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南来北往(1)

黄少天x周泽楷


女朋友一天催三遍,于是搞完BE来搞一搞退休生活。

OOC,退役流水账,XJBD,慎。

副CP是乐王,同背景下已经有一个短篇>>不冷 所以在这个故事里张副和云秀已经脱团(。如果还有其他CP出没再单章/短篇单独标注。


1.

 

S市初冬的清晨总是雾蒙蒙的,像是要宣告属于江南的湿润冬天已经来了,假如是个晴天,无甚温度的阳光落下来也就罢了,要是赶上阴雨天气,缠缠绵绵的湿冷简直如影随形无孔不入,像是冰渣子嵌在了骨头缝里。

手机在床头柜上微微震了震,还没来得及高唱着闹铃蹦跶起来,就被被子里伸出来的手精准地按掉了。那只手十分好看,骨节分明,指尖圆润,在柜子上略略停顿,下定决心掀开被子一角。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然而无处不在的凉意还是钻进了被窝里,另一侧原本就睡成一团的人瞬间蜷缩得更紧了。周泽楷赤着脚站在地板上,借着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微弱的光线,一边帮黄少天塞严实被角,一边试图找到自己的棉拖鞋,直到迷迷糊糊踩进黄少天的拖鞋里,才想起来昨天被永远机会主义的前剑圣一路从客厅沙发扛进卧室按在床上,然后顺势这样那样的黑历史。

客厅里还摊着黄少天的行李箱,衣服乱糟糟地堆在一起,周泽楷在箱子边上换上自己的拖鞋,决定让没有拖鞋的黄少天自生自灭。

 

周泽楷收拾好出门的时候,雾气渐渐散了。路上车还不多,车速可以稳定在60码。

他现在的房子是打完第一年世界赛买的,并不远,十来分钟的车程就能到俱乐部,奈何S市的交通太丧心病狂,一到上下班高峰,大切诺基生生开成了拖拉机,一步一停地往前挪。所以训练日他仍然还是住在俱乐部的宿舍,节假日时不时要回S市另一头的父母家,一来二去自家房子清清冷冷,只有黄少天来的时候才会一起住几天。

所以卧室里的空调什么时候坏了他也不知道。

黄少天从G市过来已经多加了件外套,还是被S市入冬的节奏打了个措手不及,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本来就更畏寒一些,结果一进屋,周泽楷难得一回抢在他前面开口——劈头盖脸给他讲空调坏了,表情十分无辜。

偏偏黄少天对着这张脸生不起气来,一口凉气梗在喉咙里,话都讲不出来,只好一头钻进浴室洗热水澡,然后带着一身温暖潮湿的水汽把沙发上看空调保修卡的周泽楷扛进了卧室。

最后周泽楷从壁橱里抱出来一床沾着樟脑丸味道的厚棉被,压在空调被上,两人才算凑合着睡了一晚。

绿灯跳成了黄灯,周泽楷规规矩矩踩刹车,想起黄少天卷着被子惨兮兮的样子,然后停车的惯性在下一秒提醒了他腰部一言难尽的不适感,于是心里刚刚升起的那点对黄少天的愧疚消散了大半。

 

轮回明天常规赛的对手是去年刚进联盟的名额队,打完紧接着就是元旦后的一周停赛期和全明星周末,实在是常规赛里难得的清闲日子。虽然队员们依然保持着提前到训练室的好习惯,气氛比起平常的专注认真却是轻松了太多。

也许太轻松了,轮回队长推开并不十分隔音的训练室大门默默想了想假期加练的可行性。

还没有到上午训练的时间,江波涛的座位边上围着一圈人,孙翔杵在外面,个子又太高,从周泽楷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吴启一反常态,被杜明附体一般趴在江波涛桌子上情绪激动。

江波涛看到他进来,立刻转移仇恨:“小周来啦,吴启你问队长去,队长同意就可以。”

周泽楷:“?”

吴启丢开江波涛冲过来:“队长队长!全明星的观众挑战赛让我上场吧!”

