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调频104.8:论如何战胜周一综合症(1)

黄少天x周泽楷


一个短篇。(伪)水形物语PA。

emmm基本是个搞笑文……研究员周和人鱼天哥的爱恨情仇XD



Step 1:

 

Re:关于各单位内勤系统功能更新包实装的通知

From:zhouzekai@ry.com

Date:Fri,May 11,2088 17:01 PM

To:zhangxinjie@ry.com

Cc:lunhui@ry.com

 

……不应该。

 

——— Original ———

 

From:zhangxinjie@ry.com

Date:Fri,May 11,2088 16:59 PM

To:lunhui@ry.com

Cc:fengxianjun@ry.com

Subject:关于各单位内勤系统功能更新包实装的通知

 

Dear all:

鉴于近期各单位同事迟到现象严重,现决定在内勤系统中植入新版闹钟功能及睡眠监控插件,功能说明详见附件手册,请各单位在下周一前完成更新包安装,谢谢配合。

以上。

 

闹钟响过三遍,周泽楷顶着一头乱毛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鉴于他不胜枚举的前科,张新杰甚至特别设计了内勤系统的新功能,亲自为周泽楷更新了安装包。

该闹钟不仅无法手动关闭叫醒功能,甚至还内嵌了十分反人类的睡眠监控插件——如果睡下去之后辗转反侧,没有能在规定时间内进入深度睡眠,就会被毫不留情的鬼哭狼嚎就地吵起来。

对此周泽楷掉落了一吨的问号,从头到脚的每一分颜值都在传递着拒绝。

联盟的总设计师张新杰并不为所动,只坦然对此表示负责——如果你连迅速进入深度睡觉高效休息的自控能力都没有,为什么还要浪费生命去睡觉?起来干活起来嗨呀。

周泽楷:“……”

尽管不能当面顶撞前辈,尤其是四期前辈,并且周泽楷也没有顶撞前辈的语言天赋,然而他骤然听闻这等相当日狗的言论,内心深处也仍然是诚实地MMP的——每到假期结束,终于要重新去上班的前一天,周泽楷总是难以入睡,对于上班的恐惧总是能轻易淹没他。

再加上如此凶残的叫早方式,每一个这样的周一,周泽楷都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更绝望一些。

甚至此处可能需要一个翻译,以声情并茂诉说一番写作上班读作流放的惨痛。

 

洗漱的时候,他叼着牙刷,与镜子里人人称赞的帅脸对视了一眼,深觉也许应当去隔壁找吴羽策给他好好遮个瑕化个妆,以免眼下的乌青与憔悴吓到了无论什么人。

然而他转念一想,自己工作的那个鬼地方别说人,连像样的生物都没有,尽是些来自重压深海里奇形怪状的朋友们日复一日包围着他,大概是无法欣赏他捯饬与否的帅脸的,因此十分轻易地就放过了自己——却没有放过吴羽策。

他穿戴整齐,便理直气壮地提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去了隔壁。

昨天值班到凌晨才回来,睡下去区区三四个小时的吴羽策一面骂街,一面在锲而不舍的电话铃里光着膀子来给周泽楷开了门,又当面骂了他一顿,这才梦游似的飘回卧室继续睡觉。

周泽楷自己要早起去荒岛求生……不,荒岛上班,便也看不过别人睡到自然醒,他进了屋左右看看,蝗虫过境一般洗劫了吴羽策冰箱里酸奶面包布丁麦片,又翻箱倒柜扒拉出来这人仓鼠似的囤了一屋子的各种零食,挑挑拣拣一番,拿足以消磨时间的瓜子核桃一类的玩意儿,塞满了半人多高的行李箱。

临走前一眼瞥见被门口的一箱鸡蛋,周泽楷思考了一秒钟,最后连箱带蛋地顺走了。

准时准点来接他的司机见怪不怪,顶着宿舍区往来行人的纷纷侧目,妥帖地帮周博士把宛如要去荒岛生存十二载而不仅仅是上班一个月的行李箱与鸡蛋箱险峻地塞进后备箱,又体贴地递上了江波涛提前准备好的豆浆油条,为他打开车载交通广播,好让周博士在颇为遥远的路途上缓和一下颇为严重仿佛已经无药可救的周一综合症。

周泽楷吃完最后一口油条,一抬头,眼前是空无一人的码头和一望无际的大海。

车载广播尽职尽责:“FM104.8,荣耀交通广播,新的一周,新的开始,祝各位听众工作顺利。”

 

