从来严谨到刻板的好友笑道,“我懂的。”

肖时钦一口狗粮梗在喉咙里。

楚云秀立时惊为天人,一叠声在微信群里招呼苏沐橙,“天哪沐橙!张新杰居然也会讲情话!我的三观!”

苏沐橙在召唤中冒了头,习以为常地对楚云秀的三观表示了慰问,紧跟着往微信群里丢了个链接。

众人更加习以为常地打开,理所当然摩拳擦掌要凑一单海淘直邮或者特产团购,没想到苏沐橙这回不按常理出牌,链接里是十分大牌的某厨具广告。

大部分时间靠外食与外卖生存的游戏宅们不明所以,往下拉了好几屏才看到了熟悉的荣耀图标。

苏沐橙人在外面,懒得打字,发了一长串语音,在嘈杂的背景音里提高了音量向同期好友们安利这款不声不响竟然就要面世的荣耀版天价铸铁锅,末了问楚云秀联盟里给不给内购名额。

品牌跨界的事情向来是B市那边在做,楚云秀去了个电话问了半天,终于弄明白这口天价锅子恐怕还得吊一阵子胃口,前期只给看不给买。

她言简意赅给苏沐橙讲了讲马上要开始的“荣耀厨房”活动,厨具品牌与荣耀直播平台合作的线上节目,同时给荣耀铸铁锅和直播平台APP新推的剪辑录播功能造势,即参与者自录一段下厨视频上传,最后评选,前二十名赠送荣耀版本的铸铁锅。

“今年就这么一个途径能拿到,他们还要请一些厨红造势,可能要黑箱几口锅,”楚云秀总结道,然后她话锋一转,“你真想要就让少天去参加,趁他还没糊。”

苏沐橙语气坚定而铿锵,“秀秀讲得对,趁他还没糊!”

 

因为黄少天与苏沐橙之间,曾经有那么一重当事人之一真情实感理所当然用夜雨声烦淋漓的鲜血祭奠过的“暧昧”关系,所以时至今日来自苏沐橙的要求黄少天也是不会拒绝的——当然这种说法仍然是他的一厢情愿的遮掩,毕竟剑圣大人自诩要脸,不敢拒绝凶残的苏女神这种事情他决计讲不出口。

他那天看到微信群里的消息着实是懵逼的,然而就像曾经被微博上的圈内好友们生生轮出了吃秋葵的可怕局面一样,录视频这事也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坦坦荡荡地先上车再补票,生米煮成熟饭了。

黄少天再一次悲从中来。

他正起床起到一半,扔开手机只觉前途一片黑暗惨淡,躺回被窝里一把抱住周泽楷,揽着腰强行把人重新拖回枕头上,眼看着要身体力行诠释什么叫从此君王不早朝。

周泽楷眨眨眼,一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今天的日程安排,确定一整天都是些战队里的日常训练,没什么他缺席了公关部经理得跟他要死要活的内容,一边分出点注意力来听黄少天喋喋不休关于苏沐橙和她心心念念的铸铁锅的一二三四五。

苏沐橙对加了荣耀LOGO的铸铁锅势在必得,雷厉风行把相关人员一并拉了个组。

等这头光天化日之下赖在床上不去上班的两个人终于腻歪着起了床,微信群里已经一个不拉地看完了已然活跃在录播平台上的各路厨红上传的第一波作品,并且不容拒绝地给黄少天罗列出来了菜式方案ABC。

饶是正面肛棒子肛毛子肛集资买凶要做掉他的枪王粉丝的黄少天,面对着包含了S市本帮时令菜和G市特色煲仔饭在内的简直要命名为荣耀全席的冗长食单,也千年难得面无人色了一回。

他叼着牙刷虚弱地爆手速试图在奄奄一息之前力挽狂澜,以免自己身为人生赢家的一世英名就此断送,“你们不要这么不切实际行不行行不行?云秀妹子你当我是张新杰啊自制香肠煲仔饭都出来了你这是要送我上天啊,我们家小周年纪轻轻就要守寡这样好吗?人性在哪里?人道主义关怀在哪里?还有没有人来管管这些丧心病狂要烧厨房的恐怖分子了我说。”

楚云秀不太会做饭,然而这并不妨碍她围观张新杰做饭并且从条分缕析的步骤和赏心悦目的节奏里脑补出下厨这回事不至于比打荣耀难,而苏沐橙从小自力更生厨房技能修炼得颇为可观,早已经忘记了毫无烹饪经验的零级白装小号能够承受的难度极限,纷纷在群里对平日里猖狂得不行的剑圣大大开嘲讽,问说黄少天你行不行了。

