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尔法- -

关于

光明行(16)

黄少天x周泽楷


顶锅盖填个坑……真刺激!(。)


16.


黄少天不是一个热衷于徘徊不前的人。倘若他是,凭借着他和他的Omega过分短暂的相处,恐怕到现在,对方也仍然跟他没什么关系——只要夜深人静的时刻这么一想,看上的Omega还没有标记就被流放G区一卧底就是三年,黄少天便觉得自己当初的行动力无比光辉无比正确,再也没有什么拱了别人家好白菜的罪恶感了。

很少犹豫行动力超绝的情报局王牌卧底,仅有的两次犹豫不前,一回是分别前夕时的警校宿舍阳台,另一回,则是去年某一间黑市诊所被特警队一窝端的时候——他恰好在附近,并经由一道稳准狠的弹道,认出了隔壁楼顶上他的Omega,因此脚下略一停顿,眯缝着眼睛仰起头,隐晦地与瞄准镜里的Omega单方面对视了半个片刻。

 


黄少天手里拿着对讲机,一心三用——既关注着门口莫名其妙的条子突袭,又心不在焉地镇着他自个儿负责的场子,最后还能熟稔地凭借着眼角余光,在耐性十足的第四次匆匆经过时,锁定了周泽楷留给他的坐标——吧台左起第三个座位上的目标人物。

诚然对周泽楷的信任是一方面,无论如何对方提供过来的情报他总是要认真查看一番的,然而周泽楷在G区这些时日,向来颇多限制,何况开放式的酒吧与赌场,哪怕内部工作人员,或者身份敏感留宿于此的人有各自对于时间、地点的偏好,也不至于能够次次都精确地坐到同一个座位上去。

黄少天对目标人物的最终判断,仍然来自于他潜伏G区整整三年的经验。

无论是外表光鲜内里充斥着无数龃龉与血泪的赌场,还是正儿八经鱼龙混杂时时刻刻都在写实底层百态的棚户区,亦或是水边那几个见不得光的私人码头——只有在G区待久了,才能从一个人的表情、眼神、微动作、小习惯——从丁点儿的、些微的蛛丝马迹中判断出一些精确而隐晦的特质来,何况黄少天本来就深谙此道,此番又有心观察,便总算像是凑齐了鸡零狗碎的万片拼图似的,从安稳端坐着的目标周身,咂摸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来。

在赌场里,打手自有打手的样子,高层客房里住的某些贵客,哪怕有些热衷于装低调,不至于高定西服着身,名表雪茄不离手,举手投足间带出的丁点儿傲慢也足以让黄少天一眼将他们从大厅的层级里清晰区别开来。

而周泽楷留给他的座位上,如今坐着的人,平日里或许在黄少天眼里,实在有些不起眼——属于不需要特意防范,也不必刻意关照的那一类,然而事到如今,当白先生深藏在大本营里野心勃勃的实验室算得上板上钉钉呼之欲出时,黄少天再去看这个被他的Omega特意标注出来的人物,便轻易着眼于他身上与肖时钦类似的一点气质——当然这种类比肖时钦本人绝对不会喜欢。

一晚上先被自家Omega“截胡”,再被对方用实验室副本攻略劈头盖脸包养的卧底先生多少有些脸上没挂住,在多方面的忙碌中总算匀出来那么半秒钟的时间,细微地撇了撇嘴,正开始盘算起如何利用这个已经被精确定位,大概率是秘密实验室内部人员的目标人物,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响——而后一切归于平静。

黄少天正讶异,不多时,余光里便闪现过一个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人影——座位上的那位大约是喝多了些,因此站起来的时候甚至习惯性地拢了拢并不存在的白大褂,脚步里带着点儿显而易见的踉跄,一面与身边酒友简单交代,一面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黄少天略微眯了眯眼,脚步不停,一边流畅地摸出对讲机来,语速急切且逼真地询问情况,一边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似的,急匆匆地往前走,却在某个转角脚下一顿,毫不引人注意地拐了个弯儿,跟上了前方那个恍惚的背影。

赌场的洗手间建得“曲径通幽”,安全通道都比它要近一些,大概是为了方便客人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甚至黄少天最初跟他的Omega成功建立起简单粗暴的链接,洗手间就功不可没。

这会儿短暂地脱下了白大褂下楼来喝一杯的研究员显然是没什么心猿意马的心思,仅仅是直奔着隔间里的马桶或者洗手池的冷水而去的。

黄少天由此推断,他或许只有一小段自由的时间,加班加点的工作——甚至于某个需要等待的实验结果,已经预约了他入夜后的时间,以至于这位仁兄无法负担一醉不起的夜晚,只能倒霉催地自觉先来醒一醒酒。

黄少天远远地跟着他,周围越来越安静。

与此同时,对讲机里却热火朝天地激烈着,密密匝匝的枪声里夹杂着赌场打手Alpha们的大声咒骂——黄少天起先是担忧了片刻的,毕竟特警队在这种行动中,多数会使用低速橡胶子弹,并不足以取人性命,而赌场这头却是真枪实弹的,这样光明正大地与警方枪战,还能好端端地声势浩大着,果真也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

然而听了一阵,大体上是特警队压着赌场在打,黄少天便悄悄松了一口气。

研究员大约是感受到了新的一波嗓子眼里的翻腾,脚步踉跄地冲进了最近的隔间。

黄少天不紧不慢走进卫生间,钻进研究员旁边的隔间里。

对讲机里的枪声暂时告了一段落——片刻的安静之后,耳机内外同时传来一声巨响,刚刚定下心来准备专心对付研究员的黄少天险些让一颗大好心脏从嘴里蹦跶出来。

他第一反应是从刚才一眼瞥见的最里面的洗手间气窗里看一眼情况,如果是爆炸,很轻易可以从火光的来源判断出规模与位置,然而及时醒来的理智阻止了他——作为情报局最优秀的情报员,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任何冲动的行为,更何况,就算他知道了事态又能怎么样?他孤立无援,无能为力,而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又能如何凭借势单力薄的一己之力解决他所猜测的危机呢?

然而比起这些过于理智的思考,最终让他冷静下来的,是深陷赌场外的围追堵截中的,不是别人,是周泽楷。

他的Omega不仅仅有一张过分好看的皮相,他端得起力挽狂澜的狙击枪,也揍得动身强体壮的特种兵,甚至他们彼此相识,就是在业内闻之色变的荣耀特训基地——那是一个万里挑一的地方,培养的是以一敌万的强者。

周泽楷的确是他的Omega,而在这之上,更是他足以并肩作战交付后背的同伴,是他此生珍而重之的骄傲。

他这么想着,将实时传递着赌场外的浩大声势的对讲机毫不留恋地一关,揣进了口袋,一手掀开了水箱盖子,从里头摸出来一枚微型入耳式耳机——从猥琐而隐秘的长相中可以看出雷霆出品的本质,它被密封袋包裹着的,默契十足心有灵犀地放在了当初贴着暗号便签纸的隔间水箱里。

然后卧底先生身手矫健地翻过了隔间上方的隔板——可喜可贺的是通风管小王子终于发展出了新的业务方向——在虚头晃脑的研究员还没来得及抬头的时候,粗暴地一手刀砍翻了他,紧跟着从他身上搜出来一张门禁卡,替换成了一张内容耸人听闻的字条,大模大样地开门走了。

 

TBC

评论(50)
热度(159)

© 乐樵 | Powered by LOFTER