码头上只孤零零立着一间木屋,看起来毫不起眼,像是出海的渔民偶尔小歇的地方。

周泽楷慢吞吞地下了车,拿好行李,走到小木屋前,用身份卡刷开门禁,又凑近验证了瞳纹。

门禁上方的隐藏屏幕上弹出来一行通过提示:特殊生物救助基地欢迎您。

周泽楷默默地想,并不想被你欢迎。

木屋里是一台电梯,触控板上只有地面和负一层的选项。

周泽楷叹了口气,按下负一层,跟着便靠到了电梯厢壁上,等着这玩意儿一路向下,把他送进遥远的地下深处。

个人终端上似乎是进来了一封邮件,但是周泽楷还没从上周五张新杰的邮件阴影里挣脱出来,何况后面还有大把的时间要消磨,这会儿他压根不想把终端拿出来。

等到电梯停稳打开,面前又是一艘周泽楷熟悉到看见了简直想吐的海底穿梭艇——任谁上班如坐牢,单程通勤六小时,哪怕通勤交通工具恒温宽敞不堵车,也很难对它爱得起来。

只是这毕竟不是周泽楷一个人的穿梭艇,他并不能阻止轮回少爷团在细枝末节上的炫富与讲究。

何况尽管他本人相当有偶像包袱,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是吃不得苦的少爷团的一员。

轮回分部算是荣耀联盟里的后起之秀,被各种一贫如洗的外区分部强行盖章为主席冯宪君的亲儿子,不仅工作待遇好,部门预算足,还经常能使用最新的技术,享受轮班制的海岛度假,接触到第一手的核心资料。

周泽楷内心深处对于这些写作怒吹轮回读作幸灾乐祸的前辈们,相当看不上,又无可奈何,毕竟他已经在冯宪君眼皮子底下毫无动静的明争暗斗里惨烈地沦为了好几次炮灰——被迫成为了“最新技术”关不掉的智能闹钟与日了狗的睡眠监控的试验品,以及接手了根本没有人愿意去的所谓“海岛轮班度假”。

 

特殊生物救助基地是荣耀联盟近几年的重点项目,专门收容与同物种不相融的个体,有点类似于人类社会的福利院和救助站,帮助这些奇形怪状的个体重返族群或领地。

与此同时,还要通过救助的过程收集一些特殊资料与数据,以支持基因变异的相关研究。

这本来是一个无可挑剔的项目,连生物权益保护协会多次走访调查之后,也没能找到什么漏洞来抨击它,磨蹭了大半年,终于不情不愿地签字同意了项目的展开。

然而对于作为联盟嫡系,被各路前辈怼锅到怀里的轮回而言,这个项目有个致命的缺点。

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海洋太过深邃辽阔,藏着无数的秘密——符合基地救助条件的生物个体多半是海洋生物。

而深海范围“地广人稀”,毫无光照,有些生物既没有颜值上的诉求,也没有体积上的压力,长成什么样自己都不知道,因此进化得十分放飞自我,相当一言难尽。

在这样的前置条件下,联盟不得不把特殊生物救助基地建在海底,既保持了基地的隐秘,又能借助天然海域安置这些“无家可归的小可怜”,拿出这套设计方案的张新杰深藏身与名。

 

轮回内部的确是轮班的。

上个月是孙翔,因此连穿梭艇都仿佛原地进化成了房车,从铺着软垫的沙发到吧台上的调酒器咖啡壶一应俱全,每一个角落里都写着骄奢淫逸,却仍然挡不住单身狗的悲凉孤寂——第一次蹲守基地的孙翔哪怕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为期一个月的值班之后,小孙同学也仍然是逃荒一般飞奔着回归人类社会的。

基地生活比他想象的还要无聊一点,还因为通讯安全,不仅无法连接外网,连内网都只能被动接受信息,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要与外界联络,得动用加密卫星电话。

孙翔当然是不能在被各种监听录音的卫星电话里要求同事们陪他唠嗑,再给他打包点电影综艺发过去的。

周泽楷打开孙翔遗留在这里的投影装置,打算享受一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快乐——毕竟以他自己来值班前的沮丧心态,能想到打劫一波吴羽策已经是巅峰了,娱乐资源的筹备压根没在考虑范围之内。

 

光屏上还卡着一部孙翔看了一半的片子,周泽楷瞥了一眼片名。

《你一生的故事》。

以周泽楷对孙翔的了解,八成是一部气质文艺的小众古老电影。

他不甚在意,随口说:“继续播放。”

紧跟着光屏上的画面闪了闪,一堵朦胧而明亮的墙壁后面,一只巨大的触手怪猛地贴了上来。

周泽楷:“……”

敲打墙面的声音还在继续,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按捺住想要打卫星电话辱骂孙翔,顺便预约回去之后打爆他狗头的冲动,命令这个见了鬼的光屏:“暂停。”

 

光屏应声停止了播放,触手细长的尖端正流淌出浅淡的墨印。

沉闷的敲打声却没有停止,安静回荡在深海之中。

 

TBC


*《你一生的故事》:即电影《降临》的原作,3W左右短篇卖个安利,男性作者写的女性视角第一人称非常带感,电影里没有完全表达出这个故事的内核。

评论(19)
热度(136)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