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记得。

我也挺喜欢废土的,至今想来仍然觉得写废土时的心态和状态无法复制,应该是有一种微妙的平衡感,介于隆重和随意之间,很难找回来。

所以它可能是属于某个短暂时间的巧合。跟我很早的时候写的一篇狗血BE大三角以及另一篇只有少数人看过的硬盘贵乱一样,属于意外的范畴,不值得深究。



过度使用长句是我一直以来的问题,开端大概是我自己非常boring,无法成功搞笑,所以通过使用定语很多的复句,来增强行文节奏感。很容易翻车。后来有刻意改正和回避。

黄周不是自发萌上的,我女朋友是个周粉,黄周是女朋友让我写的。

粮食还有一些存货一些坑,现存的坑随缘填,想到有意思的梗可能会写写短篇,但是应该以后不会开新的长篇了。



南来北往是在毫无大纲的情况下往下写的,有利有弊,角色和情节自由生长,行文的过程中诞生了很多沙雕或有趣的梗,这也是当时日更的重要原因,惊喜是鸡血的动力,但是结构上差强人意,缺少平衡,严格来说,只有世邀赛部分是进行了考据和讨论的原著向,其他部分甚至谈不上故事线,更像是流水账。

所以原著向不会再写了,现在也写不来,忘得一干二净。

东方明珠也是一夜鸡血,起因是瞎几把聊天的时候说起“把小弟弟带进东方明珠”,开车的前因后果已不可考,但是我笑完就打开了文档,写完了第一部分当晚发了出来。

但是论坛体这个形式对我来说损耗是比较大的,会带来切实的精分的疲惫,可以说是发展CP必不可少的一环(虽然我写东方明珠的时候没有想这么长远,只是为了沙雕),但并不是产出中的重要部分。总的来说不是很乐意去写。



不知道,现存的坑我重复去看的时候总是很在意这样那样的问题,很泄气。

今年的产出里只有MASK和东方明珠番外比较让我满意,次一级是本子里的伪科幻和看山羊在跳舞,前者有去掉“伪”的精进空间,后者在时髦值上与它的初始大纲相去甚远,属于投机取巧偷工减料后的半成品。

填坑随缘。



都记得,动物世界网播了,待我回味一下我们草的大长腿,找找感觉。人鱼天哥后面是一趟车,但是我高估了我对人外车的承受能力,导致兴趣缺缺,好像没有人类之间搞有激情,就很bad。

光明行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对不起大家,我平均每个月都要就光明行向不扫屋老师鸭鸭磕头一次。

做本子真的好麻烦,看看电子版的不好吗,我们环保一点,不要浪费纸张。



好了今天的答疑解惑(。)就到这里,有新的还会编辑进来的。

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4)
热度(13)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