轮回上一次办全明星周末还是第八赛季,杜明在台上遇到了唐柔,然后被龙抬头教做人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一转眼时隔五年,常规赛期间的保留赛事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轮回如今三冠在手,承办起全明星颇有底气,好像东道主的身份已经无法不够诠释如今的地位了,公关部那边铺天盖地的宣传简直要堆出一览众山小的王者气势来。

周泽楷之前被叫去开会,会议进行到队员出场方式的时候,周泽楷觉得不妥,这两年轮回再不是客场拿下总冠军简短颁奖平静离场的时候了。他难得在开会的时候出声,说太夸张。一桌子的人都朝他看,宣传部门反应过来,就差现场给周泽楷表演一哭二闹三上吊,冤屈简直写在了脸上,嚎啕了半天,仿佛少了一帧动作,千千万万的轮回粉就要生气地归于尘土,轮回从此走向灭亡。

周泽楷做了这么些年的轮回队长,当然知道这些事情跟他脱不开关系,并不是他要退役的事情,而是他退役后脱离轮回的原因。

当年的五圣当中,现在只有他一人在役,他不仅是三次带领队伍夺冠的轮回队长、联盟枪王,更是如今荣耀联盟的一个符号,不单是轮回,联盟本身也需要他有一个完美的谢幕——他状态其实保持的不错,还可以继续打,如果不打核心,换成普遍更适合神枪手的策应位置,他甚至有把握再打至少两年,然而大家并不希望这样。

官方和观众并不希望见到英雄末路,管你是美人还是名将。所以周泽楷的职业生涯就到今年为止了。全明星之后的赛程他会开始打轮换——要么不上场,上场就必须是绝对的核心。这是轮回对周泽楷的定位,也是所有荣耀观众理所当然的期望。

这种来自于荣耀之外的诉求当年张佳乐选择无视,现在周泽楷愿意接受。

这两年是战队转型调整的黄金时期,昔日豪强队伍的核心王牌纷纷退役,一转眼别说开荒一代,黄金一代都退的七七八八了,赛场上到处都是神级账号与新面孔的搭配,腥风血雨里实在有些不习惯,相比之下黄少天退役后仍然以喻文州为战术中心、卢瀚文为攻坚手的蓝雨竟然都被媒体形容为“交替最平稳的战队”,可见各家的混乱程度。轮回当然也不会错过绝佳的转型期,与其提心吊胆摸索各家的新体系,不如一起混乱,谁也捞不着便宜。

于是枪王的退役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在轮回意料之外的大概是带着战队从名额队走到了三冠王,始终不善言辞默默付出的队长退役后却并没有打算要留在轮回,哪怕职位待遇代言合同一并安排妥帖,周泽楷仍然看也没看就拒绝了。

他曾经在除了荣耀以外的事情上都不太有所谓,然后现在因为另一件在他心里堪比荣耀的事情,周泽楷一步不退。

事关战队未来的配置,队员们当然是知道周泽楷退役的安排的。然而不知道是江波涛实在调教有方,还是周泽楷个人魅力太大,轮回的队伍氛围并没有被影响,逗比混合着融洽,是最适合拿冠军的氛围。

 

周泽楷看了看冲到跟前的吴启,有种见到了黄少天家里那只哈士奇的错觉。

幸好轮回队员们实在太了解他们队长,吴启完全没打算等周泽楷开口来问他原因,自己先竹筒倒豆子一样讲了起来,周泽楷于是站在训练室门口呆呆地听。

周泽楷听完吴启可以概括为“想要把第一次来现场看全明星的女朋友请上台打一局比赛然后求婚”的冗长叙述,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谈恋爱的方式以及对象的性别都不太对,所以有点无法理解直男的少女心。

于是周泽楷问他:“打爆?”

江波涛好心翻译:“你是打算把女朋友气跑?还是打算放水把经理气跑?”

吴启血槽见底,焉了吧唧地滚回了自己座位上,已婚已育的人生赢家方明华端着茶杯从他后面路过,拍了拍他的狗头。

周泽楷一边开电脑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队员闹腾,做完一套基础训练退出全屏,看到QQ上黄少天小号的头像一闪一闪跳的正欢。周泽楷点开来,在满屏幕的废话里找出来“师傅来修空调了”的关键词,回了一个“嗯”,然后把黄少天的大号小号们一起设了静音。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翻着QQ把战队经理找出来,发了个消息过去。

没多久经理那里就传过来了答复,周泽楷默默看完,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下午通常是团队练习和有针对性的战术会,他们下一个对手统共没有几场比赛的资料,值得单独拿出来反复讨论的更少,江波涛对着投影三言两语讲解完就关掉了比赛视频,转而切出来荣耀官网上新资料片的预告页面。

“今天发布的新玩法大家都看了吧?”