黄少天仗着群里都是熟人,大白天强行开黄腔,“我行不行你们要问周泽楷。”

然后他抄起周泽楷的手机继续打字,“行的。”

楚云秀:“……”

苏沐橙:“……”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想到的是,他引发的省略号刷屏之后,良心发现跳出来给他解围让周泽楷的厨房不至于毁于一旦的竟然是叶修。

叶修将心比心思量了姑娘们异想天开的食谱,总算说了句张新杰装死肖时钦隐身统统不敢说的公道话,“黄少天泡面都不一定泡得成,还做菜,你俩放过他吧,真把厨房烧了上哪儿给小周赔一个话唠。”

黄少天看到叶修条件反射撸袖子开喷:“我次奥怎么你这货也在群里?!说好的苏妹子是你亲妹妹呢,不就是开个直播做个饭,你难道不应该为了铸铁锅出卖一下并没有多少的色相自我牺牲一下吗?”

叶修看起来也很闲,回得飞快,“哥只负责把觊觎沐橙的死宅按在竞技场里打成狗,顺道儿指导指导你剪视频,哥当年剪的荣耀视频点击率你和张佳乐的世界联赛加一块儿也打不过好吗。”

周泽楷也在群里,看到这里真人掉落了一个省略号,黄少天立时停下了气势汹汹要继续下去的照着叶修脸上糊过去的嘴炮,“怎么了?”他心里略一紧张,就怕有人当着周泽楷的面重提他当年追着喊着要娶苏沐橙的浑话,尽管知道周泽楷决计不会往心里去,何况那会儿他压根还不认识周泽楷,每每说起来诸如此类的话题,黄少天却还是要不由自主地心虚那么一瞬。

他想他真的太喜欢周泽楷了,以至于时时刻刻都要剔除掉所有其他的可能性,不论这个可能性来自什么时候,属于什么性质。最好他们之间只有彼此,毫无瑕疵。

周泽楷当然是知道当初黄少天足以为联盟所有双商下线的单身狗代言的宣言事件的,这些年耳濡目染自然也知道黄少天在诸如此类的特定时刻总会有那么一点紧张和无措。所以他刻意盯着黄少天意味不明地停顿了那么一秒钟,放大不明所以的黄少天难得的一点焦虑情绪,然后若无其事言简意赅地把话题拉扯回仍然没影儿的铸铁锅上面。

所以说周泽楷从前在役的时候,坐拥当机立断、行动力拔群之类的形容显然是名实相副的。在楚云秀苏沐橙绞尽脑汁研究眼花缭乱堪比张佳乐的战斗风格的菜式,叶修和黄少天许久未见互相冷嘲热讽的当口,枪王大大已经迅速摸索到了一条通往神坛上的荣耀铸铁锅的捷径——煮泡面。

黄少天听完不由分说抱着他亲了一口,一叠声说对啊泡面才是他们身为前职业选手应该捍卫的游戏宅的尊严啊,满汉全席什么的留给大大小小卯足了劲的厨红吧,捞起手机就去微信群里侃侃而谈泡面在荣耀职业生涯中不可替代的光荣意义了。

苏沐橙看起来仍然不太满意,毕竟泡面总归没有黄少天和周泽楷正儿八经穿着围裙挤在厨房里起油锅来得有冲击力,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深想,那边周泽楷已经飞快地往微信群里拉的新的成员。

一叶之秋加入群聊。

鬼刻加入群聊。

黄少天笑倒在他男朋友腿上,平躺着举高了手机打字,“一人一碗泡面老叶你也没别想跑!”

那头楚云秀再次惊为天人,扯着张新杰说,“周泽楷这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水平可以啊,你别说还挺有爆点的,”她掰着指头一个一个算,“叶修那个据说叱咤荣耀的泡面技术,厨房杀手吴羽策,孙翔……孙翔有什么梗?一会儿问问小周……”

被这个自黑出了水平自黑出了风格简直要身体力行向大众说明职业圈里充斥着把泡面当作高山仰止的神技的三等残废的组合震惊到了的苏沐橙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吐槽咽了下去,在群里发表情——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铸铁锅到手请大家吃饭。


TBC

评论(12)
热度(171)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