大家纷纷点头。

周泽楷摇头。

他上午做完了训练被经理叫去谈事情,还跟赞助商吃了个午饭,踩着点来开会,连黄少天的信息都没来得及看,更不要说荣耀官网了。

江波涛一边拖动网页一边解释:“下次更新要出一个线上线下联动的竞技场系统,打到一定的分段联盟会组织线下比赛,规则没有那么正式,跟网游里的竞技场一样,只有单人赛和团队赛,应该是要筹备次级职业联赛的意思——对战队来说,也是训练营之外另一个发掘人才的平台。”

周泽楷点点头,网站页面上为了增加新玩法的冲击力,放了一套十分炫酷的职业队剪影,稍微了解荣耀的都能一眼看出来是轮回,一叶之秋的战矛擦着一枪穿云风衣的下摆,一直捅到了侧边栏上的广告位上。

“……所以如果要去玩,记得捂好马甲千万别被扒出来,碰到可塑之才不要私自接触自报身份,联系训练营那边的工作人员。”

在周泽楷略微的走神里,江波涛已经熟练地敲打完玩心慎重跃跃欲试的那几个,手脚麻利地关了投影宣布散会。

周泽楷一看还没到四点,想起冰箱里空空荡荡,黄少天中午十有八九叫了外卖,估摸着现在回去接人再出来,应该不至于赶上高峰,干脆连训练室也不进了,跟江波涛讲了声就急匆匆往外走。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出声,孙翔莫名其妙地问:“队长今天不住宿舍?”

周泽楷的生活很规律,连去父母家都是固定频率,也不怪孙翔多嘴。

江波涛问:“家里有事?”

周泽楷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不会说谎,连掩饰也不怎么擅长,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嗯……出去吃饭。”

大家理所当然解读为“家里有事,跟父母吃饭。”确定周泽楷没有被楼上空调滴水这类需要跟邻居或者物业沟通扯皮的事情困扰,大家放心地目送他们沉默而英俊的队长匆匆下了楼。

方明华甚至还要关心一下队长的终身大事,问江波涛队长是不是要回家相亲,拐进楼梯口的周泽楷听见了觉得已婚人士真是太厉害了短短几个字就猜出来他要去约会。

 

等红灯的时候他拿手机上了QQ,把黄少天找出来,正有些意外黄少天居然没刷他的屏,联盟大群“999+”的未读标志就跳了出来,点开来后手机一阵顿卡。

他卡着红灯最后的几秒给黄少天去了消息,问他晚饭想吃什么,以及自己马上到家。

他在楼下的临时车位停好车,刚打开QQ,就看到黄少天裹着围巾口罩,鼻梁上还架着副黑框眼镜,做贼一样出了楼道,小跑过来钻进车里。

周泽楷:“……”

他看了看黄少天,对比着他自己只在衬衫外面套了件薄外套的穿法,他们简直是两个季节的人。

黄少天刚一坐定就喋喋不休起来:“哎周泽楷你们这儿的人怎么都不怕冷,早上来修空调的师傅还问我怎么这个时候就要开暖空调了,还指给我看外头墙上那些空调外机,没一个在用的,我今天简直是生生被冷醒的你还把我拖鞋穿走了人干事啊周泽楷!”

他嘴上说着手里也不停,把脸上平光的眼镜摘下来往周泽楷鼻梁上架,又给自己扣好安全带,“上回那家做私房菜的挺不错,你没别的安排就去那家?我记得好像不太远吧,都这个时间了,跑太远万一堵在路上就惨了。”

“嗯。”

 

今年是他们相识的第八年,在一起的第三年,周泽楷刚出道,就因为沉默寡言经常被拿来跟早他一年进入联盟的黄少天作比较,那个时候无论是周泽楷还是黄少天,都不会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走向。一个三棍子打不出半句话,一个逼得联盟取消了语音,一个是中远程能当近战用的神枪,一个是假装自己是个刺客的剑客,无论是本人的性格还是比赛的风格,都仿佛是反义词一样的两个人,最后以这样的方式走到一起,实在是一桩讲出来能乐上好多天的奇事。

然而无论是跨战队的敏感关系,还是同性别的禁忌意味,都好像注定了枪王与剑圣的隐秘感情并不能公之于众。起码现在还不能。

周泽楷不是很有所谓,或者说没有表现出来很有所谓——他本来也不太爱讲话。

黄少天却是遭了大罪,一憋三年,除了一点蛛丝马迹就看穿他的喻文州,愣是提心吊胆打着哈哈圆过去了无数次诸如异地登录、假期失踪之类的异象。更不要说约会之类需要外出的时候了,周泽楷那张脸的辨识度毋庸置疑,黄少天自己也才退役没多久,论坛上天天有人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在G市好歹是个地头蛇,穿街走巷粉丝搞不好还不如他,跑来S市真是两眼一抹黑,出个门心惊胆战,约着吃个饭也得挑私密性高的,挂在APP热门上的餐厅基本可以排除。

想到这里黄少天有点心累,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TBC

评论(14)
热度(504)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